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4日 星期一

[Novel] 你好,桌遊社! #9

博覽會將近,
吵吵鬧鬧的桌遊社,
終於決定好要在博覽會做些什麼:

開設女僕桌遊茶館!

雖然看似有點偏題,
但好像也沒有別的更好的點子了。
究竟,集各樣不利立場於一身的桌遊社,
在這次的博覽會中,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你好,桌遊社!第九篇!




前3天


外面仍然還是一片泥濘,折斷的樹木歪斜在地面,
這也難怪,昨晚還是強烈的颱風肆虐,
護統高中引以為傲的綠色校園,如今滿目瘡痍,
天空也還飄著小雨。 諾大的操場空無一人,
原定在操場的新生始業典禮,似乎改到教室裡面了。

貝兒一邊撐著雨傘,
一邊以輕快的腳步越過地上的水窪和樹枝。
 一進到社團辦公室,
與外頭寂靜的校園不同,辦公室像是另個空間。

「快!器材!」
「海報弄好了嗎?」
「為什麼颱風要這時候來啊!」
此起彼落的聲音,讓社團辦公室裡面像是爆炸地喧鬧。
貝兒以如貓的矯捷,穿過人群,還有閒暇與擦肩而過的人招呼應酬,
直到穿過層層道具,跳上樓梯,快速進到桌遊社裡面。

桌遊社中間巨大的桌子旁,
只坐著童瑋,童瑋手上則拿著一件女僕服,
正用手法熟練地在用針線修改。

「嗨!貝兒!」
「童瑋你這樣看起來滿有氣質的。」
「噫!」
「弘寅呢?」
「剛剛有出現一下,跟國森同學確認場地問題後,就急忙離開了。」
「昨天颱風攪局,想必現在學生會也是忙翻了吧?」
「是阿,弘寅同學面無表情地用走路姿勢在走廊上奔馳呢!」

聽了童瑋的描述,貝兒瞇起眼睛。
「雖然描述很混亂,但可以想像。那國森呢?」
「國森同學去弄飲料的部份,他一邊道歉一邊撞開其他同學!。」
「哇嗚,氣勢萬鈞。」

「改好了!」
童瑋抬起頭,把手上的女僕裝甩開。

「這件我的?」
「沒錯!我終於改好了~!」
「童瑋,沒想到你有這種改衣服的技能,
也是啦,畢竟你小學的衣服都能穿到現在了!」

「嗯哼,我那件可是融合了三件國小衣服的創世鉅作呢!」
「欸,搞清楚,我是在虧你。」
「噫!」

貝兒拿過衣服,讚嘆地說:
「童瑋,你真的很厲害。」
「那有~,雖然是事實,但還是謙虛地說,
也是弘寅同學提供了基本的衣服,才比較好更改。」

「你到底在說什麼阿?不過弘寅他真的是少爺,
沒想到他家中居然有這種東西,該不會他家還是歐式風格,
進門有兩排僕人問安吧,到底是多誇張……」貝兒瞇起眼睛想像那個畫面。

「誇張?是指弘寅同學是私藏女僕裝的變態?還是單純迷女僕的宅男?」
「這兩個好像都沒有很好吧?而且我不是這個意思。」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貝兒你在做什麼?」
「換衣服阿?」

貝兒直接在社團辦公室裡面脫起上衣,
露出潔白的肌膚。童瑋則是羞紅了臉,
用雙手遮住了臉,卻沒遮住眼睛。

「怎麼?反正都是女生。游泳課不是也這樣換?」
「是……是沒錯。」童瑋依舊目不轉睛。
「身材好好……。」

貝兒聽到童瑋的稱讚,輕鬆回個:「謝啦。」
然後繼續把衣服穿好,拉緊裙子之後,
貝兒再將下半身的短褲脫掉,
從包包中拿出配合女僕裝的長襪,
套在她修長的美腿上,最後再從袋子中拿出黑色的皮鞋套上。

著裝完畢之後,
貝兒從袋子中又拿出一面鏡子,整理一下自己的髮型,
將微捲的暗褐色長髮高高盤起,作成馬尾,然後再次確認了鏡子中的自己。

然後瞥見後頭還在出神的童瑋。
「童瑋,過來。」
還在沈迷剛剛一片美景的童瑋,
乖乖聽著貝兒的話,坐在貝兒面前。

「噫噫噫?什麼!」童瑋突然回過神來!

