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4日 星期一

[Novel] 你好,桌遊社! #12

桌遊社吵吵鬧鬧,
完成了第一階段的招生,

不過在休息時間時,
卻遭遇到奇怪的人騷擾,
究竟要怎麼脫離這種情況呢?

請看本次的「你好,桌遊社!」




「貝兒同學。」
弘寅沉穩的聲音,傳了過來,
一名端正的男子,穿過層層人牆,站在兩人面前。

弘寅身上穿的服裝,很容易就辨認出來跟貝兒和童瑋是一起的。
加上剛才學生會在新生之間的活躍,弘寅極具辨識度的長相,
讓高一新生們,發出一陣嘩然。

因為弘寅高挑的身材,剛才態度囂張的男學生,
則是有點畏懼,以仰望的角度看著弘寅說:
「幹什麼!我可沒做什麼事情!」

「我們時間有限。」弘寅冷靜地射出這句話,
但這句話的對象,不是眼前的男學生,而是被包圍的貝兒。

「什麼……?」男同學發現弘寅根本沒有要跟他說話,
正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就被弘寅穿過去。
再下一秒,弘寅走到貝兒和童瑋的後頭,

然後……兩人就被弘寅拎起了!

「請不要做浪費時間的事情。」弘寅拎起兩個人,卻是平常的語氣。
他走出人群。然後,像是想起什麼,就向眾人行禮,說:
「我們還有十一分21秒後開幕,再請各位光臨。」

大家都被突如其來的情況弄傻了,
連手上握著的手機,都忘了拍照。

但這對被拎起的人來說,或許這不是個福音–因為實在是太丟臉了!

「噫~~~~~~!童瑋第一次被男生拎起!」
童瑋遮住了臉,但語氣卻是帶點興奮。

「欸!嚴弘寅!你這樣拎淑女的嘛!」
貝兒則是不斷掙扎。

「這是最有效率的方法。」
面對四肢胡亂揮舞的貝兒,弘寅則是稀鬆平常,
非常平淡地說出這句話。雖然拎著兩個人,語氣卻沒有任何喘息或晃動。

貝兒停下動作,不掙扎了。
對於弘寅說出這句話,貝兒沒有回以言語,只是簡單地回了一句:
「我知道,抱歉。」

因為時間有限,不管貝兒採取什麼行動,都會浪費時間,
這樣耽誤到的反而是桌遊社。貝兒稍稍反省自己的行為。

十五分鐘其實非常倉促,逃離現場的弘寅一行人,趕快上完廁所,
走回茶館的路上,就看到一路拖著三桶大茶桶,氣喘吁吁的國森。
一行人趕緊分工合作,男生各拿一個桶子,而女生則是兩人合力拿了同一桶。
帶著茶桶穿過人群,搬到Token Tea裡面之後,
有第一次的上架經驗,國森這次手腳俐落地將場地整理的乾乾淨淨,
然後就準備下階段的戰爭了。

確認三個教學組的都抵達位置,國森站到門口,
並且將招牌重新架起。

目前確認時間:十三分45秒。雖然可以提早開店,
但國森還是決定要照預期的時間開店。
不過國森的出現,還是造成了排隊人潮的一陣燥動。
畢竟期待已久的店家要開店了,真是令人十分雀躍!

時間到了,十五分鐘過去了!

「歡迎大家光臨!Token Tea重新開幕了!」
國森響亮的聲音,再次在博覽會的場地中來回傳遞!
引起不少人回頭,人潮也已經博覽會之中,這樣吸引更多的關注。

在一個接近三小時的博覽會中,
要吸引住新生的目光,比想像中的困難,
畢竟,在新生們走馬看花的模式中,每一個攤位不太可能佔據太多時間,
更不用說能吸引他們回頭再來一次,
除非整個更動內容,否則就是了無新意,
但這太費工夫,誰會準備了兩套不同的招生內容?

