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Novel] 你好,桌遊社! #1

揭幕

童瑋一邊歪著頭,眉頭深鎖。
「呃~。」
一旁的國森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在他稍微圓潤的臉頰上,露出難得的愁容。
這兩人四眼正盯著圖版上的一枚老鼠棋子,
圖版上充滿奇幻色彩的圖案,而這沒老鼠棋子正被四個蟑螂包圍著。

「死定了?」童瑋終於擠出一點聲音。
「怎麼會?」國森也只能附和著說。
「噫……好想直接重來喔。」
「不行不行!」

面對童瑋的自暴自棄,國森趕緊打斷這樣的思緒,說:
「試試看吧,說不定莉莉會突破難關的?」
但就連國森自己也知道,圖版上被包圍的老鼠莉莉,是整個團隊中的後補人員,
原本就不是用來作為主攻,或是負責抵擋對方攻擊的。
沒想到前方人員攻擊的太快,讓莉莉落在後方,
一不小心居然就被蟑螂大軍所包圍,落得四面楚歌的困境。
而要讓莉莉安度這一局,那機會可能是微乎其微阿~。




「唉,好吧。」童瑋用力地吐出一口氣,她眼鏡後面的眼鏡瞇了起來,
纖細的手指拿起放在桌上的骰子,帶著義無反顧的表情,擲出骰子!

「一個劍、兩個劍!」
沒想到丟出的骰子恰好都落在刀劍的那一面,
這就表示孤立無援的老鼠,可以消滅一隻蟑螂威脅!
「耶!」雖然接下來剩下三隻蟑螂會一併攻擊,
但或許可以看作老鼠莉莉的最後反擊吧?

「國森同學,換你擲骰。」童瑋拿起桌上的骰子,要遞給國森。
「蛤?現在換我擲,感覺好像是我殺掉莉莉。」
「但是……現在心跳好快,擲不下去啦。」
童瑋聲音細如游絲,國森露出為難表情,但還是伸手拿了過來。
「莉莉,對不起。」國森雙手合十,說完,擲了下去。

第一骰:躲過。

第二骰:沒完全躲過,莉莉被扣了一血。

最後一骰……,國森抬起頭,緊握骰子,像是祈禱一樣,大喊:

「喝!」
隨著骰子滾阿滾,
沒想到第三次又是躲過!

小小的社團辦公室爆出如雷的歡呼聲,
兩個人相視而笑,開心地好像中了大獎似的。

雖然仍有三隻蟑螂依舊包圍著莉莉,危機尚未解除,
但國森掛著滿溢的笑容,童瑋則是在歡呼完,瞪大眼睛,直盯著眼前的圖板看。

「童瑋要記住這瞬間!」

房間外的樹蔭搖曳,社團辦公室內中的夕陽隨之晃動,
伴隨著國森的歡呼聲,一晃一晃,橙黃色的光芒好似水波搖曳。

護統高中的社團辦公室的外頭有學生經過,
被這突如其來的歡呼聲嚇到,抬頭一看,上面寫著:

「桌遊社」。



前33天


國森繼續盯著眼前密密麻麻的紙看,
心情沈重地好似回到昨天的被蟑螂包圍的困境中……,

不,的確是被包圍了,被期末考。

昨天考前一天,放學後想說轉換心情到社辦去走走,
只見到童瑋一個人坐在社辦中,正雙手打開「俠鼠魔途」的遊戲,
童瑋被突然進來的國森嚇到,露出壞事被抓的表情說:

「噫,這不是偷懶,只是想轉換心情喔……。」
語氣還帶點哭喪。

國森只好擺起臉說:
「不能玩太晚。」
童瑋拼命點頭,眼鏡晃來晃去。
然後國森坐了下來,童瑋露出迷惑的表情。

「其實我也是……」
說完,他拿起躺在一旁的老鼠模型:

「……那我一次控制兩隻好了。」
這時,童瑋瞭解國森要做的事情,
有點開心地笑了起來。

然後一玩就是兩個小時
等發現外頭的燈光都亮了起來時,兩人幾乎是狂奔出社辦門口!
期末考前大玩特玩,這根本就是玩物喪志的體現阿!

