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7日 星期一

[Novel] 你好,桌遊社! #8

上一週,
弘寅提出了將桌遊社改制的計畫,
國森,強烈反對,
他認為桌遊社就應該是桌遊社!

童瑋,則是鬼鬼祟祟,
不知道在籌劃什麼?

弘寅,面對突如其來的反對,
顯得不知所措,有點反常地跑出桌遊社!

貝兒,則是以看好戲的心態,
追上弘寅,並且分析了局勢,
提出了:打賭的建議。

究竟,桌遊社會何去何從呢?
(好正經的前文提要阿~)




「打賭?」
「沒錯,來賭桌遊社會不會倒閉吧?」

弘寅將所有已知的事物,放在腦海中思考,
桌上遊戲社的宗旨、學校的環境、新生的組成、
國森和童瑋的行動可能、目前可採取的招生行動,以及國森童瑋的個性。

這些事物,像一張張雜亂的牌堆,
在弘寅腦海中逐漸整理好,他看著牌堆,迅速推論出以下結果:

「桌上遊戲社即將倒閉。」
弘寅,這是他引導出的預測,不,是事實。

「嗯,我想也是,包括你–嚴弘寅,
極有可能成為學生會會長的人幫忙也是嗎?」

弘寅重新思考,加入自己這張牌,
並竭盡全力,讓自己在桌上遊戲社完全發揮。
然後,他說出他重新思考的答案:

「無法,桌上遊戲社依舊將要倒閉。」

語氣斬釘截鐵,沒有任何猶豫,
因為這個沒有變數,桌上遊戲社的倒閉條件是客觀的:招生人數不足。

而可能變動的情況則在招生的部份,
但是這屬於整體。或許有一兩個人會因為招生進到桌上遊戲社,
但12人的門檻太高,所以不會有像這次國森一人,就改變整件事情的情況發生。

如此一來,桌上遊戲社倒閉是必然的。

「很好,如果你的猜想是正確的:
桌遊社在你全力的協助下,依舊倒閉。」

「沒錯。」

「那我們來賭,就賭桌遊社會不會倒閉!」
惡作劇般的笑容,在貝兒的臉上漾出。

「那你想要賭什麼?」

「我想賭桌上遊戲社不會倒閉。」

「不會倒閉?」
「正確。」
「那麼賭注是什麼?」
「如果……」貝兒手抵下巴,看來十分有魅力。

「如果桌遊社沒有倒閉,招生到足夠人數的話,
你加入桌遊社,不准退出!

「不合理!沒有倒閉,對我意謂完成學生會任務,
應當退出桌遊社,回到學生會體制下。」

「就說了,這件事情是意氣用事吧!
而且,你推論是桌遊社不會倒閉,難不成你不相信自己的判斷嗎?」

錯誤的判斷嗎?不可能。
弘寅再次審查腦中的排列,依舊是同樣的結果。

「……我相信自己的判斷。那你所下的賭注是什麼?」
賭注必然兩邊下注,弘寅好奇,那麼這女孩要拿出什麼來作為賭注?

「很簡單,加入學生會。」

「有意思。」弘寅端正的眼眸,凝視著眼前的少女。
眼前的少女露出興趣盎然,自信十足的表情回應。

弘寅加入桌上遊戲社,對上貝兒加入學生會。
以人對人為賭注,十分合理,同時也十分誘人。

這跟貝兒的外表無關,
弘寅在意是她的能力:觀察力、情報力、自信心,無一不出色。
而以弘寅所受的教育,遇到有能力的人,就只能以兩種方法對待之:
一為摧毀,二為納為己用。

「我接受。」聽到弘寅接受,貝兒嫣然一笑。
「不過……,你要保證一件事情。」貝兒眨眨眼睛。
「願聞其詳。」
「我們的賭注包括你全力幫助桌遊社吧?」
「我會竭盡協助桌上遊戲社的。」

「確定?」
「絕無戲言。」

弘寅現在下定決心,要納貝兒為己用。
在納為己用之前,勢必要使她心服。
那麼,一切又導回正途了:
嚴弘寅將繼續竭盡全力,協助桌上遊戲社不倒閉。

有新的目標,弘寅再次回到冷靜端正的姿態上,
與剛剛的大吼截然不同。

「這……這是什麼!」
突然一個喊聲,從桌遊社中竄了出來!