但桌遊社就是要賭上可能,所以進行了內容的更新,
希望吸引更多的人來嘗試第二次的桌遊。
第二階段的Token Tea茶館為了因應人數上的可能逐漸增多,
所以飲料從原本的兩桶換成了三桶,
以供應更多的訪客,就連遊戲都替換成時間短的遊戲。
當然,換新遊戲也是為了前面所說,維持新鮮度,
如果也能吸引到之前已經來玩過的人們,再一次加入,就更好了。

而經過前面半局的招待之後,國森越來越熟練,
忙著倒茶,招呼客人,讓他跟一開始緊張模樣,完全不同。

相反地,國森非常俐落地穿梭在同學之中,
並還有餘裕可以觀察出哪些參觀的同學,需要他的協助,
順手幫了教學組不少忙。這讓他根本沒時間想什麼緊張不緊張的。

國森其實也非常適合擔任這個職位:圓滾滾的臉,親和的笑容,
不會給人帶來壓力,反而是增添許多的親切感。
也讓每個被幫忙的人,都能得到妥善的回應。

忙碌的國森看著熱鬧的茶館,雖然這還不是桌遊社,
但國森看著每個人的笑容,熱鬧的桌遊氣氛,
內心覺得滿滿的,彷彿回到當時的桌遊社。

原本開幕時的害怕倒閉的壓力,這時蛻變成期待。
或許這裡還不是桌遊社……,但能期待桌遊社也可能這麼熱鬧嘛……?

當他沉溺在這短暫的感嘆之中時,
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來,打斷了國森的思緒。

「您好,這裡是桌上遊戲社嗎?」
一個沉穩又悅耳的女聲傳來。
「您好!歡迎來到桌遊社!」
逐漸習慣招待的國森,笑容滿面地歡迎來訪的賓客,
但下一瞬間,他的笑容就凍結住了。

「呃!」國森發出驚訝的聲音,
然後往後退了幾步,不小心就跌坐在地上,
發出好大一聲巨響。

Tea Token桌遊茶館裡面的目光被被這聲巨響吸引過來。

視線集中之處,站著一名長髮飄逸,髮尾還有個典雅的髮飾,
身材勻稱,眼睛溫和地瞇成一條線,
笑容可掬的女孩,這女孩就像溫暖朝陽,
跟她同一空間的人們,都能感受名為「和煦」的氣質。

身上燙得平整的制服十分端莊,彷彿就是為了她打造的。
在襯衫的學號和姓名上,同樣也掛著代表她身份的名牌–「護統學生會」。

「同學,怎麼了?需要幫忙嗎?」
這名女生伸出她纖細的手,朝向國森。

國森勉強回過神,說:
「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就好……。」
國森趕緊從地上站起,然後說:

「徐會……會長,您…您好!歡迎光臨Token Tea!」

「謝謝,辛苦了。Token Tea,嗯……這是刻意押頭韻,簡稱TT嘛?」
被稱作會長的女學生,頓了一下,然後才繼續說:「……國森社長,是吧?」

「押頭韻」意思就是指英文單字中,
刻意在字串中開頭使用相似的發音,
比如說知名飲料的Coca Cola ,或是著名手機遊戲Candy Crush都是運用押頭韻,
中文裡頭也有類似的用法,稱之為「雙聲」,
比如說:琵琶、流連,都是子音相同。

「是!」國森十分有精神地回答。
這個想法是貝兒提出的,
說是這樣唸起來會比較有韻律感,也能增加記憶點。

「會長好!」「會長好!」
桌遊茶館內一發現會長光臨,
就此起彼落傳來問好的聲音,而且不分年級高低。

「會長耶~。」「會長也來了。」「會長好可愛!」「是漂亮吧!」「不不,是典雅!」
本來注目國森跌倒的視線,也因為會長的關係,
顯得熱鬧沸騰起來。可見這位會長的高人氣。

「各位同學,請繼續你們的活動。」
面對眾人的熱情,這位會長沒有顯出任何的羞澀,
她落落大方,對於這些招呼,一一揮手點頭致意。然後,會長朗聲回應:

