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3日 星期一

[Novel] 你好,桌遊社! #6

風向終於轉向旅遊節目,
這次,桌遊社一行人來到了桌遊餐廳,
還沒玩桌遊之前,就先來享受食物,
究竟,桌遊餐廳的食物好是還是不好吃呢?

還是其實這不是旅遊節目,而是美食節目?
「你好,桌遊社」的風格究竟要何去何從呢?

敬請觀看–「你好,桌遊社!」第六集!
(持續招募留言賺稿費!感謝大家!)



弘寅表情微妙地吃著咖哩豬排。
「味道如何?」
「非常地……直接。」
「直接?」
「直接。」

弘寅又挖了一口。
「咖哩就是咖哩的味道,沒有任何修飾,
就是咖哩,強烈的咖哩味。」

然後又吃了一塊豬排。
「豬排也就是豬的味道,外面裹著就是炸粉,
沒有任何調和,就是豬和炸粉還有油的味道。」

「所以這樣到底是好吃還不好吃阿?」

弘寅瞇起眼睛。
「普通,但不會想吃第二次。」
「所以應該像童瑋一樣,吃冰淇淋鬆餅比較正確吧~!」
「童瑋,我這邊的沙拉還在等你吃喔……。」
「噫!貝貝貝貝兒……我對紅蘿蔔、美生菜、小黃瓜和玉米都過敏。」
「那不是只剩下沙拉醬可以吃嘛?
而且我從來沒聽過有人對蔬菜會過敏。吃下去!」
「貝兒好凶……。」童瑋含著眼淚,像隻兔子默默地啃食碗裡的蔬菜。

「這個照燒醬應該是現成的吧?」國森則是細嚼嘴裡的每樣東西,
分析每樣食物的內容,然後說:「下次回家做做看好了。」


沒一下子,午餐就吃完了,
就連第一次吃到咖哩豬排的弘寅都把飯菜吃完。

「沒想到你吃完了,我還以為你覺得不好吃。」
「不要浪費。」
「喔~~家教不錯喔。」
對於貝兒的揶揄,弘寅倒是不以為意。
一旁的國森倒是不停點頭,沒有發現貝兒話中有話。

「節儉是很好的美德。如果不要挑食就更好了。」
「噫!」有人中槍。
「好,那要來玩桌遊了~~。」


「所以……,嚴同學你有玩過桌遊嘛?」
國森想起剛剛跟童瑋說話的內容,
打算鼓起勇氣……再次詢問弘寅,這次大概花了兩秒問問題。

「沒有。」
「任何類型的都沒有?撲克牌那種也算。」
「撲克牌有玩過21點,以及橋牌。」
「嗯……,那大富翁或是地產大亨呢?」
「這倒沒有,不過……我確認一下,玩桌遊需要賭錢嘛?」
「賭錢?」國森有點驚呼出聲,為何桌遊需要賭錢?

弘寅看到國森的反應,只是點點頭,說:
「那是我搞錯了。」
「賭錢不是犯法的嘛?」
「噫?犯法,可是童瑋家過年都有賭銅板耶?」
「那應該還好吧……?」
國森看兩個女生話匣子又要打開,趕緊打斷:
「我們來玩桌遊吧?」


不過面對一堆桌遊,
最困難的大概就是「玩哪一款了?」。

抱上一堆桌遊的始作俑者國森和童瑋頻頻討論,
而貝兒則是事不關己的說隨便,以及弘寅仍然保持著面無表情。

「別玩太久的吧?」
「這款社團就玩得到,不用吧?」
「那要自己讀說明書嘛?」
「太久了啦……。」
經過兩人討論之後,決定把玩過,
以及時間過長,超過一小時半的桌遊放回餐廳一樓原位,
然後請桌遊餐廳的服務生來幫忙挑選。

