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9日 星期一

[Novel] 你好,桌遊社! #4

–前回提要–

在桌遊宅男社長–梁國森
成功邀請貝兒同學玩桌遊之後,
他們一起玩了「卡坦島」。

而在國森爛骰,
貝兒耍心機,
童瑋超強運的情況下,
童瑋獲得勝利。

但是,這時候,
門外突然響起了
「叩叩。」的敲門聲。

怎麼會有聲音呢?
是否因為沒人看,
所以「你好,桌遊社!」會轉換成恐怖小說,
博取讀者的青睞嗎?

請期待第4回的「你好,桌遊社!」




確定不是聽錯,國森起身打開門:
「桌遊社你好,請問有什麼事情嘛?」

門後是一個英挺的男學生,身材高瘦但不覺孱弱,
配上線條剛直的劍眉和眼鏡,流露出一股幹練的不凡氣質。

「阿……你是學生會的。」貝兒說。
「各位好,我是學生會的弘寅,敝姓嚴,嚴謹的嚴。」
弘寅以沉穩的嗓音說完,就以眼光掃射整個桌遊社。

「桌上遊戲社的社長,在嘛?」嚴
弘寅先將眼神掃向童瑋,然後再看到眼前開門的國森。
「你好,我是社長,我叫……。」
「我知道,梁國森同學,是吧?」
「是,是的。」

「那後面那位就是副社長,童同學?」眼神再次掃到童瑋。
「噫!」童瑋被突然點名到,縮起肩膀,像極了小動物。
嚴弘寅又將視線看往桌遊社中的第三個人–貝兒–一個不是桌遊社社員的人。
「嗯……,你是胡同學,怎會在桌上遊戲社,你不是……」

「抱歉,現在是我的放學時間,在哪不關你的事。」
貝兒一邊皺眉,一邊舉起單手,阻止嚴弘寅繼續說下去
「……除此之外,請不要隨意叫我的名字。」


「嗯。」嚴弘寅對於貝兒的不滿只是簡單應了一聲。
然後再次把視線放回國森身上。

「梁國森同學,我要代表學生會告知你及貴社。」
「……學生會?」

嚴弘寅拿出一張紙,以字正腔圓的語氣念出紙上的文字:

「貴社,桌上遊戲社,即日起進入社團倒閉觀察名單,
並由嚴弘寅代表護統高中學生自治會,擔任桌上遊戲社團的觀察員,
進入社團倒閉觀察代管機制。」


「什麼!」


「等等等等,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次!」
「貴社,桌上遊戲社,即日起進入社團倒閉觀察名單……」
「停!為什麼桌遊社要進入社團倒閉的名單中?」
「不是倒閉名單,僅進入觀察名單。」

「這不是重點!為什麼桌遊社要倒閉!」
國森氣急敗壞地大喊,聲音之大連外面的走廊都聽得一清二楚。


「因為人數。」
面對國森近乎怒氣的質問,
嚴弘寅仍不改語氣,平實的說出。

「什……什麼?」

「根據學生自治會資料指出,
目前桌上遊戲社登記社員只有兩人,
分別是梁國森和童瑋。」
嚴弘寅語氣頓了一下。

「依照學生自治會管理社團條例,
桌上遊戲社已經達到倒閉社團標準,
原因為人數不足。」

「人數不足…?
這……這我們知道,
但因為這樣桌遊社就要倒社……
而且桌遊只要兩個人……不不不不,甚至只要一個人就能玩的……。」

「桌上遊戲所需的遊戲人數,並非學生會的管轄範圍,
學生會只是針對所有校內社團進行相關審查管制而已,
而桌上遊戲社則低於社團人數的底線標準。」


「底線是幾人?」
「15人。」


「什麼……,需要15人?」
國森呆住了,
這個人數是目前桌遊社的人數五倍以上阿!