「人生就是不斷的在後悔。」
國森腦中浮現動漫人物所說過的這句話,
他嘆了口氣,再次專心把注意力放回考題裡面。

這節考的是高一生物,
生物基本上就是背誦科目,
考題裡面充滿了有關於生態系、環境、個體等各樣精細的題目。

而強調成績的護統高中考試又更加精細,
許多選項看似正確,
但是仔細想想,就會發現充滿陷阱。

比如說:將許多不同的生態系混在一起,
要求學生選擇出正確描述。
精細的程度幾乎就等於比較數學老師和國文老師臉上痣的分佈一樣;
好像都差不多又硬要說出差別。

國森一邊回想不同生態系的特色,一邊把錯誤的選項劃掉。
看著題目,國森突然想起曾經在桌遊社團辦公室讀這一課時,
那時學長姊們都還沒畢業,社長還跑過來一把搶過他的課本說:
「高一的!盡讀書,不如玩桌遊!」

然後立刻從社團的桌遊架子上
拿了一款封面是兩隻恐龍互相叫囂的桌遊,說:

「這一款桌遊要讓恐龍在不同的環境中生存,一邊繁衍恐龍,一邊戰勝環境吧!」
然後社長就打開桌遊,
無視國森明天要週考,
就拉著他來玩桌遊還一邊加入一些奇怪規定:
「要繁衍恐龍之前,必須先背出這個生態系的特色!」

「什麼!你要滅掉我在沙漠的恐龍,
不行,除非你先背出沙漠生態系生產者和消費者!」

國森現在想起來,
瘋狂的社長雖然好像不負責任地叫國森來玩桌遊,
但還是有幫忙複習課程內容。而且這樣的確讓印象更深點。

國森想到這些回憶,嘴角不禁上揚,可惜學長姊們都畢業了。
國森自己也承接下桌遊社的社長一職,但是能做好這件事情嗎?
要寫社團計劃書、規劃社課內容、還有要帶領學弟妹體驗桌遊……

「嗯?」
國森突然發現到自己忽略掉一件最基本基本的事情……

「阿!」
然後,國森忘記自己還在考期末考,發出連隔壁班都被嚇到的驚呼聲。

※  ※  ※

「老師對不起,下次不會了。」
國森低下頭向監考老師道歉,
畢竟,在考試時發出這麼大的聲音,下課沒被叫去念幾句才奇怪吧?

「沒有下次了。」
監考老師揮揮手,示意國森可以離開了。

國森一離開教室,馬上衝向另一端的教室,
把監考老師「欸!走廊上不要奔跑!」的聲音遠遠拋在腦後。

跑到辛班,
國森摀住胸口,喘口大氣,
畢竟以他有點噸位的身材如此奔跑,
早就汗流滿面。

辛班裡面有學生正在準備下一節的考試,
也有學生坐在桌子上討論剛剛的考題。

國森用眼神巡視著辛班,
找尋童瑋的身影,恰巧與一名女生對到眼神。
這女生走到窗戶旁,順勢趴在窗戶上,說:

「找人嗎?」

這女生張著大大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揚,
用漂亮的雙眼皮勾出一個俏皮的痕跡,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
加上她的動作:趴在窗台上的動作,
讓她由下往上看向國森,有著混合著美豔和淘氣的魅力。

「嗯,請問童瑋在嘛?」
國森卻缺乏身為野獸男高中生應有的反應,
無視眼前的亮眼美女,繼續找著教室內童瑋的身影。

「喔~童瑋把生物考卷拿去交給老師了。」
「她恰好坐我後面,需要留言給他嗎?」
聽到她這樣講,國森才收起尋找的眼神,與眼前的美女四目相接,說:
「那可以幫我跟她說,今天放學社團辦公室見嘛?我是他社團的同學。」
國森以帶著禮貌的微笑說。

「喔~好喔。」這女生露出標準的禮貌微笑,走回原本的位置。
國森雖然還是想要直接跟童瑋講剛剛想到的社團危機。

不過一來童瑋不在教事,
另一方面等等還有考試,再繼續等下去考試就要遲到了。
生物已經不知考到哪邊去了,不可再拖累另一科,
如此一想國森還是轉身回到自己的班上去,最後抱一點佛腳也好。

※  ※  ※

下一節考的是歷史,
童瑋將整袋的生物考卷放到老師桌上之後,就快步地走回教室。

到了教室,正準備要看一下歷史這科時,
坐在她後面的女生點了點童瑋的肩膀。
「童瑋,剛剛有人來找你。」
「阿?是誰?」
「不知道,一個肉肉的男生。」女孩頓了一下語氣。「難得有男生來找你。」
「嗯?因為童瑋沒像貝兒認識這麼多男生啦……」

被稱為貝兒的女孩露出有點複雜的表情,她正是剛剛跟國森說話的女孩。

突然外面傳來「貝兒!」的叫聲。
兩個男生在外面拿著飲料,一名興奮的比著手中的飲料,另外一名則是招手叫他出來。

「喝什麼飲料啦!趕快回去讀書啦!」貝兒大聲地喊回去。
「出來拿啦!」

外面的男生們一點都沒有要離開的一次,
還繼續在走廊上跳來跳去,引起其他人的側目。

「真是的……」

貝兒坳不過他們,帶著蹦蹦跳跳的腳步跑了出去。
嘰嘰喳喳吵了一下,兩個男生才把飲料交給貝兒,依依不捨地離開。

貝兒快步回到位置上,拿起飲料放在童瑋面前說:
「你要喝嗎?」

「好!」童瑋立刻拿起吸管,矯捷地將吸管插入杯中,然後大吸一口!