「嗯……你們要選什麼類型的?」
被請上來桌遊餐廳的女服務生,有點心不在焉地問。

「五顏六色!」童瑋說。
「需要動動腦!有助於飯後消化。」國森說。
「像上次一樣,需要彼此講話的!」貝兒說。
「……。」除了弘寅之外,其他人迅速發表意見。

「嗯……就這款好了。」服務生抽出一款,
封面有點卡通風格,是一個好像美術館的地方,
有許多人看著擺設中央的藝術品議論紛紛,上面寫著:
「現代藝術。」

「這是什麼?」
「現代藝術,一款經典的拍賣遊戲,
首先先發下牌,然後接下來你們要輪流拍賣畫作,
賺取金錢。拍賣的方式有……。」

「抱歉!我們為什麼要賣畫作?」
童瑋快速舉起手,想要發問。

「……那是因為現代藝術中各位玩家需要扮演一位藝廊的主人。
你們手上已經有五位畫家的畫作。這樣理解嗎?」

「那為什麼要彼此賣畫阿?」童瑋繼續發問。
「為了賺錢。」

「喔……,那……。」
「可以讓我繼續講解嘛?」女服務生顯得有點不耐煩。
「噫……瞭解了。」

「那麼彼此賣畫是用拍賣的方式賣畫,拍賣的方式有以下幾種……」
女服務生快速講解完彼此賣畫的規則,講解非常簡單,
也少了童瑋的持續發問直球,一下子就教完了,感覺是款簡單的遊戲。

「所以遊戲結束時,賺到最多錢的玩家就獲得勝利。」

雖然講解簡單,但吸收還是要一下時間,
當大家還在吸收時……。

「抱歉,送餐喔!」樓下傳來呼喚聲,
本來負責教學的女服務生,
同時也要為餐廳的部份送餐,看來是樓下忙不過來。

「那麼就先講解到這邊,
如果有問題再來問我就好了。」
服務生很快地行個禮,就走出房間。

「呼~~。」
「看她這樣講解,連聽的人都有壓力呢……。」
「是阿……。」

「其實,這款桌遊–現代藝術好像社團有?」
國森回想剛剛的規則,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只是學校社團辦公室放的是另外一個水墨畫版本,
跟眼前卡通誇張的版本不同,連盒子大小都不一樣。

「真的嘛?」
「嗯。學長們有段時間幾乎都一直玩,
佔掉其他遊戲太多時間,所以反而後來就很少玩。
另外因為這款遊戲需要4、5個人比較好玩,
所以學長們畢業後就沒開過了,而且也只有帶過我玩過一次。」

「那國森你會規則嘛?」
「有看過,但印象不深,不過聽剛剛規則大概想起來七八成。」
「那國森同學……童瑋可以問問題嗎?」
「可以吧?不過讓我再確認一下規則。」國森拿起放在盒子中的規則書。

「好喔~就是為什麼不同藝廊的我們,要彼此賣畫阿?」
嚴格來說,童瑋問的問題並不算是規則的問題,
反而更像背景設定的問題。

「嗯……這是因為彼此賣畫,
可以讓畫作的作者知名度上升,
其他不那麼懂畫作的其他人就會比較想要這些畫,
也就是後面可以從銀行賺到的錢吧?」

「喔喔喔!童瑋懂了!
就是其實玩家之間套招,
來騙外面那些圍觀的人,跟夜市擺攤競標差不多吧!」

「呃……這個,應該是這樣吧?」
「國森同學好會教,一下子就聽懂了!」
「不過遊戲的重點不是彼此套招啦……。」
「好,來玩吧。」


遊戲開始。


「現代藝術」是款拍賣類型的遊戲,
就如同國森和女服務生所說,
是個彼此拍賣畫作,炒熱某些畫作,
當畫作在玩家間賣出越多張時,
也可表示畫廊彼此的拍賣情況更加熱絡,
也更容易讓外面的人注意到,也願意出更高的價格買下。
進而讓玩家賺取一筆差價。

所以現代藝術遊戲重點就是如何在拍賣中拿捏收支,
預估這張畫能讓自己賺到多少錢,
所以自己要出多少錢來購買才有賺頭?