「各位同學,先別理我吧!請繼續享受你們的遊戲!」
然後一個優美的微笑。

說也奇怪,經會長這樣一講,大部分的人就安靜下來,又繼續專注在眼前的遊戲。

唯一無法專注的,就是桌遊社的人們,
怎麼可能立刻回復平常心?學生會長?
他們仍然還在觀察這突如其來的訪客。

貝兒、弘寅,還有童瑋彼此快速地交換眼神。
「會長會來?」
貝兒用唇語詢問弘寅。
但弘寅只是搖搖頭,聳肩。

童瑋則是瞪大眼睛,用眼神示意:「她是誰?」。

貝兒回給一個白眼,意思是:
「童瑋,你可以不要再混了嗎?」。
「噫!」這聲倒是很清楚地傳出來。

「抱歉,我到別桌說一下事情。」
貝兒看自己這一桌,遊戲目前進行相當順暢,
就趕緊溜到童瑋身旁說。

「欸!你也太誇張了吧!」
「噫……就真的不知道她是誰阿。」
「年初不是有投會長選舉,那時候你沒注意一下候選人嗎?」
「年初的事情很容易就忘掉了……。」
「現在才年中耶!你也差不多一點,
連會長都忘記!她是這一屆的學生會長–徐水環。
不但是護統高中少數的女性會長,而且在學校投票支持率也是歷屆第一,
根本就是會走路的鼎鼎大名。」

「喔……所以呢?」
貝兒被童瑋的話弄得一愣,然後展開笑容說:
「所以如果你沒好好招待會長的話,會被我整吧?」
「噫!」

貝兒快速地幫童瑋補充完會長的資訊,
以防童瑋等等有失禮的行動出現。交待完畢之後,
她回到那桌玩得正開心的同學之中。

但她仍不時分神注意會長不放,
目前會長就是交給國森同學處理。
而被注目的會長,則是一派輕鬆自然地問:

「所以,在這邊候位嗎?」
會長絲毫沒有架子,就站在門旁。

「呃,會長我幫你拿個椅子?」
國森雖然沒有剛才那麼緊張了,
但還是有點謹慎,畢竟是會長。

「不用不用,我跟大家一樣就好,站一下沒問題的。」
不過會長倒是一派輕鬆,也沒什麼架子。
「喔……阿,會長,這是我們桌遊社提供的茶飲。」
「這麼好!玩桌遊還有飲料可以喝!」會長露出欣喜的表情,樂在其中。
「所以會長怎麼會來?」國森一邊遞上茶飲,一邊問。
「聽說這邊很熱鬧,外面都在排隊了。」會長接過國森遞來的茶,微微閉眼,仔細嚐了一口國森遞來的茶。
「哇~真好喝!」
「是、是嗎?……我以為會長是來找嚴弘寅同學的?」
「嚴弘寅同學,為什麼?」會長形狀優雅的眉毛,微微皺起。
「因為嚴同學跟會長你,不是都是學生會的?」
聽到國森所說的話,會長露出了訝異的表情。

「喔!對!這麼說來,辛苦了,也對不起。」
會長稍稍欠身,鞠躬。
「為、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因為社團收到倒閉通知,應該很吃驚吧?」
會長突兀地提到這個話題,
但對國森來說,卻沒有任何的不開心感,
就像被朋友問候關心了一樣。

所以國森點點頭,他怎麼忘得掉那天的震驚呢?

「很抱歉,雖然桌遊社有這麼有趣的桌遊可以玩,這
樣的興趣應該繼續維持才是。但是依照規定,
還是必須提出這樣的警告,再次抱歉。」

「沒有沒有的事!」
會長又是一個溫暖的微笑,笑著說:
「不過,如果沒有社團倒閉通知,
不知道能不能喝到這麼棒的飲料?」

國森仔細想想。
的確,如果沒有弘寅同學來通知,自己本來打算又是申請一個簡單的位置就好。
自己窩在裡面跟童瑋玩桌遊,開心地度過一天玩桌遊,
根本不會想把宣傳弄這麼大。

現在,連學生會長都來關心了。
又可以跟這麼多人玩桌遊,國森的心裡十分踏實,有股暖意。

「弘寅有造成你們的麻煩嘛?」會長換了問題。
「沒有沒有!怎麼會呢?」
「弘寅比較嚴肅,做事講求效率,有時候比較不近人情。
這樣不知道對桌遊社有沒有造成困擾?」

「沒有,反倒是我們桌遊社要謝謝弘寅同學,
這個活動幾乎都是弘寅同學一手張羅策劃的。」
「真的?包括女僕?」水環會長睜大眼睛,
但就算露出驚訝狀也不減她的美貌。

「女僕不是啦,是我們另外一位同學的想法。」
「嗯嗯~~我想也是。」
「但是活動能夠順利,學生會和弘寅同學真的花費很多心力在我們身上。」
「國森同學,你客氣了。不過,人生就是這樣有起有落?不是嘛?」
「是阿。」
「這就是人生阿。所以,就算桌遊社倒閉了,也請不用擔心,一定另外有……。」
「桌遊社不會倒閉的!」
國森沒等會長講完,立刻就打斷她的話。
會長有點驚訝,側著頭,看著國森。