因為她的頭髮被貝兒一把抓住!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別囉唆!披頭散髮的!」


貝兒手腳靈活,以極快的速度,將童瑋的頭髮梳順。
「哇哇哇哇,頭髮要掉了!」
「又不是假髮,怕什麼!」

以暴力破解童瑋的頭髮之後,再把頭髮攏成一束,
不知道從哪裡變出橡皮筋,將童瑋的頭髮綁起,
再快速挑出一束,繞幾個圈,一個形狀優美的包頭就出來了。

「看吧。」
「嗚嗚嗚,頭皮好痛。」
「欸,童小姐,你頭髮這麼多不拿來用一下,太可惜了。」
貝兒一邊說,一邊整理童瑋的髮型,然後在童瑋的兩邊耳鬢挑出頭髮。
搭配上童瑋白皙的肌膚,黑白分明氣質高雅的女僕裝,
讓童瑋看起來十分典雅大方。

「嗯~不愧是我。」連貝兒自己都嘖嘖稱奇。
「接下來只要你不說話就行了。」

「噫……貝兒,真的要這樣嘛?還有要教桌遊……。」

「也是,但是宣傳要做到,還記得吧?」
貝兒環顧整個桌遊辦公室,然後有中氣十足的說:

「很好,來吧!」
「新生們!看我們打敗你們!」
「那個,童瑋,氣勢對了,但是言詞怪怪的?」
「噫?」

※  ※  ※

用手機跟國森確認好見面地點。
貝兒和童瑋很快收拾了要帶的桌遊,
還有一些給新生用的資料等等。
就趕緊出發到約定好的地點:這次社團博覽會的場地–體育館。

外頭的天氣漸漸放晴,只剩下地板還濕漉漉的,
昨天被風吹倒的樹枝們,也還東倒西歪地散落在地面上。

不過已經能看到有三三兩兩的學生開始出來打掃,
大部分的學生,在胸前口袋上方都有別上了代表學生會的徽章。

「學生會效率真快。」童瑋欽佩地講。

「因為新生訓練有一半是他們的場子阿。」
貝兒說。雖然新生的高一導師也是要陪伴這群新生,
但主要跟新生們有交流的,還是學生會派出的學長姊們。

學生會會引導新生們來到宿舍,
導覽學校各個處室,還有設施的位置。
有些愛表現的學長姊,會手足舞蹈地說明老師的習性,
逗得學弟妹哈哈大笑。

所以學生會除了擔負起引導新生的工作之外,
也一併扮演介紹學校給新生的橋樑。

而今日下午的重頭戲–社團博覽會,也是介紹學校的要點之一。

為了因應目前大學升學的趨勢,身為升學明星私校的護統高中,
自然也下了不少功夫。其中之一,就是多元的社團。

護統高中為了讓每位同學在日後申請學校時有好的內容可以撰寫,
在高一高二時都會強迫參加社團。
而學校也十分鼓勵社團能夠自由發展,就交付給學生會管理。
一方面可以保證社團的獨立自主,
不過另一方面學校也可以省去許多的人事管理資源。

不過,也有暗地的消息指出,
其實學校管不動背後家長勢力龐大的學生會,所以乾脆找點事情讓學生會忙。
不論如何,護統高中的社團的確蓬勃發展,看看體育館內的盛況就知道了!

從大門走進去,學術性社團的美術社團,
佈置了體育館的入口,聽說本年度的主題是:70年代復古風格。

仿復古電影的手繪畫板,上面畫了笑得誇張燦爛的校長,
雙手張開迎接學生的模樣,說是電影,更像是政令宣傳海報。

而電影畫板而一旁卻是當時年代的真實汽車以及機車!
進到裡面,原本是三個籃球場大的體育館,
現在籃球架只留下其中一座,讓出位置給社團擺攤,
而剩下的一座也是用來讓籃球社發揮使用。剩餘的部份都擺了各式各樣的攤位。

興趣性社團烹飪社正在架起瓦斯爐和烤箱,準備食物。

康輔性社團童軍社的同學換上了標準的童軍制服,
也整理了許多童軍團出去服務的照片。

學術性社團校刊社正在將本次社團博覽會的專刊訂製成冊,
準備新生進來的時候發出。以及這次的聯合擺攤的攝影社則是像軍火展覽,
各式各樣的攝影器材一併排開,準備跟校刊社作突襲訪問,肩負起博覽會的資訊傳遞。

除此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社團還在辛勤忙碌中!

因為整個體育館承接了門口的70年代風格,
所以在各個社團都有進行一些風格的搭配,
比如說籃球社穿起了70年代的籃球短褲,戴上有點俗的大眼鏡。
音樂也搭配當時的年代,現在的歌曲正是麥克傑克遜的:四海一家!