在另邊走郎的弘寅和貝兒迅速交換眼色,
兩人快步走回桌上遊戲社,猛然打開門……。

辦公室的中央站著一個少女,但稱之為少女又有些超乎現實。
因為這女孩身上所穿的,是超現實的打扮。

在帶有黑色蕾絲的蓬蓬裙,與下頭的黑色過膝長襪,
更加襯出納雙潔白苗條的的美腿。黑色的蓬蓬裙往上延伸,
形成了連身裙,雖是黑色,卻用蕾絲搭配出俏皮和可愛。
女孩的上衣又披上一件雪白的圍裙,配上女孩臉上的眼鏡,
更是在可愛之餘,添加了一種典雅氣息。

「對不起,走錯社團了。」弘寅當機立斷。

但此時貝兒卻一把拉住他。因為女孩身旁,還有一個張大嘴巴的國森。

「國森社長?」
「女……女僕裝?」
貝兒睜大眼睛,不敢置信眼前的景色。
「嗯哼!」女僕裝的女孩自信地哼了一聲!
「童瑋?」
「嚇到了吧!這就是我的提議–女僕桌遊茶館!


「女僕.桌遊.茶館?」
弘寅把童瑋的話重複一次,確認發音。
國森還是在旁邊張著嘴巴。

※  ※  ※

過了至少15分鐘。
「好,那我們現在來進行投票。」貝兒爽朗發言。
「為什麼是妳負責。」弘寅發言。

「嗯?我?因為社長大人目前才剛從巨大震驚中回來。
所以我就幫忙主持一下。」
「謝謝貝兒。」國森的語氣虛弱。

「好的~那麼我們現在來投票吧!
一共有三個方案:首先是社長大人所說的照舊方法招生、
第二是學生會公子的桌遊社改制、
最後當然是形象突破的女僕餐廳風格!」
不知道受到什麼刺激,貝兒顯得有點興奮。

「是女僕桌遊茶館!」
「意思到了就好~那麼開始投票吧!方案一!」

左看右看,沒有任何人舉手。
「咦?社長大人,你怎麼沒舉這個?」
「衝擊性不足……。」國森一副燃燒殆盡。

「好的!經過隕石撞擊之後,
自然覺得路上的小水坑根本沒有什麼了!」
貝兒寫下0票票數。

「那麼接下來,方案二!」
右看左看,依舊沒有任何人舉手。

「怎麼?學生會公子,沒有要投自己嗎?」
「反正已經被社長拒絕,再投無益。」
「哇塞,這麼尊重社長,這個社員好阿!」
弘寅回以無聲冷笑。
貝兒寫下0票票數。

「最後,目前看起來勝算很大的,方案三!」
完全不需要仔細看,三個桌遊社社員,都舉了手。
「哇塞!女僕童瑋,全數通過呢。」
「那那那那~貝兒,那你投什麼?」
「我又不是社員。」「沒關係啦,就當作是阿。」
「嗯~~。」貝兒手指抵住下巴思考。

「其實,我想穿蕾絲很多的女僕裝,想過好幾次了!」
「真的吧!這超級可愛的!」
「真的喔?那你平常的打扮這麼特別?六年2班的小學生?」
「噫!」
貝兒寫下4票……然後想了一下,
用筆輕輕劃掉票數,改成3票。