有賺頭的同時,也必須讓對手無法賺到更多錢,
所以考驗玩家對於收支平衡的能力。


遊戲由國森說明。
但,遊戲開始後,國森輸的非常慘烈。
現代藝術是款節奏快速,玩家彼此互動豐富的遊戲,
加上也需要思考規劃,
所以只是一個下午他們很快地玩了4場現代藝術,
而童瑋和貝兒各贏一次。

童瑋的運氣實在厲害,每次幾乎都能拿到關鍵的畫作牌,
不過因為對數字比較不敏感,時常會超出應該出價的金錢範圍,
但也有好幾次童瑋靠著自己關鍵牌運,硬是將一張花過多金錢買下的畫作,
逆轉成大賺錢,拿下那一次的冠軍。

而貝兒靠著自己三寸不爛之舌,
以及準確看出哪一個畫作是好幾個人想要一起炒作的,
這樣敏感的投資直覺,讓貝兒幾乎在遊戲中囊括了全部的第二名,
與第一名的差距時常差不到十萬塊錢。

而嚴弘寅則是拿了兩次冠軍。
幾乎精確估計到每次出價的理想範圍,
讓自己不至於做了多餘投資,
並且能貝兒一樣,能感覺到接下來大家會想要炒作哪一位畫家,
早早就把那位畫家的畫作先行拍下。
加上近乎神準的出價,沒有意外的得到第一名。

國森大敗。
國森連一場都沒有獲勝,
並且每一局都落在別人背後一大截。

「社長,你不太敢冒險吧?」
「呃……。」國森看著自己手上的錢,
太在乎是否能夠穩定賺錢,反而導致出手過度猶豫,
沒有與其他人比拼出高價來搶下關鍵畫作的勇氣,
讓國森的畫作都無法大賺錢。

而這四次的遊戲中,
國森居然每次的金額差距不超過50萬,
這也算是否種才能嘛?

「這次也三百多萬呢。」
「三百四十萬元。」
「社長大人,這不是跟第一次一樣嘛?」
「是阿。」
「國森同學這樣好厲害!」
「這好像不是值得誇獎的事情吧?」
「呃~。」國森覺得有點難堪,想要趕緊轉開話題。

「嚴同學,桌遊這樣好玩嘛?」
「出乎意料的不錯。」弘寅給了正面的回應,但表情依然維持冷靜。
「是吧,玩到好玩的桌遊,是不是覺得桌遊社不會倒閉?」

弘寅單手撐住頭,思索了一下,然後說:
「桌遊好不好玩,跟桌遊社倒閉沒有相關。」

「什麼!」國森像是被點燃的煙火,從座位上彈起來。

「桌遊社可能會倒閉的原因,
是因為招生人數不足,而不是桌遊不好玩。」

「這個……!」

「我給予桌遊正面肯定,
但這個正面肯定,卻無法幫助桌遊社不倒閉。」
弘寅一針見血的言詞,讓國森一時語塞。

反倒是一旁的貝兒說話了:
「所以,桌遊社的問題癥結點,
是讓人接觸到桌遊,
讓桌遊發揮好玩的魅力,進而留在桌遊社嘛?」

「不可否認,這可能是防止社團倒閉的方法之一……,不過,方法很多種。」
「願聞其詳。」貝兒展開甜蜜的笑容。

「停!」國森舉起手,阻止弘寅繼續說下去。

「這樣方向很清楚了,總而言之還是回到原本的目標:
好好招生新生就對了。那麼我們就是要想出吸引人的活動,
讓大家來體驗桌遊就是了!」

「國森同學,但是弘寅同學不是有其他方法嘛?」

「不,這是我們桌遊社的事務,嚴同學能幫忙……」
國森皺起眉頭:「我們已經很開心了,但是終究是桌遊社的事務範圍不是嘛?」

國森把話擠出來,然後嚴肅地看著弘寅。
等著嚴弘寅同學的回答。

「梁國森同學,說得沒錯,
這的確是桌遊社的事務,學生會本就是提供建議的角色。
所以桌遊社的確有拒絕的權力,學生會也沒有權力強迫對方接受意見。
那麼,國森同學,如果今天提出建議的,
不只是一個學生會的協助人員,也是一個社員呢?」

「什麼?」
「社員?誰?」
在其他兩人還沒搞清楚情況下,貝兒睜大了眼睛。

「我想加入桌遊社。」
嚴弘寅依舊冷靜地提出了入社申請。

前20天


國森面前有一張入社申請書,
上面用端正的字體寫著:「嚴弘寅」。

如果屏棄內心複雜的情緒,
國森應該是很開心桌遊社有新成員要加入……
但對象剛好是那位學生會的嚴弘寅。


「這樣!不會有雙重社團的問題嗎?」
「學生會是管理眾社團運作之單位,
階層高於社團,不屬於任何社團之一,
而學生會成員,自然也沒有社團身份。」
國森目瞪口呆。

「另外,國森同學也有想法也有振興桌遊社的計畫,
那麼多集思廣益,幫助桌遊社不倒閉,也是好事一件。」

接下來的事情,國森記不太清楚了。
心中只一直掛念:要讓他加入,還是不要?