事實上,桌遊社在申請社團博覽會擺攤時,
負責的美術和學生會同學,就有詢問過桌遊社是否要配合70年代的風格。

但童瑋的霸氣一句話:
「女僕是跨越年代的!」

讓桌遊社不需要再煩惱配合70年代的問題。

不過,因為桌遊社相當晚才確認要申請擺攤,所以相當的不好……。

「嗚哇~根本就是鐘樓怪人所在之處阿。」
童瑋和貝兒爬上螺旋式的樓梯,上到了體育館後方,
舞台的二樓–舞台演員的休息室。

因為體育館本來就有禮堂的功能,
所以在前方有個講台,有時也會擔任表演時的舞台。
從講台上去之後還要走到後台,經過一個小小的樓梯,才能上到二樓的休息室。
所以基本上,選擇在這邊擺攤,根本就沒有宣傳的功能。
不過桌遊社卻打算反其道而行。


在確定桌遊社要用「女僕桌遊茶館」之後,申請事項幾乎落在弘寅身上,
不過弘寅的辦事能力驚人,才兩天就把所有的資料備齊,
讓國森只有蓋章點頭的功能而已。

不過,在看到企劃書申請的位置之後,
國森提出了理所當然的疑問:

「體育館講台的二樓?那邊有人會去嗎?」
「社長大人知道那邊?那邊算是學校的秘密約會場地之一呢?」貝兒不懷好意地笑。
「阿阿,不是啦,我是因為老師請我之前幫忙招待貴賓,先去打掃的啦!」
國森搖著手,圓滾滾的臉,立刻通紅起來。

「上次在桌遊餐廳時,不覺得太吵了嗎?」弘寅不理會兩人的對話,直接向著國森說。
「嗯~一開始有一點,但是開始玩桌遊之後就還好了。」國森紅著臉回想。
「那是因為在包廂,所受干擾較少。還記得我們規則尚未解說完畢,服務人員就離開嗎?」弘寅解釋。

「好像有那麼這件事。」童瑋歪頭思考。
「在博覽會時,類似情況會層出不窮。」

「是因為其他社團會彼此干擾吧?」
貝兒繼續說:「聽說每年都有社團因為彼此干擾而起糾紛呢。
據說……學生會目前傷透腦筋,希望不要有這種事情發生,
不過好像也有賭盤賭會不會發生呢?」

聽到學生會,弘寅斜眼看了一下貝兒,
而貝兒則是毫無畏懼,臉上還帶著一抹微笑。
「…所以,需要教學才能進行的桌遊,我建議在安靜的地方擺攤。」
弘寅不理會貝兒的挑釁,繼續說道。

「這麼說也是沒錯啦~之前學長姊就跟我說,
社團博覽會擺攤對桌遊社很不利,環境吵雜,
教桌遊變得難度重重。所以學長姊們乾脆在旁邊自己開始玩。」
國森點點頭。

「但如果能安靜教學,卻沒有人來,那該怎麼辦?」
但國森繼續提出問題。

弘寅推推臉上的眼鏡,說:「有應對計畫。」

回到忙碌的博覽會中。
貝兒和童瑋開始將手上的東西放到桌上。
然後開始拿起房間角落的掃把掃地,本來這些工作是打算昨天完成的,
但昨天颱風天,打亂了計畫,也只能調整到博覽會當天早上了。

「哇……這樣拿著掃把,真的好有女僕的感覺阿~。」童瑋一臉沉醉的模樣。
「欸,有時間感嘆,不如趕緊把地掃好。」
貝兒倒是手腳俐落,一邊把椅子搬開,一邊大範圍清掃地面。

「大概沒時間拖地了。」貝兒看了一下目前的情況。

「嘿咻!」門口突然打開,一個巨大的身軀緩慢地走進。
「國森同學!」
國森雙手環抱住一個巨大飲料桶,舉步維艱從階梯上來。

「這個,比想像的重!」
國森滿頭大汗,一步一步從門口走進來,
一個不小心,國森一個不穩,眼看就要往旁倒下!

這時,從門後伸出另外一隻手,撐住了國森。
「弘寅同學!」
「謝謝!」國森向弘寅道了謝,將手上的飲料桶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說:
「這樣大家都到齊了。辛苦了!」

弘寅拍著手,將他沾滿塵土雙手的拍乾淨,
身上的制服也有不少髒污。

「哎唷,少爺親手整理校園?」貝兒問。
「這是學生會的責任。」弘寅輕描淡寫地回答,
他身上的制服在繡有學號和名字的上面,
又多掛了一個代表學生會成員名牌,上頭寫著:「護統學生會」。

「那現在該負桌遊社社員的責任啦!」
貝兒笑咪咪地拿起一旁的拖把,說:
「來拖地吧。」

「我也來幫忙!」
國森也拿起一旁的抹布,開始擦拭旁邊的桌椅。

大家七手八腳,把地板拖了一遍。
其實這個房間,桌遊社的大家之前已經花幾天稍做整理打掃,
童瑋和國森還額外做了一點佈置。雖然空間不大,
但把桌椅整理一下,旁邊的窗戶打開透風,
從外頭撒進來的陽光,讓這間感覺明亮開闊許多。
加上外頭的樹蔭,還真有點世外桃源的美感。

