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

[Novel] 你好,桌遊社! #7

又是一場激烈的桌遊遊戲,
國森連敗成績正不斷地攀升中!

不過,與國森連敗紀錄相比,
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考慮。

居心叵測的弘寅,
一旁看好戲的貝兒,
有點事情外的童瑋,
和誠心祈禱桌遊社繼續下去的國森。

究竟在桌遊社倒閉之餘,
事情怎樣發展呢?

請繼續觀看,「你好,桌遊社!」第7集



桌遊社社辦中,彼此圍在常用的那張桌遊桌上,
桌上三個茶杯,正香氣四溢,冒著白煙。
今天國森泡的茶是綠茶,清爽的茶香一樣充滿了整個辦公室。

弘寅淺嘗一口,嚴肅的五官微微揚起了眉毛。
「跟我家的茶一樣味道。」然後淡淡地說。然後又喝了一口。


桌遊桌上與綠茶相伴的不是桌遊,
而是嚴肅的氣氛,而國森則是頻頻看手機,
因為目前圍在桌旁的人只有三名–童瑋現在還沒有到,也沒有消息,
國森多次聯絡,都是無人接聽。

不過開會時間已經到了。雖然嚴格說來只有國森一名才是社員……。

「好的,雖然童瑋還沒有來……」國森打破沉靜的氣氛。
「但在這之前,我僅代表桌遊社歡迎新的社員–嚴弘寅同學。」
國森拿出弘寅的入社申請書,
申請書上面社長的欄位已經寫上梁國森的名字,
不過國森又把申請書遞回給弘寅說:

「你要交回去學生會比我快吧?」
社團隸屬於學生會,
增加社員還是要告知學生會一併管理。

「是的。」
「歡迎你!」國森用力拍手。
從此刻起,這間桌遊社團辦公室,
雖然只有三人,但桌遊社社員終於多過非社員。

看到弘寅收下,國森帶著有些複雜的表情坐下。
不過,也因為弘寅正式成為桌遊社社員,
原本礙於規定:社團人數需超過一半,方可開會。

現在,雖然童瑋還是聯絡不上,桌遊社終究可以召開預想的會議:
「如何振興桌遊社?」


上次在桌遊餐廳吃飯時,
大家看國森因為弘寅要參加社團的關係,
所以變得失神落魄,就決議這一天,
再來彙整大家的意見,並決定要如何扶持桌遊社。

國森其實沒有改變自己的想法,
就跟暑假前想的一樣:
想要利用新生入學輔導訓練,
學校統一規劃的社團博覽會的時候,好好招攬新生。

不過上次結束時,弘寅說到要集思廣益,
他對於桌遊社招募有別的想法嗎?
加入桌遊社這件事會是個幌子嗎?
但是加入桌遊社又倒閉的話,這樣對嚴弘寅有好處嗎?


還是,嚴弘寅真的對桌遊社熱愛程度超乎自己想像,
如果這樣自己一定要向弘寅好好道歉,
畢竟之前的表現實在不是像要歡迎別人進入桌遊社。


當國森有點出神在想,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抱歉!我來晚了!」
童瑋抱著一包大大的包裹,衝進桌遊社裡面。一面喘著氣。
「沒關係,我們才剛確定嚴弘寅同學成為桌遊社的一員。」

「喔~~。」童瑋的眼鏡發亮,發出感嘆的聲音。
「這樣!可以玩的桌遊又變多了。嘿嘿。」
童瑋看向國森,國森有點尷尬的回笑。

國森喝了一口茶,打算把所有多餘的思想拋到腦後,
就像童瑋所說的,能玩桌遊的人變多了,那就好了。

「那麼!我們開始討論桌遊社接下來的振興方案吧?」國森大聲地說。

※  ※  ※

「我覺得在新生社團博覽會的時候,我們來擺攤吧!
現在距離新生訓練還有塊三個星期,我們可以整理社團內所有有趣的桌遊,
然後在那邊邀請新生過來玩,他們知道桌遊有趣之後,就會加入我們社團了!」

國森興致勃勃地講完。
結果其他三人,
只是以各自的表情陷入沉思。

「嗯……。」
「社長大人,聽起來有點不有趣?」
「怎……怎麼會?之前學長都是這樣做的阿。」

「那麼,誰負責邀請人進來阿?」貝兒隨口問道。
「邀請?」
「是阿,會有人直接進到桌遊社的攤位嗎?」
「這個我可以!」
「那誰負責教學呢?」
「我也可以。」
「誰負責社團介紹呢?」
「……我可以。」
國森發現自己想的有點簡單。


