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Novel] 你好,桌遊社! #2

–前回提要–

護統高中內的桌遊社,目前只剩下兩個人:
胖胖的社長–梁國森,和有點恍神的副社長–童瑋。
在段考期間容易東想西想,就是想不出答案的情況下,

國森想到了:「該為桌遊社招生了!」

究竟,桌遊社是否能找到人?
童瑋的段考究竟能否安全過關呢?
請期待第2回的「你好,桌遊社!」




前回:[Novel] 你好,桌遊社! #1

「我們現在應該要好好思考怎樣招攬學弟妹來加入桌遊社!」
國森有點亢奮,剛剛在考試的時候,他就想到桌遊社現在根本沒有學弟妹,

還記得之前學長姊都在的時候,桌遊社那個熱鬧和樂的景況。

如今,學長姊們現在都畢業了,
留下一面牆的桌遊,以及這個社團,
雖然顯得有些冷清……。

但現在,讓桌遊社再次充滿歡笑的責任在國森自己身上了!

一想到自己要擔負這樣的責任,國森就幾乎按捺不住心情,
考試一考完,他就急著交卷,趕緊來到社團辦公室。

不過相較國森的激昂澎湃,童瑋的反應就顯得冷靜許多。

「也對,我們也要升上高二了。但是國森同學?」童瑋露出疑惑的表情。
「嗯?」
「社團兩個人不行嗎?」
「不……不行阿!童瑋,你不想要社團恢復以前那樣熱鬧的氣氛嗎?」

童瑋歪著頭,思考桌遊社過去的樣子,然後把頭擺正,對著國森說:

「過去學長姊在的社團,童瑋很喜歡,每天都想著要怎樣在遊戲中冒險……」
「不過,童瑋也喜歡現在的社團,即使只有兩個人。」

童瑋眼鏡後面的大眼炯炯有神,彷彿閃著光芒。

「這個……」國森稍稍感到迷惑……桌遊社多點人不好嗎?
「阿!不過,這樣很多遊戲會開不起來吧!」國森靈光乍現地說。
「咦?」

「比如說阿瓦隆、一夜狼人這種多人的遊戲,不就開不起來了?」
「對喔!國森同學你好聰明!我都沒想到!
不然像『深入絕地」這款遊戲,學長也跟我玩到一半,現在也沒辦法玩呢~。
這樣童瑋在裡面的盜賊無法繼續升級,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童瑋一邊講一邊要站起來拿遊戲。

「欸欸欸……童瑋,現在不是要拿遊戲來玩的時間。」
「喔!是!不過國森同學,如果學弟妹加進來的話,
童瑋的角色升級是否能保留阿?童瑋努力很久了~。」

「這個要看規則吧?」
「那童瑋來看。」童瑋繼續往書櫃伸手,打算去拿桌遊。
「等等等等!童瑋同學!」
「噫?」
「現在重點不是深入絕地,現在重點是:

如何在一個月後新生報到時,來招攬新生。」

「喔~好可惜喔。」
童瑋有點遺憾地坐下。

「那麼,所以你有什麼想法嗎……?」
經國森這樣一問,童瑋又歪起頭思考。

初夏,護統高中佔地廣,學校在綠化校園上下足了功夫,
自然種了許多樹木,因此外頭傳來的蟬鳴從四面八方傳來,
像鼓足全力吼叫一般。


對比於桌遊社裡頭的寧靜,蟬鳴聲似乎更響亮了。


「童瑋……你有想到嗎……?」國森出聲詢問好像開始恍神的童瑋
「阿……?什麼?國森同學你說什麼?」
「我說……童瑋,你有想到任何招攬新生的方法嗎?」
「完全沒有……而且脖子變得好痠。」
童瑋捏著脖子,好像要防止脖子掉下來似的。