「嗚嗚喔喔喔!」
童瑋嘴巴還塞滿飲料的珍珠,就嘗試出口詢問。
「什麼?童小姐,能麻煩妳把東西吃下去嗎?」

童瑋才趕緊吞下珍珠說:
「這是人家送妳的耶。」
「就算是送我的……也看一下別人想不想要,
最近考試比較少運動,想要減肥。」
貝兒意興闌珊地趴在桌上,一邊搔著自己的頭髮。

「在那邊叫著別人名字跳來跳去,想退回去也麻煩……高中男生阿。」

「辛苦了辛苦了。」
童瑋也一起摸著貝兒的頭。然後順手拿起剛剛說的飲料。

「對了,他說他是社團的人……咦?童瑋,你有參加社團?」

童瑋正專心摸著貝兒柔順的頭髮,被突然的問題嚇了一跳。
「阿?什麼?童瑋嗎?喔喔~是桌遊社的。」

「桌遊社?什麼桌遊社?學校有這個社團嗎?」貝兒用手撐起頭。
「有啦,嗯,全名是桌上遊戲社啦,是介紹桌上遊戲的啦,桌上遊戲有點難解釋……」
童瑋的聲音變小,有點沒有自信。

「喔~好玩嗎……?」
「嗯!很好玩!很有想像力!而且昨天還發生了很有趣的事情!」
童瑋一不用解釋名詞,表情就發亮起來。

「嗯?今天要期末考,你們昨天還社團活動?」
「咦、阿、欸、喔、呢……,我有唸書的,剛剛的生物也有幾題有把握……」
「童瑋,才幾題有把握,這種說法有點危險吧?」
「噫噫噫噫!」童瑋被抓到話柄,臉立刻就紅了起來。

「噹噹噹噹~。」
鐘聲適時拯救了童瑋的窘境,
貝兒抬起頭,戳了一下童瑋的額頭說:
「先專心考試吧,這科歷史,對妳應該簡單吧?」

「噫……這段歷史應該沒問題吧。」
童瑋的聲音又再次變小,隨著鐘聲結束,
童瑋轉回前面,迎接即將到來的歷史期末考。

護統高中習慣將期末考科目拆成三天考試,
並且會在第一第二天中間放一個「溫書假」;
而第三天只放一科,就立刻準備放暑假,中間就沒有另外的溫書假。

今天在考完第一天的期末考之後,教室內的大家顯得比較輕鬆,
童瑋在考完試之後,被監考的生物老師叫到前面去。

「童瑋,你擔任我的助教很認真,老師很感謝……」老師看著童瑋。
「但是,你的成績,怎麼會差及格1分呢?」老師委婉地說出童瑋的分數。
「老師的意思是說,我考59分嗎?」童瑋的眼睛從眼鏡後,瞪得大大的。
「是阿,不過別太難……」
「謝謝老師!我第一次生物考這麼高分耶!」
還沒等老師說完話,童瑋興奮開心的說,並且握起老師的手用力揮動。

「我生物之前都考很差,謝謝老師的教導!」
老師本來想要勸童瑋再考高一點,
沒想到童瑋居然對自己的分數如此滿意,一時不知道如何反應。

「謝謝老師告訴我分數!
這樣我接下來的生物、化學、數學、地科、地理,都比較有把握了呢!」

「等等,這也太多科了吧。」
「那老師我先走了,老師再見!」
童瑋沒有發現到老師微弱的反應,回到座位上整理書包,腳步輕盈地離開教室。

※  ※  ※

童瑋蹦蹦跳跳地來到社團辦公室。
護統高中的佔地不小,
童瑋從位於校園中央的教室走到後方的社團辦公室,
花了一些時間,在期末考期間出入社團辦公室的人比較少。

社團辦公室是四層樓的舊公寓建築,
原本是老師宿舍,所以每間辦公室的空間不大,約五坪上下,
對於人數眾多的大社團來說,社團辦公室充其量只是堆放物品的地方,
但對於人少的桌遊社來說,卻是恰到好處。