「社長大人,你真的一個人身兼三職耶。」
「除此之外,你要準備帶外面的人玩什麼有趣的桌遊?」

「嗯,從策略經典開始好了–波多黎各?」
「是我的錯覺,還是這款遊戲聽起來就很複雜阿?
童瑋,你有玩過嗎?」

「嗯嗯,有阿!」
「要花多少時間阿?」
「玩完一場要一到兩個小時吧?」
貝兒扶住額頭。

「太長了吧!這樣根本就不會有人來吧!」

「可是很好玩,不算太難啦。」「是阿是阿。」
桌遊社元老兩人異口同聲。


「桌遊宅男宅女,你們這樣根本不會邀請到人!」
「可是學長……。」
「別在學長姊了,他們沒有倒閉危機,你有!」
國森啞口無言。

「童瑋,有秘密計畫,會贏的!」
「什麼秘密計畫……?」
正當童瑋要回答貝兒的問題時,
一個冷靜的聲音切了進來:

「請問學長之前這樣辦,成效如何呢?」
弘寅開口問道。

「這個,成……成效?」
「國森社長,桌上遊戲社隸屬於個人興趣類型社團,
社團人數下限:15人。此事可知?」

「15人……?」
現在桌遊社只有他、童瑋和弘寅,還欠缺12人。

「此處學生會有之潛得數據,根據資料指出:
桌上遊戲社目前成立三年,第一年成立社員:15人,
達到社團人數下限,社團成立。
但第二年招生新生人數:0人;第三年招生人數則略為上揚:
2人,也就是在座的兩位。
但依此情況,要備齊社團所需人數12人,明顯地成效不彰。」


國森環顧四周。
的確,成效如何,國森很清楚。


桌遊社是個興趣社團,
顧名思義,以興趣導向的社團。
這種社團如果沒有興趣,強迫邀請來對社團,
或是個人,都是痛苦。但先不論興趣這件事情,
桌遊還有先天不良的問題存在。

桌遊這種興趣,目前在社會上未完全普及,
大多都是因為有聚會才可能會稍稍接觸,
又或者有些桌遊是設計給教學做的,但是這樣接觸到的人,
其實對桌遊本身沒什麼好感。如此多重原因之下,
會駐足在桌遊社攤位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
無法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就更不用說要讓新生們產生興趣,參加社團了。

而對桌遊社本身來說,
其實只是換個地方玩桌遊。
採取願者上鉤的方式。

但看看現在的桌遊社,願者人數明顯不足。

「所以,我有另個提案,可以避免掉招生不足的情況。」
弘寅舉起手。

「提案?不玩桌遊招生,桌遊社還能做什麼?」國森回問。
但桌遊社辦裡面的每個人,都豎起耳朵,想聽弘寅如此誇口的提案,究竟是什麼?

「建議:申請桌上遊戲社轉為康輔性社團。」
弘寅神色自若地說出匪夷所思的話。

「什麼!」
國森大喊,貝兒睜大眼睛,
只有童瑋稿不太清楚狀況。

「國森同學,弘寅同學的意思是什麼?」
「意思是,將桌上遊戲社從原本的興趣社團,
改制成服務性質的康輔性社團。」
貝兒取代國森回答。

「童瑋懂這個,
不過,服務性質的社團就不會讓桌遊社倒閉嗎?」

「無法全盤說不會,但機會很大。」
弘寅話語依舊沉穩,接著解釋:
「如貝兒同學所說,改制成服務性質的社團。
這是因為興趣社團依存與否,
決定判斷的因素在於:『人數』。對於人數進行掌控,
可以防止過多興趣社團的浮濫情況。而桌遊社目前面臨問題也在此。」

弘寅頓了一下,確認吸引住每個人。然後繼續說下去:

「改成服務性質為主,評斷社團存在與否就不是人數問題。
護統高中除了興趣社團的另兩種類型的社團:學術性社團和康輔性社團。
學術性社團以比賽、發表為主的學術性,
比如:自然科學社、管弦樂社、辯論社、舞蹈社、各種運動性社團…等這類,
而評斷社團是否存留,就以能否得獎或是發表為主。
請問,桌上遊戲是否有比賽以資證明呢?」
國森搖搖頭。桌遊的確有舉辦一些比賽,但那都在國外。


「那麼,可能性就輪到另一類型:康輔性社團,
主要以服務為社團內容,包括:老人志工社、國際義工隊、童軍社……等。
這類社團以是否有服務規劃為主,
並且繳交活動成果報告書,作為評鑑標準。」
弘寅稍喘口氣,因為國森想要問些甚麼:

「可是桌遊社也沒有服務對象阿?」
「桌上遊戲社雖未有服務對象,
但卻有服務的媒介–桌上遊戲。
因此,只要配合計畫,出去進行桌上遊戲的服務行動,
桌上遊戲社必能轉型,然後續存。」
弘寅一口氣解釋完,環顧每個人的臉。