「畢竟剛剛我們也想了五分鐘。」國森自己嘆了口氣。
「我也想不到方法,除了選幾款遊戲開放讓新生玩之外,完全沒有其他想法……」

「唉~。」兩人又是重重地一口氣。

「這樣下去不行,我們如果只在那邊玩自己的桌遊,一定沒有人會來參加社團的。」
「如果是專心玩桌遊,童瑋沒問題。」童瑋自信地挺起她小小的胸膛。

「這在招攬學弟妹時沒有用啦,
畢竟我們又不是康輔性社團,學長姊那邊就只學到桌遊規則而已。
……不行,童瑋,你們班有人是那些社團,或是很會招攬朋友的嘛?」

雖然脖子有點痛,但童瑋還是歪起頭,
不過這次思考倒是很快,她一下就回過神來。

「有喔!有個認識很多人的人喔!」童瑋自信滿滿,露出大大地微笑。

前31天


「所以,叫我來這裡幹嗎?」
貝兒雙手在胸前交叉,盯著眼前的國森和童瑋看。

前天童瑋和國森還在討論要怎麼招生新生,
童瑋想到的對象,就是貝兒。

所以童瑋跟國森討論了一下,決定請貝兒在考完之後來到辦公室。
討論是用「請」,不過……對貝兒來說,童瑋比較是用「強行」方式帶她來的。

考試一考完,童瑋立刻回過頭,小聲地問貝兒說:
「貝兒,你等下有事嗎?」
「……等一下回家再讀書一下吧?」貝兒還在收拾書包,準備回家。
「太好了,呀呼。」童瑋無視「讀書」這兩個字,開心地小聲握拳歡呼。
「幹嘛?」貝兒有點被童瑋奇怪的反應搞混了。


童瑋立刻拉起貝兒的手,起身,向外走


「等等等等,這是怎樣?」
被突然拉住的貝兒忍不住發出驚呼,
但剛發出呼聲,就已經被帶到教室門口。

「我書包還沒拿!」貝兒一邊被帶出門口,一邊說。
「沒關係,反正明天考的科目不一樣。」
「童小姐!」
然後,貝兒就被拉到桌遊辦公室裡面了。

※ ※ ※

「對不起!」童瑋低著頭道歉。
到桌遊社辦之後,童瑋讓貝兒在椅子上坐好,
貝兒揉著剛剛被抓住的手腕。

這時,童瑋才回過神,發現剛才自己的魯莽行為。
「因為我很不會邀請人……
然後貝兒又很受歡迎,
說不定一下子就被別人邀走了,所以才想趕快帶妳過來……」
童瑋依舊低著頭。

「這樣根本就是綁架吧!」貝兒看著低著頭的童瑋,有點不開心的說。
「你拉著我手很痛,下次不准這樣了。」
「是,對不起!」
貝兒微微嘆了口氣。

「所以,叫我來這裡幹嗎?」
她調整一下姿勢,將雙手放在胸前交叉。

國森拿出一個保溫瓶,又拿出一個厚重的袋子,
將裡面將隨處可見,五金行賣的日式茶杯放到桌上,
將保溫瓶裡面如夕陽般豔紅的紅茶倒到杯中。

「因為算冷泡茶,所以茶泡得比較濃一點。」
「喔,謝謝。」貝兒接下國森遞來的茶,茶杯沁著冰涼。
「你好,我姓梁,梁實秋的梁,名叫國森,國家的森林。
高一乙班的,歡迎來到桌遊社,這裡是桌遊社的辦公室。」

「喔……你好,我高一辛,昨天幫你傳話的同學。」
「咦?對喔!謝謝妳。」
「哼~你根本沒有認出……哇塞!這是什麼茶,有夠好喝!」
貝兒本來還要揶揄國森,被口中茶的美味嚇到。

「這……這茶裡面有加糖嗎?」
貝兒又嚐一口,除了茶本身的甜味,
還有些煙燻的香氣,可惜比甜味來說,弱了一點。

「是吧!國森同學泡茶超級好喝的。」剛剛還低著頭的童瑋,
現在正兩眼發光,也要從哪裡找出茶杯喝茶。

「找到了!」童瑋從桌子後面找出杯子,
但很明顯地,那是一個馬克杯。容量明顯比貝兒手中的杯子大上許多。

「不行,這是要給客人喝的茶。」
「什麼~」
「喔,對,那到底帶我來這裡做什麼?總不會是喝茶吧?」
「事情是這樣的,前天我跟童瑋聊到新學期要招生新生,
可是我們都想不出什麼能吸引人來社團的方法,聽童瑋說妳……,
抱歉,同學,怎麼稱呼?」

