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Novel] 你好,桌遊社! #5

突如其來的訪客–嚴弘寅,
帶來有點意外,又不太意外,
不幸的消息。

有點崩潰的國森,
有點狀況外的童瑋,
有點看好戲的貝兒,
有點臭臉的弘寅。

桌遊社的未來,
究竟何去何從呢?

敬請期待,「你好,桌遊社!」第五回!
(有空幫大方留個言,拜託~)




前23天


國森站在騎樓下,他提早20分鐘到了。
畢竟心中的緊張和興奮,
讓國森早早就準備好出門。

因為今天是護統高中桌遊社的出訪研習日。


「什麼?研習?」國森有點聽不懂貝兒所說的話。
「研習對童瑋來說,是晚安曲的別稱!」童瑋瞇起眼睛,露出想睡的模樣。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雖然你們對桌遊很熟,但是你們有去外面的桌遊店玩一下嘛?」

「嗯……沒有。」「沒去過。」
「什麼?桌遊社的人居然沒去過桌遊餐廳?」
貝兒瞪大眼睛。

「桌遊社社長解釋一下情況好嗎?」
「嗯,因為課餘時間都忙著玩桌遊……?」
「所以沒時間去桌遊餐廳?我很確定你是桌遊宅男!那童瑋呢?」

「桌遊社不是已經有桌遊了?為什麼還要跑到外面阿?」童瑋歪著頭說。
「這個……桌遊餐廳應該桌遊比較多吧?
而且他們也比較知道如何招攬外面的客人?不是嘛?」

「咦~~!」「這……這是盲點耶!」
看到桌遊社其他兩人驚呼的模樣,貝兒輕輕扶住頭,覺得有點頭暈。

「桌遊餐廳耶…!阿!我想看最近新出的死亡寒冬,這款扮演殭屍的遊戲!」
「對對對!我也有注意到這款!
這樣還可以順便考慮下年度學校經費要買什麼桌遊!
我腦袋裡面已經有好幾款想買的桌遊,但還沒下定決心要買哪款……
學校經費不夠阿……。」
「國森社長!我極力推薦買一些擴充!」
「也是……社團裡面太多……」

「停––!」貝兒直接打斷兩個桌遊宅的開心對話。
「首先,童瑋,你也是桌遊宅女,確認。」
「噫!」
「其次,國森同學,你是不是忘記還背負著桌遊社倒閉危機這事?」
貝兒像是直接拿消防栓的水柱噴射前一刻還很開心的兩人。

「對喔……。」
「所以我建議去桌遊餐廳,是為了看一下別人怎麼推銷桌遊的,
或是推薦什麼桌遊給沒玩過桌遊的人玩,不是去想要買什麼桌遊的。」

「哇……貝兒同學,你真的想很仔細呢。」國森讚嘆地說。
「……是你們想太少了,桌遊宅男。」
貝兒算是念了國森,卻得到別人的讚賞,有些不習慣。
「好,那我會去找一下桌遊餐廳,然後童瑋同學,
我選好一下再告知你,你在幫我聯絡一下。」國森如此說。
「Yes, Sir!」

※  ※  ※

雖然貝兒的言論非常正確。
但國森滿興奮的情緒,從找桌遊餐廳就不斷開始膨脹,
這好像發現了桌遊新大陸。
國森都不知道,原來學校所在的城市裡面,還滿多間桌遊餐廳的。

在多次掙扎之下,
國森好不容易選好一間眾人推薦的桌遊餐廳,
就一直期待到今天。

桌遊餐廳顧名思義,
就是提供桌遊的餐廳。
通常這種餐廳會備有上百款的遊戲,
店內的店員也會提供桌遊教學,
算是近來熱門的聚會場所。
畢竟不需要主辦人自己思考要如何帶氣氛,
交給店員教學十分方便。
也有人會利用桌遊的性質,
辦理公司訓練。
當然也會有家長帶著小孩來玩,
促進家人的情感。所以店內的成員各式各樣都有。

然後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畢竟從窗戶望進去餐廳裡面,
裡頭的櫃子滿滿滿滿都疊了一堆桌遊。

「哇……這款是……」
桌遊餐廳的落地窗展示著店內各種桌遊。
身為桌遊社長的國森,
很自然地開始算起自己知道的遊戲。
不過桌遊餐廳的桌遊之多,也只讓國森數出一半遊戲而已。