桌遊餐廳吃飯結束後,大家決定再約一天,
在比較安靜的地方討論避免桌遊社倒閉的事情,
最後想來想去還是學校社團辦公室,日期就是今天。


所以國森才一個人呆呆地坐在辦公室中。
整理自己仍然有些混亂的思緒。

就情感面來說,
當然不想讓一個帶來社團倒閉消息的傢伙加入。

但國森也知道,
這其實只是自己的遷怒行為,
畢竟桌遊社要倒閉這件事情,看看社團成員數量,
沒有這樣的警告才奇怪吧?

但是,自己又不知道要做什麼。

「不要讓桌遊社倒閉。」
然後呢?

「所以要招募新人。」
新人是誰呢?

「今年要進來的新生。」
要招募新生,又是談何容易的事情?

「不行,更不想讓桌遊社團倒閉。」


但話誰都會說,國森覺得自己好無力,
就連怎麼嘗試要邀人來桌遊社都不知道了,
怎可能讓桌遊社振興起來呢?

而自己還在糾結於眼前的入社申請書,
讓國森陷入了自我厭惡中。


國森開始思考自己為何要加入桌遊社。

因為桌遊好玩嗎?
不,自己一開始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桌遊。

那時的學長雖然有些瘋狂,
但總是開開心心地打開每一盒每一盒的桌遊,
興奮地體驗不同桌遊……

在遊戲中勾心鬥角,你一言我一語,
互相攻訐,爭奪勝利的契機。

遊戲結束之後,就算輸了,非常的不甘心,
但還是喧嘩地討論為何會輸,要怎樣贏。
反正輸了,只要能跟這群學長姊們在一起,
隨時都還有復仇的機會!

如此一想,輸掉的不甘心,也能變成快樂的回憶。

那個快樂,重點不在哪一款桌遊還是哪一場競技,
而是桌遊社中那「溫暖」的感覺,填補了國森的心。

當自己知道接任社長時,也下定決心,
要把這樣的桌遊社傳遞下去!
也好不甘心,真希望桌遊社不要……不,

是絕不能倒閉!


國森咬緊牙,拿起筆,
在弘寅入社申請書的社長一欄上,
簽上大大的「梁國森」。

首先,先把桌遊社的溫暖傳下去吧!
不管是誰,都應該張開手,歡迎他!


社團辦公室的走廊上,
弘寅和貝兒又不期而遇。
「哎唷,真是冤家路窄。」

「貝兒同學,冤家路窄的意思是:
仇敵在窄路上相逢。意思是,你是我的仇敵嗎?」

「嗯~~」
貝兒用手指抵著嘴唇,帶著一抹惡魔般地微笑。

「開玩笑的,只是以為上次的勝負還沒分出來。」
「我無意與你分出勝負。」
「也是啦,只是你多做了一件蠢事
讓我更加確定,你來桌遊社沒有那麼單純。」

「蠢事?」弘寅停下腳步。
「是阿~我調查過了,
學生會會員的確是可以參加社團活動,
也能成為社團成員沒錯。

但是,這只僅限於會員而已,
若要成為幹部的話,只能參加學生會。
這個潛規則,目前學生會會長呼聲最高的『嚴弘寅』同學,
您應該知道吧?」

「知道。」
弘寅完全沒有要掩飾的意思。

「貝兒同學,真好奇你的情報網有多完善,
你的能力是學生會不可或缺的一部份,請來參加學生會。」

「好讓我在學生會中,興風作浪?」
貝兒用上次的對話當作回話。
「別傻了,你們那群公子哥們,哪一個我不知道?
既然都知道,那何必加入學生會呢?」

「不,加入學生會只是第一步。」
「第一步?公子哥你的意思是……?」
「期望你日後能成為磐氏企業的一份子。」
「什麼…噗……哇哈哈哈哈!」貝兒捧著肚子大笑。
「我……我知道你或許是認真的,但是這真的太好笑了。哇哈哈哈哈!」