整個社辦除了靠窗面,全部的牆壁都放滿了木櫃子,
但只有左側的架子上面堆了一層又一層的桌遊,五花八門令人眼花撩亂;
另一側則還是空空如也。靠近門口的地方放了一張桌子,
上面有一些桌遊雜誌,以及各式各樣的紙筆,
還有許多不同大小的透明塑膠套、以及出現在這裡有些突兀的茶具組。

社辦的中間有幾張教室用桌,
只要依照遊戲需要的桌面大小,拼湊適合數量的桌子,
在上面鋪上一塊桌巾布,就是一張合適的桌遊桌。
椅子則依序靠在木櫃子上,同樣看玩家人數決定所需要的椅子。
不過,以現在只有兩人的桌遊社來說,椅子的數量倒是多了點。

童瑋一進到社團辦公室裡面,
就看到國森在裡面專心整理昨天的遊戲。

昨天兩個人發現天都暗了,根本沒有時間慢慢收拾遊戲。
國森正專心的把遊戲中用到的各個零件–指示物、標示物、骰子……等,
一一收到對應的袋子中,然後放回盒子裡面。

童瑋不知道如何打斷國森,
只好先在一旁的桌旁坐下來。
桌上還放著國森帶來的綠茶,
童瑋自己從桌子裡面拿出杯子,裝
滿一杯,然後淺嘗一口。
「嗯~好茶。」

期末考期六月底,正是炎夏季節,
雖然學校放學是五點多,但太陽仍舊威力十足。

社團辦公室唯一的缺點就是沒有空調冷氣。
只能靠小小的電風扇轉阿轉,提供一些些的涼意。
但是有時玩桌遊的配件怕風扇,有時索性就不開了。
現在雖然有開電風扇,但國森仍然是收的汗流滿面。
國森仔細地把配件一一放回盒子中,要把盒子放回架子上時,
剛好與坐在一旁發呆的童瑋四目相接。

「嗚哇喔!」國森發出意義不明的叫聲。
「嗯?」
「嚇嚇嚇我一跳,童童童瑋你哪時候在那邊的?」
「嗯~剛剛吧?」
國森吁了一口氣,將剛剛收拾好的桌遊放回架子上,仔細地把桌上擺的桌巾布折好收起。然後拿起一張椅子,放在桌子旁說:
「你也坐吧。」
「嗯。」

國森等童瑋移好椅子,坐下之後,以嚴肅的語氣說:
「童瑋,我發現了一件大危機,你知道嗎?」
「嗯?」童瑋歪起頭仔細思考:是桌遊存量嗎?
現在桌遊約莫四五十款,很夠我們玩了。還是這次期末考考不好?
但是其實自己的成績一直不突出。
昨天忘記收桌遊嗎?阿阿,這有可能,但是國森自己也是忘記收……

「跟桌遊社有關?」國森看童瑋陷入思考當中,給了一點提示。
「嗯~,我知道了!」童瑋恍然大悟!
「是暑假要到了!所以這邊桌遊沒人玩太可惜吧!」

「阿?」

這個問題的答案,完全出乎國森的意料之外。
「那個,童瑋,雖然你說的是事實,但是別忘記暑假有暑輔喔?」
「對喔!」對於國森有些虛脫的反駁,童瑋倒是發現什麼的擊掌。
「國森同學,你真聰明!」然後童瑋繼續歪著頭想。

「童瑋,你看一下現在桌遊社裡面就只有……?」
國森忍不住,又給了一點提示。
「國森同學你和我阿……?」
「對對對,所以這表示?」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有點危險?」
「嗯~是沒說錯,但方向好像變得有點怪怪的?」
「這樣違反校規嗎?不過國森同學很安全的。」
「重點不是這裡吧……」

聽著童瑋的自言自語,國森有點無力,
被女生肯定「安全」不知道算不算稱讚,
但是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

「童瑋,現在桌遊社,只有我們兩個人阿!」
「我知道阿,因為學長姊都畢業了。」

「這表示,我們要招生……學弟妹!」

國森響亮的聲音,迴盪在整個社團辦公室。



編後:


本回的桌遊1:俠鼠魔途

想要帶出冒險的開始(不管是對劇中角色或是大發)
不過遊戲本身自己還沒玩第二次,
希望多玩幾次,然後來寫介紹吧!

本回的桌遊2:三疊紀霸主
好玩遊戲~區域控制加上小恐龍~

1 則留言:

留下你對「大發藏樂閣」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