「國森同學!」
一個清脆聲音,打斷國森玩起桌遊點點名的興致。

一看,原來是童瑋。
童瑋身穿有點褪色的灰色T-Shirt,
以及牛仔七分褲。
T-Shirt斑駁的程度恰到好處,
看起來與平常學校制服不同,多了些童瑋的個性。

「童瑋,上衣很特別呢。」
「是吧,我很喜歡這件,這是我小學的衣服。」
她拉起衣角,上頭斑駁的文字隱約還能看出「……國小」等字樣。

「這……這好特別。」
且衣角有些破洞,剛好蓋在童瑋的腰際上,
似乎可以看到裡頭童瑋白皙的肌膚。

「呃。」國森趕緊轉過頭去,以免害羞。
「所以我們要進去了嘛?」
「可是我定位是訂在11點半……現在才十一點二十分。」
「沒關係吧……就當來佔位置的。」
「欸欸欸欸,走慢一點阿,童瑋!」
才一轉頭,童瑋就溜進去桌遊餐廳了。

「哇……冷氣耶。」童瑋張開雙臂,享受那涼爽的冷氣。
「我還沒在冷氣房玩桌遊耶!」

跟有時日曬過份的社團辦公室來說,
桌遊餐廳的冷氣真是沁涼入骨阿!

「嗚哇……果然比桌遊社牆壁堆的還高呢……。」
「這是什麼形容桌遊多的方式?」
桌遊餐廳從外頭探進來,已經夠多桌遊了。
沒想到內部看更是多到不行。看到這麼多桌遊,
國森和童瑋再次發出驚嘆。
若要用一個動詞來說明這兩個人的心情,那大概就是「朝聖」吧?

裡面的架子擺滿桌遊,更誇張的是,
連牆壁梁柱上的空隙,也都擺滿桌遊,就像是個桌遊城牆!

「不好意思,請問有訂位嘛?」
櫃台後面的小姐笑容可掬地探出頭,詢問。

「喔……不好意思,我有訂位,梁先生。」
「梁先生……,有的,十一點半,三位?」
「嗯,沒錯。」
「嗯?不是四位嘛?」
「嗯?四位?」
「是阿,四位不是嗎?」
「怎麼會四位呢?」
童瑋歪起頭,仔細想了一下。
「是四位阿。」
正當國森要進一步詢問是哪四位時……又有人進到桌遊餐廳中。

是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
面貌端正,身穿看似休閒,
不過都是有品牌的衣服。

但衣服的主人不是刻意追隨流行,
仔細一看,這隨意搭配的衣著卻顯出優雅的格調,
以及顯出衣服主人的魅力。

但國森看到這名男生,
卻無法開心欣賞這些時尚的衣服穿搭,
反而他眉頭深深皺起。

「嚴弘寅,你怎麼在這?

「今天不是桌遊社勘查嘛?」
面對國森來勢洶洶的問句,
嚴弘寅倒是一臉氣定神閒,好似彼此問候天氣般自然。

「你竊聽我們社團?」
「學生會沒竊聽的經費。」
「那你……為何會出現。」
一旁的童瑋,默默地把手舉起來。
「是我邀弘寅同學的。」


「為什麼!」
國森感到頭暈目眩。


「因……因……因為弘寅同學不是說他要加入我們社團?」
「他是間諜阿!」
「正確來說,我比較像是督察。」
嚴弘寅不慍不怒地糾正國森的說法。

「管你是什麼!反正桌遊社不會倒閉啦!」
「目前沒有倒閉,只是有這危機。」
「同學……。」
「可能會倒閉,那你還來這個可能會倒閉的社團做什麼!」
「作為學生會,我們提供協助是必要的。」
「同學…。」
「協助……我們桌遊社才不稀罕你們的協助!你不是桌遊社的你不懂啦!」

「同學!」店員大聲制止有點失控的國森。
「如果你們要吵架的話,請離開本店,你們這樣已經影響到其他客人了。」
國森這時才回過神來,環顧四周,
仍是一臉平常的嚴弘寅和……滿臉驚嚇的童瑋。
國森這才發現自己有多麼失態。

「不……我們要用餐。」國森勉強擠出這句話。
「框啷!」身穿韓系流行洋裝的貝兒從門口走進來。
「貝兒……。」童瑋苦著臉,跟貝兒打招呼。
貝兒看著嚴弘寅、童瑋,還有國森。
「我錯過了什麼好戲?」