「貝兒同學,你認為我是開玩笑的嗎?
為表達我對此事的看重,我告訴你為何我要參加桌遊社。」

「喔~?」
貝兒收起笑聲,順便擦掉因為笑太力而流出的眼淚。

「你有看到桌遊社那一面牆的桌遊嗎?」
「有阿,怎麼了?」
「那邊大約有上百款桌遊,你知道市值約莫多少錢?」
「嗯……一套桌遊大概三百,所以三萬多?」
「不,桌遊比我們想像的貴,以這種大小的……。」
弘寅雙手擺出與肩同寬的大小。

「至少一千元。」

「什……什麼!這麼貴!」
「是的,上次去桌遊餐廳我也有順便參考桌遊的價格。
所以那面牆,我估計至少十萬塊的價值。」

「十……萬塊!」
沒想到那樣普通的社團辦公室,
居然有這麼高價值的物品。

「除此之外,你是否知道桌遊社創立至今幾年嗎?」
「不知道,不過這種數量的桌遊,至少也要十年吧?」

護統高中一向對社團採取自由發展的狀態,
這也要歸功上面管理的學生會勢力龐大的關係。
因此社團經費也給的不少,以供學生享受社團活動。

「不,才三年。」

「三……三年!」

「全部拿去買桌遊也無法達成。
且社費也需要會用在學校的活動事項上,
這是申請經費時,必須要撰寫的部份。」

「那麼桌遊社……?」
「金額不符,另外申請桌遊的項目也無法達到那面牆的數量。
因此,學生會對於桌遊社的資金流向非常好奇。」

「會……會是之前社團學長姊留下來的嗎?」
「這有可能。但金額十萬?」

「的確誇張了一點……。」貝兒吸了一口氣,
在內心重新思考這件事情。
不過……所以弘寅加入社團是因為?

「所以你現在是扮演臥底的角色?」

「不盡然,我仍擔負避免桌遊社倒閉的危機,
只是增加了另外一樣要調查的事情。」

「但是,如果桌遊社被發現資金有問題,會導致最為糟糕的情況?」

「走法律途徑,侵佔學校資源。」
「那桌遊社呢?」
「如此一來,桌上遊戲社勢必倒閉。」
「你這樣根本就是兩面手法……,
一面要振興桌遊社,一面卻要找出桌遊社的小辮子,
而且這小辮子可能導致桌遊社倒閉。」

「我不認為這有衝突。」
「你這傢伙……。」
弘寅沒有回答貝兒的話,
端正的側臉不流露任何情緒。


  編後:

好的,許久沒有桌遊在文中內容出現了,
本次使用的是:現代藝術。

新增說明文字本回的桌遊1:現代藝術

因為版本眾多,
所以挑了這款台灣比較近期的出版,
另外文中也有提到水墨畫的版本,
那款是比較早期,戰棋會所出的版本,
內容各有好壞,但遊戲還是非常的傑出~!
有空真的值得去嘗試一下,非常推薦!

推薦本款好玩有趣的拍賣遊戲喔!
阿…另外有空幫大發留言吧~,非常感謝!

4 則留言:

  1. 現代藝術真是一個好遊戲啊,比大師畫廊更好玩、更刺激!
    可是由於桌遊太多,通常玩完一款就會玩另一款,從來未試過連玩四次 :-)


    > 「呃……。」國森看著自己自己手上的錢,
    看著自己自己手上 --> 看著自己手上

    > 沒有與其他人比拼出高價來搶下關鍵的畫作勇氣,
    關鍵的畫作勇氣 --> 關鍵畫作的勇氣

    > 讓國森的的畫作都無法大賺錢。
    國森的的畫作 --> 國森的畫作

    回覆刪除
  2. 大發也這麼覺得,實在很少花太多時間在特定一款桌遊上面,不過現代藝術因為好上手,倒是滿常開給新手玩的!
    另外錯字也訂正了!感謝!

    回覆刪除

留下你對「大發藏樂閣」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