「本名不重要,叫我貝兒就好。」
「……貝兒同學很受同學歡迎,所以想要知道有沒有什麼建議……」
貝兒聽到國森這樣說,皺了一下形狀姣好的眉頭。

「我人緣普普通通啦。」
「哪有,幾乎每節下課都有人來找貝兒呢。」
「童瑋……」貝兒帶著禮貌的微笑,但眼神卻殺向童瑋。
「噫!」
「雖然童瑋說得沒錯,但這不表示我就知道怎麼受人歡迎的方法阿。」
這次貝兒轉向國森,臉上依舊帶著那個禮貌滿分的微笑。

「也是啦……」
「更何況我暑假也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可能沒時間幫你們。」
貝兒把手中的紅茶一飲而盡。

「也是,我們也是有點突然麻煩妳,有點強人所難。
不過本來就是希望,貝兒同學這邊有什麼意見都可以提一下,
也是提供我們一些方向……」
國森看到貝兒的杯子空了,
一邊說,一邊拿出保溫瓶,將貝兒的杯子斟滿。

「真好……」童瑋手裡仍然拿著馬克杯。

不如去賣飲料好了……貝兒心裡如此想。
然後忍不住再喝一口紅茶……阿,真是好茶阿~。

「唉~不然想想你們社團有什麼優點或特點,展現給其他人看阿?」
「我們也有想到這個,但是玩桌遊給別人看好像沒什麼特點……」
「對了,我聽到童瑋在講桌遊社的時候就有點好奇,到底什麼是桌遊阿?」
「咦!童瑋你連這基本都沒講阿?」
「我只會玩桌遊,不會解釋啦……」童瑋低下頭。
「不過卻會強拉人來桌遊社呢~。」
「噫!」

「哼哼~不過到底什麼是桌遊阿?」
「桌遊阿……」國森眼睛亮了起來,然後開始說道:
「桌遊其實是『桌上遊戲』的簡稱,
國外稱之為Table Game,那因為又有圖板的關係,也常稱為Board Game……」

「等等,有更簡單的說法嗎?這樣聽起來一點都不吸引人。」
「咦?好吧……」國森閉上眼睛重新思考。


「桌遊其實我們生活周遭都有,簡單來說,只要在桌上不插電玩的遊戲都算是。」
「不插電?那手機也不算摟?」
「嗯……雖然最近桌遊慢慢會跟手機作結合,
但手機主要還是擔任輔助的功能,
可以這樣想,如果以手機為主的遊戲,就不算桌遊了。」

「喔,懂了,所以這些都是桌遊嗎?」貝兒比向堆滿桌遊的櫃子。
「沒錯!不過這些大部分都是學長姊留下來的資產啦……其實桌遊還有很多種……」
「比如說?」
「不插電、在桌上玩,其實範圍滿廣,
舉例來說,撲克牌、麻將、UNO,甚至複雜一點的軍棋和圍棋都算是桌遊的一種。」

「那一般常見的大富翁呢?」
「大富翁阿,其實正確名字是地產大亨,
不過雖然那是款有名的遊戲,但個人覺得不算好玩呢。」

「是喔~。嗯,國森,雖然聽你這樣講,大概可以瞭解什麼是桌遊……」
貝兒想了一下國森剛剛講的內容。


「不過,還是老話一句,這聽起來一點都不吸引人。」


「也是,這也是我們難以招生的原因之一阿。」
國森露出有點為難的表情。

「阿!不如貝兒你要跟我們玩一場桌遊試試看嗎?」
「嗯……」貝兒一邊發出意味不明的聲音,一邊把杯中的紅茶再次喝完。

「呃!又喝完了!」童瑋露出羨慕的眼光。
「謝謝招待。」貝兒用食指輕擦她嬌嫩的雙唇上殘留的紅茶,
這樣撩人的舉止,在貝兒做來,卻又再自然不過。

「所以,玩桌遊的事情?」國森問。
貝兒抬起頭看看牆上的時鐘。
「抱歉,時間差不多了,我該走了。」貝兒露出微笑。

「什麼?」「不玩桌遊嗎?」
「沒辦法,我還必須回去拿我在教室的書包。」
「噫!」「童瑋……」
貝兒昂首闊步,穿過童瑋和國森。

「不過……」貝兒在桌遊社門口停下腳步。
「我可以接受熱的紅茶,明天請再泡一杯熱一點,卻香氣十足的紅茶吧?」
「喔!沒問題!」國森聽到開心的應答!
「什麼?現在要多泡一杯紅茶嗎?」
聽到童瑋這樣講,貝兒忍不住笑出聲音。