※  ※  ※

桌遊餐廳有兩層樓,桌遊主要擺設在一樓,
如果要玩的話,可以把桌遊拿到樓上。
店員帶國森到了二樓一間小房間,
大約能容納六個人的位置,
牆壁上掛著盔甲的頭罩和交叉的刀劍,有獨特的氣氛。


「這是叫我們在小房間裡面廝殺的意思嘛?」
剛聽完發生什麼事情的貝兒,一邊語帶諷刺,一邊看著手中的菜單。
「對阿,剛剛童瑋都想要衝出去了。」
「說真的,童瑋,餐廳吃完之後,你要不要跟我去逛街買衣服阿?」
貝兒看到童瑋的衣服,不斷地皺眉。
「噫?不覺得這樣很有型嘛?」
「是啦……或許可以吸引到對年紀小的小學女生有興趣的人。」
「噫?」
兩個女生聊著天,剩下兩位男生卻是不發一語。

國森回想自己剛剛失態的場景,
這真不像平常的他。
只能說突然看到自己完全、非常、超級不想看到的人,
但沒想到自己的反應如此失控。
而且旁邊的女生聊自己的話題正開心,
自己卻無法跟旁邊這個學生會的嚴同學有任何互動,
這樣也太沒有樣子了吧?

反正只要不聊桌遊社,
自己應該不會這麼激動,
試著釋放些好意吧?國森心想。

國森深呼吸,然後:
「弘寅同學,你要吃什麼?」一秒說完。

平常就一臉嚴謹的嚴弘寅,這時眉毛皺得更緊了。
「嚴同學,怎麼了?」
「這『套餐』是什麼意思?」
嚴弘寅死瞪著菜單看。
「……什麼?」國森懷疑自己耳朵聽到。
「還有這個焗烤比薩是什麼?可以加起司又是什麼?」
「嚴同學,你是認真的嘛?套餐就是加點的意思阿?」
「所以這意思是我要多點一份嘛?」
「不是,它是這邊你點一個餐,可以再加些東西,比如說湯、飲料,或沙拉等等……。」
「這些食物不是本來就有嘛?」
「不是,所以才說是加套餐,嚴同學,你沒有吃過簡餐嘛嗎?」
「是的。」弘寅繼續蹙眉,眼前菜單像是難解的文字。

「這裡每個字我都懂,卻無法想像吃起來的感覺。
比如這個,咖哩豬排飯,咖哩和豬排是可以混在一起的?」
「弘寅同學,你不知道要點什麼嘛?」
不知何時,女生的話題也被嚴弘寅所說的話吸引過來。

「那童瑋建議你點個正統,這個。」童瑋自信滿滿地比上指著巧克力貝果。
「……童瑋同學,這是午餐,直接就吃甜點?」
「好吧,或是直接喝這個珍珠奶茶大杯。」
「這算是飯後飲料吧?」
「國森,你說話跟我媽媽好像……。」
「什麼?這是常識吧?」
貝兒一邊聽著國森和童瑋兩人的對話,一邊打量還在深思的嚴弘寅。

結果大家點好餐了。
梁國森點了照燒雞排飯;
嚴弘寅則是他苦惱許久的咖哩豬排飯;
貝兒則是美式漢堡餐;
童瑋則是點了炸薯條、炸雞塊、冰淇淋鬆餅的單點。

「這樣也太不健康了吧?」
「噫……可是很好吃。」
國森皺眉。
「沒關係啦,我附餐的莎拉再給童瑋吃就好。」貝兒如此說。
「噫!」

一邊等餐點上來的時候,
國森和童瑋下樓去看各樣的桌遊,
並且選擇等一下要玩的遊戲。

「國森同學,要拿這款遊戲嘛?」
童瑋拿起一款遊戲,又疊上兩手拿著桌遊的國森。
「童瑋,你為什麼會邀請他來?」
「他?」
「嚴弘寅阿?」
「嚴同學嘛?因為國森同學你不是叫我聯絡嘛?」
「是這樣沒錯……但是沒要你邀請他吧?」
「童瑋以為他想要來參加桌遊社的?」
「他是學生會的人,不是桌遊社的人?」
「國森同學,這我知道。」然後又疊了一款桌遊上去。
「童瑋說的是,以為他要來跟我們一起玩桌遊的。」
「他……他會嗎,他會玩桌遊?而且這有什麼差別?」
童瑋聳聳肩膀,又塞一款桌遊到國森手上,
現在國森眼前的桌遊已經頂到脖子。