既然現在已經決定是女僕桌遊茶館之後,
國森把剛剛都冷掉的茶倒掉,重新又沏了一壺茶,依序倒進每個人的茶杯中。

「我真的,真的不懂女僕桌遊茶館,所以到底要怎麼做?」
國森一邊倒茶,一邊問。

「那你怎麼投這個?」
「嗯,我相信童瑋同學吧?」
「嗯哼嗯哼!」童瑋雙手交抱,露出一副得意的模樣。

不過,國森不知道自己的孤注一擲,究竟是正確還不正確,
她看著眼前女僕裝的童瑋,不禁又嘆了一口氣,說:
「到底什麼是女僕?」

「女僕,又稱女傭。主要職務為僱主打理家務。
在英國社會中,則是無須勞動的上流階級才擁有僕役。
而當時的女僕形象:如制服、對雇主的態度,則吸引現今社會部份人士的憧憬,
就帶起現代社會中著名的女僕次文化。」

弘寅仔細地描述,卻只惹來貝兒的一句:
「那個近乎維基百科的解說是什麼回事?」


「所以我們都要當女僕嗎?」國森問。
「應該不用吧……?童瑋?」

「不用!但這一切都是童瑋的秘.密.武.器!」
童瑋得意地講,不過因為女僕的爆點已經在剛剛震懾到大家,
所以大家都沒有太大的反應。

「噫……好冷淡。」

「嗯,所以裡面還是桌遊招生?」貝兒說。
「如果是這樣就好。」國森明顯地鬆了一口氣。
「不是!我們要傳達女僕的心聲!服侍客人!」
童瑋氣勢磅礡地站起,背後圍裙的緞帶還為此震動。

「要是可以啦……那乾脆桌上遊戲社改成女僕社吧?」貝兒說。

「女僕社?反對!」
「反對。」剩餘的兩名男生異口同聲。

「噫!」
「贊成的話,我剛剛反對弘寅同學的計畫,
不就沒有說服力了?」國森說。

「我是來幫助桌上遊戲社延續社團,
而不是另外開闢一個興趣社團的。」弘寅說。

「噫……。」
「所以,『女僕』這東西,嚴格說起來就是噱頭吧?」
貝兒下了結論。

「這樣很可惜呢。」童瑋失落地低下頭。
「童瑋,我不太懂女僕這東西,
但是女僕的心聲是什麼阿?」國森說。

「就是喊著『主人你回來了。』或是『主人上班辛苦了!』這樣子的可愛女生。」
「只有這樣嘛?這樣也是表面吧!」貝兒吃驚。
「噫~!」

「如果是口號的話應該沒關係吧?」
「嗯~像是『主人你回來了,請問今天要玩什麼桌遊呢?』這樣呢?」
「好像不錯呢。」「就這樣單刀直入好嗎?」

「感覺還有很多東西要處理呢?」
「童瑋只能想到服裝部份,這件是租來的最後一件,
而且租金不太便宜,如果要算上貝兒和另外兩位男生的話,還要想想辦法。」

「這樣阿,另外還有要準備餐點,
是要外面買還是自己負責?」

「桌遊也是滿重要的吧?
要想想究竟玩什麼桌遊,是吧?」

童瑋、貝兒、國森輪流發表意見,現在只剩下弘寅一人還在低頭深思。

「至少有工作分配、時間的排班表、
工作流程、地點申請、場地佈置、
服裝設計、茶點菜單……等內容。」
弘寅爆出一連串的工作事項。

「等等等等,弘寅同學你剛剛說了什麼?
我拿紙抄起來。」國森連忙要從一旁拿出紙筆。

「哎呀,直接讓弘寅自己寫就好了。」貝兒把紙移到弘寅面前,
弘寅看了貝兒一眼,然後拿起紙筆來寫。

「而且今天時間應該不夠討論完吧?晚一點我還要補習。」
貝兒瞄了一下手機。


外頭的陽光角度已經慢慢西斜,影子也漸漸地長了。


「不過時間還剩一些,有要立即討論什麼事情嗎?」
貝兒懶散地靠上椅子,長長的秀髮沿著椅背,
像瀑布一樣傾瀉而出。

「來玩桌遊!」身穿女僕裝的童瑋,立刻大喊。

「嗯~。」貝兒一邊搖晃椅子,一邊思考。
「大概只能玩半個小時吧?」

「半小時,那要玩什麼呢……?」
童瑋看向眼前的桌遊牆。
「這樣只能玩小遊戲吧?矮人礦坑、舞星、情書、詐賭巫師、房地產拍賣……。」
童瑋一邊看著眼前的桌遊,一邊數出名字。