前30天


在鋪好桌巾的桌遊社桌上,放了三杯香氣四溢的紅茶。

「這桌遊叫做『卡坦島』。」
國森雙手比向眼前的桌遊:

桌面的中央有一個大型的六角形,
上面中間有著各種顏色的小六角形有綠色、黃色、灰色、褐色,以及深綠。
這些小板塊上面有放了小小的數字圓片。
這些小板塊的外圍則是水藍色板塊,將整個地圖包起來。

看起來的確是個小島。


而貝兒和童瑋就坐在國森相對面的位置上,聽著國森講解規則。
「不同的顏色代表不同的地形,這些地形可以出產各種的資源,
比如說這個地方,就會出產磚頭。」國森比著一個褐紅色的小六角板塊。

「然後我們就要經營各自的村莊和道路,越擴展就會得到越多分數!
當然,要擴展的話就要支付各種的資源,
相對應的數量列在你們手上的那張玩家幫助卡。」

幫助卡約手掌大小,剛好可以輕鬆握在手裡,
貝兒一邊看手上的玩家幫助卡,一邊舉手發問:
「那怎麼得到資源呢?」

「喔喔!這就是遊戲有趣的地方!玩家會輪流進行回合,當輪到你的時候,你可以擲骰。」國森拿起兩顆如指節一般大小的骰子,
然後隨意往桌上的空位一丟,骰子一顆滾出2,一顆滾出6。

「像這樣一顆6,一顆2,合計是8,
所以就是有8數字的地方會產出資源,
比如這處會產出羊毛,這處會產出磚塊。
不過中心點的這個沙漠地區,是不會產出資源的。」

「嗯~原來要看運氣生產東西阿,那運氣不好怎麼辦?」

「別擔心!這款另一個有趣的就是玩家可以『交易』!
當輪到之後,擲完骰,你還可以交易資源,
當然交易不一定要照一份換一份的方法,
只要你交涉手段得當,一張換兩張,甚至一張資源換三張都可以!」


「喔~交易和交涉阿~。」
貝兒身體往椅子上一靠,打量眼前的國森和童瑋。

國森依舊在賣力講解著遊戲規則,肉肉的臉上已經滿是汗水。

而童瑋正在專注著把各樣的遊戲配件排成一排,然後疊起來。

說起來,唯一沒玩過這遊戲的人就是貝兒了。
姑且不論對於遊戲的熟悉度,
畢竟另外兩人是桌遊社,交涉上會不會受到另外兩人的抵制呢?

貝兒開始覺得有趣了。

「好,來玩吧。」

(待續)


  編後:


本回的桌遊1:深入絕地
本來大發有想要組一團固定破深入絕地關卡的團,
那時大發自己擔當了盜賊,當起不認真打怪還滿口理由的角色,
真是讓大發扮演的十分過癮。
可惜後來遊戲主人工作到了台北,這團就不了了之了…。

本回的桌遊2:卡坦島
知名遊戲,能完全體現爛骰工力的遊戲,
下一輪才會把遊戲結果寫出來,
花了一點力氣編排橋段,敬請期待!



2 則留言:

  1. 有交涉才能的人出現了!期待下一篇!

    >本回的桌遊2:卡坦島,知名遊戲,能完全體現爛骰工力的遊戲,
    我的骰運都很爛,所以不太喜歡卡坦島……

    - - - - -

    另外,下面是我無聊找到的錯別字:

    > 一想到自己要擔負這樣的責任,國森就幾乎按耐不住心情,
    按耐不住 --> 按捺不住

    > 被突然拉住的童瑋忍不住發出驚呼,
    童瑋 --> 貝兒

    >「噫!」「童瑋……」
    >貝兒昂首闊步,穿過貝兒和國森。
    「噫!」「貝兒……」
    貝兒昂首闊步,穿過童瑋和國森。

    > 不過中心點的這顆沙漠地區,是不會產出資源的。」
    這顆 --> 這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大發也是骰運很差,但是也是刺激的一部份阿~
      另外感謝你幫忙揪出錯字,太感謝了!

      刪除

留下你對「大發藏樂閣」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