「等一下,這有點問題。」
一直在旁邊的貝兒,將手舉到肩膀旁發問。

「請問。」
「就我知道的社團,有
滿多社團低於這個人數的?
為何只針對桌遊社呢?」

「試舉出例子?」
「男籃社。」

「男子籃球社嘛?
是的。目前男子籃球社登記社員有13名,
但因男籃社屬於學術性社團,其社團目標是提昇護統高中的籃球程度,
因此在男籃社在籃球有實績遠比人數多寡重要。
不過,如果男籃社如果比賽成績不佳,
同樣也會受到學生會的關注。」
嚴弘寅推推眼鏡。


「如果……如果桌遊社真的倒社的話,會怎麼樣?」
這次換童瑋發問。

「不會倒社的!」

「若桌上遊戲社因人數不足而倒閉的話,
接著會進行社團財產清查、收回社團財產、
社團剩餘社員依照個人意願進入新社團、
向學生會報告,並且將這些撰寫報告…等。」

「那這間社團辦公室呢……?」
「此處為學校公共財產,在收回社團財產時會一併收回。」
「蛤……。」童瑋哭喪著臉。


嚴弘寅再次將視線掃過三人。
他深吸一口氣。

「我想你們有些事情誤會,
桌上遊戲社在此時並未倒閉。
而我也是為了避免此事情發生,才來到這裡的。」

「避免……有避免的方法?」
童瑋像是找到一條救命繩,眼睛亮了起來。

「是的,雖然學生會已經注意到桌上遊戲社的問題,
但只要在9月18日,社團預算審議會議之前,
貴社都還能依照一般社團的方式經營。」

「9月18日……,阿阿……這已經下學期了!
所以如果我們招到新生進來的話,就沒問題了吧!」
國森也跟著振奮起來。「這跟我們原本想做的事情,沒有兩樣阿!」

「是的,若貴社能招生至20名學生,就能免於社團倒閉的危機。」
「那我們再招生17名新生進來就可以了!」童瑋開心的說。
「喂喂,別隨便把我算進去了,我只是來喝紅茶的。」
「噫……。」

「除此之外,學生會也樂於提供協助,
所以我將代表學生自治會,在接下來這段時間,
參與你們的社團活動。」

「什麼?!」
「請別擔心,學生會派遣觀察員主要目的之一,
就是為了讓桌上遊戲社能夠再起,
而我擔負此責任,一定會盡全力協助各位。」

「耶~!那我們又進步一名了!
再招生12個新生吧!」童瑋舉起雙手歡呼。

「欸,我說過我不是桌遊社的了!」貝兒抗議。
「抱歉,童瑋同學,我仍是隸屬於學生會。」
「只是…接下來這段時間會參與社團活動之中?」
「是的。」
「這樣好怪……」國森皺起眉頭。「能不要嗎?」
「不行,梁國森同學,
這些相關規定都寫在學生自治條例中,請自行查閱……」
嚴弘寅看著國森的眼睛,微微地瞇了起來。

「……並且,若拒絕我參與社團,
那麼學生會就有合理的理由相信:貴社有故意倒閉社團的嫌疑?」


「誰會要故意讓桌遊社倒掉!」
國森大吼!
他豪不客氣地回瞪嚴弘寅的眼睛。
如果可以,國森真希望自己的眼睛能噴出火焰,
燒死眼前這帶來桌遊社倒閉消息的傢伙!

「看來,我們取得共識了–盡力不讓桌上遊戲社倒閉。」
弘寅的表情毫不退縮,毫無畏懼,正面迎下國森炙熱的眼神。


嚴弘寅跟大家交換聯絡資訊之後,
就先行離開,回學生會回報一下情況。

「誰要你的聯絡資訊阿,莫名其妙的傢伙!」
他後腳一離開社團辦公室,國森立刻抱怨。
雖然這樣抱怨,但還是將資料加入手機當中。

剎時,桌遊社一片安靜,陷入些微尷尬氣氛中。
畢竟,才知道桌遊社可能倒社。


「嚴弘寅可是風雲人物。」
唯一沒有跟嚴弘寅交換資訊,
所受衝擊也最小的貝兒,則是抱著肩膀,打破尷尬說:
「誰知道!」

「哼哼,這算是護統高中的基本常識呢,
連這件事情都不知道……,
該不會只注意桌遊吧,你這桌遊宅男。」
被貝兒嗆到體無完膚的國森,只好閉起嘴巴。

「不過今天真是充實阿~
推掉一堆無聊的逛街行程真是對了:
喝到好喝的茶,還看了一場好戲,嗯~還玩了桌遊!」
貝兒伸伸懶腰。

聽到貝兒說桌遊,
桌遊宅男立刻回過神,提出與桌遊有關的問題:
「阿!對了,貝兒你剛剛玩卡坦島覺得好玩嗎?」
「還不錯阿!滿好玩的。」
「是吧!」
「不過,居然是童瑋贏了……你這好運的傢伙!」
貝兒一把抓住在旁邊放空的童瑋。
「噫!」