「那來玩花火吧!」
本來還在看弘寅寫出每個要討論事項的國森,
被童瑋和貝兒的對話吸引,立刻靠了過來。

「不愧是桌遊宅男,聽到桌遊就靠過來了。」
「這款很好玩喔!」國森從牆上拿下一款封面煙火如綻放花朵的遊戲。

「這是一款合作遊戲喔?」
「合作遊戲?」
「嗯,合作遊戲簡單來說,就是全部玩家目標完成一個任務。」
「全部玩家?那輸贏怎麼計算阿?」
「要嘛全部人都獲勝,要嘛全部人都輸。」
「喔~聽起來好像滿有意思的。」貝兒興致盎然。
「那要等弘寅同學嗎?」

「我完成了。」弘寅面前的白紙已經被寫完滿滿一張待辦事項。
「好,來玩吧。」

在桌遊–花火中,玩家扮演在黑暗中伸手不見五指的煙火師傅,
無法辨別自己眼前的煙火,只能從彼此所施放的煙火,
來判斷自己所要施放的煙火,是否正確。

所以玩家們一開始必須將自己的手牌正面朝外,
換言之玩家自己是不知道自己手中的牌究竟是哪些,
來模擬出漆黑的夜色。

煙火一共有5個顏色,5個數字。
玩家們在有限次數中,必須互相提示,
把煙火依照顏色分類,從小到大(按照數字)打出。
當所有的牌都耗盡時,看玩家們成功打出多少的煙火,按照張數給分。

「這個背景是不是不合常理。」弘寅首先說。
一邊把手上的牌拿起來,將正面朝向大家。

「是阿!應該還有月光吧!」童瑋則是提出聽不懂的意見。
「簡單來說這款遊戲就是排七,看不到自己卡牌的排七。」
國森仍然嘗試用簡單的方式,將桌遊的要點再說了一次。

「社長大人,再複習一下提示好嗎?」
「提示只能提示某一種顏色,或是某一個數字,
當然,提示不能針對某一張,如果要提示黃色的煙火,
除了目標重點之外,其他的黃色也要一併提示。
不過提示有限,所以沒有提示的時候,就必須……。」國森繼續說明。

「就必須棄牌,來換取提示的籌碼。
阿,那所以也不能用身體語言?」貝兒眨眨眼睛。

「不行,這算作弊。」
「嘖!好嚴厲阿好嚴厲。」


遊戲開始,
雖然可以彼此提示,
但是因為要按照數字大小(1至5)打出,從1開始。

所以有些先拿到1的人會優先被提示。
「童瑋,你這張、這張、和這張都是『1』。」
童瑋再次展現她的強運,一抽起就抽了一堆「1」的煙火。

當然,也有人牌運不好,
拿得淨是一些數字較大,如4和5的牌,
因為數字越大數量就越少,反而只能讓其他玩家提示。


國森就是這種情況。
每個顏色的5號煙火,都只有一張牌,
國森一人就拿了3張,幾乎無法使用。只能拼命提示別人。

在這遊戲中貝兒表現出色,她的提示明確,
讓其他人一聽就懂,並且也對其他人的提示瞭然於心,
一下就知道對方要她出的牌,也能適時地將當前不需要的牌當作棄牌丟掉。

而弘寅則是出乎意料地,陷入手足無措狀態。
不知道自己手上卡牌的情況,讓弘寅十分不自在,
這情況一直到有人提示他才比較好一點。
但輪到他的時候,如果是提示的話,
弘寅的提示雖然清楚明瞭,但卻有種命令的感覺。
但如果是換他出牌,卻又顯得有些猶豫。