每個人都用不同的表情在吸收這件事情,
國森皺著眉頭,童瑋則是歪著頭,
貝兒則是臉上仍然掛著一抹笑容,說:
「那麼,學生會大大,你已經對轉型有所準備了?」

對於貝兒的提問,
弘寅悠然自得地從抽屜中拿出一疊裝訂好的紙,
第一面印了:「桌上遊戲社轉型企劃書」

「如果更詳細的細節,我已打成企劃書,請看。」
以這厚度來說,至少有三四十頁。
貝兒拿了過來,隨興翻了一下,然後念出其中一頁:

「『年度計畫:寒假出隊一次,
目標為老人教養院院或國中小學的社團活動,
內容就是以桌上遊戲為主,並配合申請服務時數;
暑假出隊一次,此次則以長期配合偏鄉地方的桌上遊戲活動為目標,
並向政府申請補助經費,詳情請見附件。』嗯,以企劃書來說,滿有一回事的。」

貝兒把計劃書放回桌上,說:
「改成康輔性社團這招還算不錯,這樣就幾乎不用擔心招生的活動。」
「為什麼?」童瑋問。

「剛剛也有念到,跟政府申請的話,
就會有服務時數證明,對以後升學很有幫助,
班上同學通常都會想要參加這種社團。
這也是為何學校內比較多康輔性社團的緣故之一。」

「沒錯。若要照此方案進行的話,
暑假桌上遊戲社就不需進行不擅長的招生行動,
而可專注與這些團體取得聯繫。」弘寅接著說:
「至於轉型申請,或是撰寫計畫書、遞交成果報告,我都可幫忙。」
「嗚哇,這樣根本一石二鳥。」貝兒冷笑說道。


「那學弟妹來社團……是為了服務時數?」國森,仍舊皺著眉頭問。
「國森社長,或許你可以想成這是一種推廣方式,
推廣桌遊,讓學弟妹先進社團服務,再讓他們瞭解桌遊的樂趣。」

「這是撒謊嗎?先騙進來,還是來桌遊社不是玩桌遊,那在做什麼?」
「社長,這是包裝的推銷,可以接觸社團,
又可幫助社會,就如貝兒所說:『一石二鳥』。」
嚴弘寅露出淺淺微笑。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面臨要選擇讓桌遊社倒閉,還是續存,
國森很明顯地會選擇「續存」。
國森對桌遊社的執念,只會讓如此選擇。

接著,嚴弘寅就能更多的接觸到桌上遊戲社的資源,
如此,資金流向就能被他所掌握。這樣,就能回覆學生會了……
至於桌上遊戲社,那時已經不叫桌上遊戲社了吧?
貝兒在腦袋推想著嚴弘寅的計畫。


但是,出乎眾人預料地。
國森表情緊繃,緩緩吐出三個字:
「我拒絕。」


聽到國森這樣說,嚴弘寅的笑容消失了。
「國森同學,為何拒絕呢?
這樣可以避免桌上遊戲社倒閉,
又可讓桌上遊戲推廣出去,為何不接受。」
弘寅再次把好處述說一次。


對於弘寅拋出的重點,國森露出被打中的表情。
畢竟弘寅提的方案相當實際,
加上他個人能力的保證,
幾乎是可以確定成功的。


但是……
「這樣就不是桌遊社了阿……。」


「不是桌上遊戲社?
國森同學,這不是一次好機會,
可以讓桌上遊戲社續存和招生順利的機會嗎?」
嚴弘寅同學的表情緊繃起來,但還是用溫和的語氣引導說道:
「且如今我也是桌遊社一員,我會幫助桌遊社的。」


「不,我知道,這個方法也很好。
但就算如此,我還是拒絕。」


不懂,國森既然贊同這個方法,
那就無法理解為何他要反對呢?
有那一步算錯了嗎?
嚴弘寅用手搓著眉間。
在他端正的表情上,出現了少見的動搖。

「……梁國森同學,難不成你還在糾結學生會的部份?」
「不,學生會的部份我想通了,
桌遊社本來人數就不足,
倒閉這件事情很自然,但我還是拒絕。」


「為了維護桌上遊戲社,
反而讓桌上遊戲社倒閉,這是你所期望嗎!」
弘寅語氣倉促,站了起來!

「我一點都不希望桌遊社倒閉!
但我拒絕讓桌遊社變成另外一個康輔性社團!」
國森隨之站起!