「我以為國森同學希望他來?」
「怎麼可能!」
「但是國森同學不是說希望多一點人來,
社團裡面才能玩阿瓦隆、一夜狼人這種多人的遊戲嘛?」

「……。」國森沒想到這件事情,而且這才是他前幾天才說過話。
多一個人玩桌遊?……國森心想。

樓上包廂剩下兩個,
自稱不知道挑什麼遊戲的貝兒和嚴弘寅,
貝兒以伸懶腰打破房間中瀰漫的沉默氣氛。

「嗯嗯,大名鼎鼎的嚴同學為什麼要來桌遊社?」
與貝兒慵懶的姿態不同是,是種單刀直入的語氣。

剛從點菜困境中出來的嚴弘寅,
已經沒有剛才皺眉的樣子,再次恢復成平常的表情。

「胡同學,我的來意已經說明了–協助桌遊社。」
「少來。」貝兒臉上還是掛著如貓般慵懶的微笑。
「嚴弘寅同學–就算是在人才濟濟的學生會中也是十分突出。
外貌、辦事效率、品學兼優、運動能力、聰明才智都十分出色,……
更何況距離選舉下屆學生會還有半年,
就已經傳出是下任學生會會長的大熱門,
所以~怎麼有空來這個要倒掉的桌遊社呢?」
貝兒,還是滿臉的笑意,眼神卻越顯認真。

「能得到護統高中高一女生中人氣最高–胡同學的稱讚,
實在是不敢當。」嚴弘寅仍保持一貫的端正,
但眼神中的認真,卻絲毫不輸給貝兒。

「哎呀,我真的不喜歡人家叫我名字……,
可以給我一點尊重好嗎?磐氏企業的公子。」

聽到「磐氏企業」時,
嚴弘寅再次皺起眉頭,
但跟剛剛迷惑的表情不同,反倒是帶著警戒似地。

「不愧是校內的人氣王,情報能力也不可小覷。」
「是吧,從你剛剛點菜就能看出來,
身為公子的你從沒來過這種店家吃飯吧?
這樣子的公子卻特地出門吃沒吃過的餐點,
說要『協助桌遊社』,這也太讓人起疑了吧?」

「推理能力也令我佩服呢。
不過,說起我的目的,那胡同學……
不,貝兒同學,你又是為何要來桌遊社呢?」

聽到嚴弘寅改口,貝兒立即給了一個漂亮微笑。
「桌遊很好玩。」是一個無關痛癢的回答。

「貝兒同學,你之前社團前陣子有許多的風波,
連學生會都在斟酌是否要出手干涉,試問,你也是要來桌遊社興風作浪嘛?」
在那一瞬間,貝兒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當她正要張口反擊之時……。


「我們挑好遊戲了~~!」
童瑋的聲音從門口傳進來。

進來的兩人手上都抱了許多盒的桌遊,
國森的桌遊甚至要淹過他的臉。

「噗哧!」貝兒不禁笑出來。
「貝兒這款很好玩喔!還有這款……!」
「好好好好,你先讓國森把桌遊放下來吧。」
「送餐點!」服務生的聲音也跟著傳來。
「等等我們再玩吧,再來分出高下吧?」
貝兒阻止要打開桌遊盒子的童瑋,眼神卻看向嚴弘寅。
嚴弘寅仍是端正的樣子。
不過,他的眼光立刻就被眼前的咖哩豬排飯吸引住了。

  編後:

又是沒有玩桌遊的一集,
不知道大家覺得怎麼樣呢?
大發很希望大家能留言給點建議,
這也算是稿費的一種吧?

4 則留言:

  1. 雖然這回沒有玩桌遊,但有介紹桌遊聖地,也不錯啦~~~


    > T-Shirt斑駁的程度恰好好處,
    恰好好處 --> 恰到好處

    > 顯出以及衣服主人的魅力。
    顯出以及 --> 以及顯出

    > 卻無法開心欣賞這些東西時尚的衣服穿搭,
    卻無法開心欣賞這些時尚的衣服穿搭,

    > 「是啦……或許可以吸引到對年紀較小學女生有興趣的人。」
    對年紀較小學女生 --> 對年紀較小的小學女生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不是每回合都會玩桌遊……畢竟也想介紹給對桌遊不是那麼熟的人看,也要推動劇情阿!
      不過謝謝你的回應~錯字訂正!

      刪除

留下你對「大發藏樂閣」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