「欸,學生會公子,出牌好嗎?」
「……我無法確認這張是否為最適合出的牌。」
「剛剛已經提示你這是『2』了,
看看牌面上不是應該很清楚嗎?」
「沒錯,或許我這張『2』是可以延續綠色1出的2,
但也可能提示的意思是棄掉牌呢?」
「弘寅同學,就打出來,相信我們吧。」
弘寅緊緊皺眉,才下定決心,
把這張「2」打出來,一看的確是綠色的2,
很順利地接上了煙火的順序。

「看吧~~。」
「這或許僥倖。而且是否有違規現象?」
「有一些。」國森附和弘寅的說法。


除了弘寅的提心吊膽之外,
放煙火的過程還出現了好幾次小插曲,
比如說童瑋忘記曾經被提示什麼。

「……我忘了這張是什麼?」童瑋默默舉手自首。
「什麼!這不是剛剛才提示嗎?」
「就打著打著忘記了阿,不然給一張便條紙,貼在每張牌上作紀錄吧!」
「這樣不是違反遊戲規則嗎?」貝兒問。
「當然。」

眼看情況緊急,
所以大夥兒趕緊重新提示叮嚀了一次,算是小小地犯規。

或是有時會會錯意思,把以為要留下的牌打出,
害遊戲一次失敗;或是把要打出的牌一直拼命壓在手裡,
導致後面的牌都無法出來。

「阿,沒牌了。」貝兒打出手中的一張煙火,
順利接上目前的煙火,但是抽牌堆已經沒牌了,
這也表示四個人的合作到此為止。

最後花火算分是以打出煙火的「張數」等同大家的分數,
不過這次的成績不算高分,數字最高的煙火也只有到「4」而已,
沒有一種顏色的煙火完整將整列打出。

「我們得到14分。評價是:『還可以,但過一夜就忘記了。』」
國森念出說明書上的評價。

童瑋歪頭,貝兒纖細手指按著嘴巴竊笑,
而弘寅依舊一臉正經的模樣。

「好啦~這大概就是我們目前的寫照吧。我要準備去補習了!」
貝兒拎起包包,腳步輕快地要走出社團辦公室。

「貝兒同學,等一下!」國森出聲叫住貝兒。
「怎麼,桌遊宅男?」貝兒回應,
然後國森再次環顧辦公室內的每個人。

突然,國森用力地低下頭!
「桌遊社就拜託大家了!」

「好的,童瑋會當個好女僕的!」童瑋說。
「哎呀,這麼客氣幹嘛?」貝兒笑著說。
弘寅看著國森圓滾滾的臉,沒說什麼,只是點頭。
三個人用不同的表情,回應了國森。

然後,社團博覽會來了。

  編後:

花火,需要考驗默契的遊戲阿~


這次又有桌遊:花火
不過玩得比較平淡,畢竟是款合作遊戲,
雖然劇中的孩子們玩得不算很好,
但有在慢慢進步中,
本次的小說有慢慢進展到一半了(存款不多了…)
還希望大家能繼續觀看!

對了,有意見或感言都歡迎提出,
你的留言就是我珍貴的稿費!

感謝!

2 則留言:

  1. 花火是我最喜愛的合作遊戲之一,經常在 Board Game Arena 網站上玩!

    另外,順便一問,為什麼最初要招收至 20 個會員,後來改為 15 個?是不是我理解錯誤了?


    > 國森把剛剛都冷掉的茶倒掉,重新又沏了一壺茶,依序倒進每個人茶壺中。
    每個人茶壺 --> 每個人的茶杯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謝你注意到這個細節!後來想了想,會統一到最低15人的社團。
      錯字訂正了!感謝

      刪除

留下你對「大發藏樂閣」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