「不過貝兒也玩得不錯!
尤其是最後的資源壟斷~你真的是第一次玩嗎?」
「是阿是阿!那招真的很厲害!」
在貝兒懷著的童瑋,也趕緊附和著。

貝兒有點詫異地看著眼前的兩人,
他們兩人是發自內心的讚嘆貝兒……,
雖然貝兒這招完全合乎遊戲規則,
但是絕對稱不上光明磊落,
畢竟她可是假裝慷慨地交換手牌出去,
再一次拿回來,名副其實的「詐欺」。

不過受害的兩人,卻津津有味地稱讚著她。
這個社團,真是奇妙。
貝兒,默默地在心中想著,然後下定決心。


「是阿……不過桌遊真的滿好玩的。」
貝兒轉頭看向旁邊的桌遊櫃。
桌遊櫃上五顏六色,尺寸也有大有小,
有些寫著英文,有些則是有中文字。
「這些桌遊玩過一次要多久阿?」

「嗯,有幾款有人數限制,
不過整個玩完應該也有段時間喔?」
「那這些桌遊有像剛剛的卡坦島好玩嘛?」
「每款桌遊都不一樣……不過其他款也很好玩!」
「對對對!這款、這款,還有那款都是我覺得好玩的遊戲!」
童瑋用手比櫃上的桌遊。

「是嗎……?那玩完這些有趣的桌遊之前,可以來拜訪你們嘛?」

「當然歡迎,貝兒玩桌遊這麼厲害……
阿!這個意思是說貝兒要來幫我們了!」
「貝兒同學,謝謝你。」國森伸出手。
「桌遊社歡迎你。」貝兒也伸手與國森握手。
她沒有說什麼話,只是用淺淺地微笑回應。


雖然才經過倒閉的衝擊,
但其實目標不變。

國森和桌遊社的目標仍是招生學生,
只是現在目標是達到15人。
但那並不是遙不可及的目標。

「不.會.倒.閉.的!」
國森在內心怒吼!


間幕



護統高中是中部知名的私立高中,
為天主教學校,以保守的學風為主,
所以深受許多上流階級的家長喜愛,
讓這所學校成為著名的「貴族學校」。

但順著時代推移,
護統高中以自己保守學風為武器,
加上原本的知名度,
順勢招生了許多資質優秀的學生,
在「貴族」之外,也逐漸營造出「課業為上」的另一種形象。

不過過去的蹤跡仍會留下來,
最明顯的就是「學生自治會」。


護統高中所收的貴族學生有一定的水準,
他們的家長雖然有權也有勢,
但並不以此為炫耀,
他們認為有錢人該有的模樣,
不是穿得滿身都是名牌,
而是在衣服搭配中顯露高貴,
展現後天薰陶的美感。
也不是打卡告知昨天吃了高檔餐廳,
而是在品嚐美食時能確切說出來源和調味。

雖然他們也對自己的子女也如此教育,
但畢竟這些孩子只是高中生,
他們還是樂於與一般同學一樣,
談論喜歡的興趣,批評討厭的老師……等。
所以護統高中建築了自己的高貴氣質,卻不會明顯地壁壘分明。

不過說來諷刺,
依照成績進來的學生卻沒有太多心思,
花費在課業之外的地方。
所以護統高中的學生自治會,
就容納了許多貴族的孩子們,
畢竟他們不用為接下來的大學、成績、推甄考試煩惱。

近乎九成的貴族學生,都會出國深造。
如此一來,高中怎麼不好好去訓練自己的管理能力呢?

護統高中學生會因為這樣組成份子,
變得學校相當禮遇的一塊,
有些身份地位的家長,
更是期盼自己的孩子能進入學生會中,
開始與其他上流階層的孩子有所溝通,
對學生、對家長,甚至對家長背後的企業,
都有莫大的幫助。

不過,以護統高中保守的學風,
也連帶影響到學生會,學生會對於自身的要求非常高:
對規定要求嚴謹、對辦事要求效率、對行為要求端正。

在如此近乎嚴苛的要求下,
造就了讓人難以親近,
卻又令人信任的護統高中學生會。


  編後:

本次沒有玩到桌遊,
只有國森大吵大鬧,謝謝大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下你對「大發藏樂閣」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