弘寅耐住性子,再問:
「好……,國森同學不用急著這時候決定,
可再花些時間想想。」但語氣已經沒想之前溫柔。


「不用花費時間了,我拒絕。」
但國森卻拒絕掉所有的可能性。


「梁國森!」弘寅終於按耐不住了!他發出極大的吼聲。
「難不成你存心讓桌遊社倒閉,來逃避責任嘛!」

「什麼逃避責任?
就是因為我是社長,我會負責!
我也資格決定桌遊社要不要改制,
所以我.拒.絕!」


「你……!」
嚴弘寅怒視瞪著國森,
國森滿頭大汗,不斷地喘氣。

「我……!我童瑋要出去!」
童瑋打破寧靜的僵局,
不待任何人回答,拎起剛剛的大包包,
就衝了出去。速度之外,連門都沒關上。

嚴弘寅看著眼前堅決的國森,
「呿」了一聲,也跟著穿過敞開的門,走到外頭。

貝兒見勢,立刻起身跟了過去。
然後國森癱軟在椅子上。
彷彿剛剛的爭執,還在轟炸著他。

童瑋衝進去女廁,
而弘寅走向走廊的另外一頭。



走廊的另外一頭,連接到另一側的走廊,
兩個走廊形成了「T」的形狀。而弘寅所在的走廊,兩端是鏡子,在鏡子互相映照下,走廊像是無限延伸,沒有盡頭。
而弘寅就在這個無限走廊的中央,不斷搓著他那形狀優美的眉間,大力喘氣。

胸口好熱。
腦袋好漲。
呼吸絮亂。

……重新思考一次。
首先,來到桌上遊戲社宣佈可能倒社的情況,
社員反應:「驚愕」、「反感」、「拒絕」。皆為意料之中。

其次,共同參與桌上遊戲的社團活動,
雖社員仍反彈,但氣氛趨向平緩,如同意料發展。

然而,趁情緒較為平緩時,提出加入社團,
使負面情緒消失,進而取得信任。

雖有可能拒絕讓自己入社,但若拒絕,
則再採取方案B。

但一切盡如設想一般,
因此提出有效避免桌上遊戲社的方案,
而再趁被倚重的此刻,對於桌上遊戲社的資金流向調查清楚……。

但不行,因為方案被拒絕。
不懂,哪裡出現了變數?
無法理解。
……重新思考一次。

「在想為什麼被拒絕嗎?」
一個清澈的聲音,打斷了沉思的弘寅。
睜開眼睛,一名面容姣好的女子,正在眼前笑著。


是貝兒。


「你在想,為什麼他們要拒絕嗎?
這一切不是如你所料?為何在這一步有了差錯?」
貝兒一邊講,一邊露出狐媚的笑容。
思考大亂的弘寅,只能點點頭。

「很簡單,對裡面的社長大人來說,桌遊社不是社團。」
「不是社團?」
「沒錯,對學生會的你們來說,
社團名稱、社團性質、社員調動這些事情都是稀鬆平常,
所以你們就把社團當作一件「『物品』在管理。
但對國森來說可不是。不知道他把桌遊社當作什麼?家?歸屬處?
反正就是大概精神寄託那個層次的存在吧。」

精神寄託?

「嗯,所以那個死腦筋,
大概無法接受任何的社團轉型吧?」

「但這樣桌上遊戲社倒閉機會不是大增?
賭上社團倒閉的機會嗎?」

「總歸一句話,就是意氣用事。」
「意氣用事?」
「是阿,這大概是你無法理解的東西吧?
畢竟你很冷靜的用邏輯分析這一切發展,
可能還計算出成功的概率。不過,人心叵測阿~。」

貝兒那充滿笑容的眼睛深處,透出了看透人心的冷靜。
弘寅覺得自己的想法在這個女人面前,近乎被看得一乾二淨。
弘寅一發覺此事,立刻警戒起來。


但連弘寅的警戒情緒都被貝兒察覺,她聳聳肩說:
「別緊張,我沒有這麼可怕,
我只是喜好觀察人性者,但非操弄者,
這大概就是我比你容易看透些事情,所謂旁觀者清阿。
反正呢,桌遊社對國森來說,至少是個憧憬,
轉型對他來說,是對憧憬的一種打折,以他死腦筋來說,
是寧可倒閉,不願折衷屈服的。所以,你的計畫失敗了,學生會公子。」

「無法理解。」
「嗯?」
「無法理解,意氣用事。」
「喔~?」貝兒從困惑的弘寅身旁走開,
走向走廊的一頭,從外頭透進來的光芒,
將貝兒的身影拉得長長。突然,貝兒像是跳舞般,轉過身子。

「我想到一個好方法。」
「什麼?」
「意氣用事一下阿,意氣用事。」貝兒的臉上掛著笑容,繼續說:

「那我們來打賭吧?」

  編後:

本次又沒桌遊可以看了,
畢竟要好好解決一下桌遊社招生的問題,
沒有太多時間玩桌遊呢!

OK,繼續懇求各位大家,
可以給大發一點獎賞,
你的留言,將是對大發的肯定,
當然,如果有建議也可以講喔!

感謝!

2 則留言:

  1. 有點期待之後的發展呢
    身為一個曾經的副社長~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謝~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麻煩指正喔!

      刪除

留下你對「大發 瘋 桌遊」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