現在地面也清潔過了,桌椅也都擺到一邊,
看起來更是賞心悅目。
目前十一點半,雖然有點緊急,
但總算是在時限前完成。

「呼~完成了。」
童瑋坐在地面上,小小的腳正不斷地擺動。

「辛苦了。」大家在擦完的地板上席地而坐,
國森拿著紙杯,將倒滿飲料的茶分給大家喝。

「嗚~好喝!」「太棒了。」「嗯。」三人紛紛發出感嘆聲。

國森這次調了數種水果茶,水果茶是童瑋想出來的飲品,
因為在體育館內雖然有空調設備,但一次擠了全部新生進來,
又加上博覽會的熱鬧氣氛,勢必會讓人口乾舌燥,
如果這時候有杯清涼止渴的飲品,一定大受歡迎!

所以國森調出了翡翠檸檬汁,
利用烘培過的烏龍茶之中加上了一些檸檬,
用些微的酸味帶出茶的回甘,令人感到清爽。

「調茶大師,這有股特別的香味是什麼?」
「貝兒同學真厲害,是柚子香,
我有放了一些烤過的柚子皮進去增加香氣。」
「喔~。」

而另外一個則是緋紅青蘋汁,
利用紅茶為基底,並且使用酸味較明顯的青蘋果為輔助,
讓茶的甜味能配上蘋果的甜味,合奏出可以帶走暑氣的韻律。

「不過國森同學真的好厲害喔,跟魔術師一樣。」童瑋感嘆地說。
「這不是每次喝茶都知道的事情嗎?」
「噫,可是這次更厲害耶,國森同學能變出冰茶耶?」
童瑋突然點出一個令人意外的問題,在學校裡面,怎麼會調出冰茶?

「社長大人,難不成是社團辦公室理面有冰箱吧?」
「國森同學,攜帶冰箱是違反校規的。」弘寅嚴峻的語氣。
「這……這怎麼可能啦!」對於連番的詢問,國森趕緊否認。
「那是?」「就說是魔法吧?」

「冰塊是去保健室拿的啦!」
「保健室?」
「是阿,保健室不是有製冰機給學生冰敷用嗎?
我問了一下阿姨,她說可以讓我拿一些。
不過我們第二階段的茶飲野還放在保健室。」

「你說的阿姨,是保健室有著『摔角冠軍手』威名的阿姨嗎?」
貝兒睜大眼睛問。

「哪有!阿姨很和善耶!」
「社長大人,你真的滿厲害的。」貝兒欽佩的語氣。

「阿,還有這個。」
國森又從自己的袋子中拿出一個保鮮盒,
裡面是海苔包成的飯卷。

「這是什麼?」
弘寅一臉嚴肅地看著眼前的海苔飯卷。
「飯卷,抱歉,沒時間只能簡單做。」
國森圓圓的臉上滿是抱歉。
「這……這太厲害了吧,你親手做的嗎?」貝兒問。
「不算吧?火腿煎一煎很簡單,玉米、鮪魚則是用罐頭現成的,
只有蛋捲比較難一點,但還是沒花太多時間做,抱歉。」

「媽媽!」「嗚嗚嗚嗚!」貝兒一邊叫著媽媽,
而嘴巴裡早就塞進飯卷的童瑋,也發出意義不明的呼聲。

國森的飯卷雖然味道沒有茶飲那麼驚為天人,但也有水準以上的程度,連弘寅都說:
「比學校營養午餐好。」
「嗚嗚嗚嗚!」
「翻譯:真的真的!但是低年級小姐,
能請你不要一邊吃東西一邊說話好嗎?」貝兒很怕童瑋噴出飯粒。

「噫!」
「童瑋!你噴到我了啦!我勒死你!」


  編後:

終於要進入重頭戲–博覽會。
桌遊社究竟是否存留,就看這次的表現了!

小說也進入到折返點,
進入博覽會的高潮了。

一樣需要擔心的是–存款的問題,
目前大概能再添個一兩週。

希望能趕緊完成阿~~!

2 則留言:

  1. 這篇竟然有殺必死場面? (笑)

    期待招生大逆轉啊!


    > 究竟,集各樣不利立場於一場的桌遊社,
    於一場 --> 於一身

    > 將微卷的暗褐色長髮高高盤起,作成馬尾,然後再次確認了鏡子中的自己。
    微卷 --> 微捲

    回覆刪除
    回覆
    1. 殺必死應該還好啦~反正是女生女生,這很ok的!

      錯字訂正~感謝!

      刪除

留下你對「大發藏樂閣」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