「阿,會長抱歉,我不是故意打斷你的話。」國森又警覺到自己有些失態,
趕緊向會長道歉。他實在沒辦法接受桌遊社會倒閉這件事。
但是這樣對會長十分不禮貌。

不過,會長把視線收回,看向前方。
然後才慢慢地轉過頭來說:

「沒有關係。」臉上依然帶點微笑,又說:
「國森同學很特別呢。」
但國森暗自覺得,這個笑容跟方才會長的笑容,
有些不同。但又不清楚哪裡不同。

正當國森還想講些什麼時,
上一批的學生玩完了遊戲,空出了位置。

「那會長,請到這桌來。」
國森見到一有位置空出來,趕緊安排會長坐下。

而這桌就是嚴弘寅所負責的桌子。
弘寅看到會長光臨,微微挑起眉毛。

「會長,你好。」弘寅低聲問好。
「你好,弘寅同學。」徐水環會長仍然保持她那淺淺地笑容。
接下來國森又安排了一組兩男一女的朋友檔坐在旁邊,
湊成一桌。那些同學看到是會長,不禁小小地喧鬧了一下。
弘寅見桌子滿了,就開始介紹他負責的桌上遊戲。

弘寅嗓音較為低沉,配上條理分明的講解,
聽起來十分沉穩,重新挑選的遊戲–形色棋的遊戲規則雖然簡單,
不過乍聽之下卻有些抽象。根據前面幾次累積起的教學經驗,
弘寅學到就算規則講得再清楚,學生們都還是有所不懂。
所以弘寅在教學過程中多次停下,詢問是否有聽不懂的地方。

「很親切呢。」水環會長對弘寅的不厭其煩,稱許了一下,
然後提出了幾個規則不清楚的地方,
一邊問旁邊的同學頻頻點頭,看來有同樣的疑惑。

對於會長的問題,弘寅十分熟練地一一仔細回答。
「我瞭解了,那弘寅同學沒有要一起玩嗎?」
嚴弘寅看看徐水環會長,說:
「沒有。」
「是喔,真可惜。想跟你分個高下呢。」
「會長會贏。」
弘寅想都沒想,立即回答。

會長噘起嘴,些微地不服氣。
不過也沒再說什麼,開始專心地開始玩桌遊。

結果毫無意外,水環會長有些強悍地贏了其他三人。
大概是因為,其他三人彼此是朋友,
又加上另一名對手可是護統高中的會長,有所顧忌吧?

「抱歉……抱歉!」但是獲勝的會長卻帶著抱歉的表情說:
「破壞了來桌遊社的樂趣。」其他三人聽到會長這樣講,
像是氣氛會傳染了,也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紛紛表示沒關係。

「這款遊戲滿好玩的呢。」會長向弘寅說。
「謝謝會長的稱許。」
「桌上遊戲社很有趣呢。」徐會長環顧四周。
「很特別,很有趣,也有出乎意料的人。」
然後一一看向忙碌接待學生的國森,正在歡呼與客人一同歡樂的童瑋,
以及正看向這邊的貝兒。

弘寅沒有注意到貝兒和徐會長彼此互視,
只說了:「是。」

「那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弘寅同學。」
會長交待弘寅,然後豪不遮掩,向著貝兒展現微笑。
「是。」

水環會長要離去前,又特地走到國森面前,說:
「國森同學,飲料真的很好喝,請繼續加油喔!」
然後,會長轉向大家,用力地揮手說:

「還請大家能享受在桌遊社裡面,
不過也要記得去博覽會其他攤位逛逛,別一直留在這邊喔!
因為還有學生會辦理的最佳社團選拔,要一併投票喔!」

說完,茶館充斥著愉快的笑聲。

  編後:

好像第三次要抱怨自己的存稿不夠了……。
不過這週真的比較危險,
希望有時間能慢慢把自己腦袋裡的東西吐出來,
這樣的過程還滿令人開心的…!

好喔,希望有來看的朋友能留言,
繼續給大發一點稿費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下你對「大發 瘋 桌遊」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