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1日 星期一

[Novel] 你好,桌遊社! #13

學生會的會長居然也來到桌遊茶館中!
這對桌遊社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桌遊茶館的人數會創下更高紀錄嗎?

精彩萬分的博覽會終於要迎來尾聲,
這一切都在本次的「你好,桌遊社!」


會長的光臨,口語相傳,
再次給桌遊社帶來了宣傳效果,
但會長真正的宣傳能力卻不只口語相傳而已。

國森一邊遞茶給排隊的同學,一邊疑惑。

從會長走了之後,人潮明顯的增加,
而且是以極快的速度增加。
他突然注意到,後面的同學手上都拿著一張像是報紙的單子。

「同學,這個是……?」國森跟一旁的學生借來看,
這張報紙上面斗大的標題寫著:
「博覽會號外!」

這份博覽會號外,是校刊社負責的博覽會場刊。
校刊社很盡職的將這份場刊配合本次博覽會的70年代主題,
用了比較泛黃紙質印刷,還有舊報紙特有的拓印感。

但內容乍看之下覺得沒什麼特別,
就是一般的場刊,一直到國森翻過後夜來……。

幾乎一半的篇幅,都在講桌遊社……,
不,更確切的講是:Token Tea桌遊茶館。

這一半的篇幅鉅細靡遺介紹了Token Tea。
從這次的女僕風格,輔以剛才休息時間,
貝兒跟童瑋相擁的照片;接著是桌上遊戲的介紹,
照片是弘寅介紹桌遊的樣子;
最後是Token Tea的茶飲介紹,配合上徐水環會長悠閒喝茶的側臉模樣,
而且文章內居然還有會長品完茶的感想……!

最後,居然還貼心的附上Token Tea的位置。

「這……。」國森趕緊跟剛才那位同學借走報紙,
快步走回茶館之中,趁著其他人有空時,
將報紙遞給他們看。

「嗯,照的不錯,還滿正的,該去要一下原檔。」
「哇,童瑋跟貝兒好像情侶喔~。」
然後,隔著桌子遠處傳來:「童瑋,你在說什麼傻話?」
「噫!」

兩個女生各自發出了自己的感言。
眾人都無法體會國森的驚訝感,
這讓國森感到有點惆悵。

倒是弘寅仔細看著內容好一會兒。
「與預測不同。」但弘寅只簡單的說了一句話。
「咦?預測不同?弘寅同學本來就預料會被報導?」
「是。但篇幅較大。」
「這……。」
「是『那個人』做的嗎?」弘寅喃喃自語。
能夠幫助桌遊社登上場刊的「那人」?

國森在腦袋中轉了一下,問說:
「是會長嗎?」
弘寅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
然後開口提了另外一件事:

「國森同學,要跟其他兩組教學提醒,可能要提高速度。」
「提高速度?」
「是,因為這篇報導,Token Tea的來客數應會增加。」

「嗯……這樣不行吧?」
對於弘寅的指令,國森倒是反問回去:
「桌遊要加快速度進行,
勢必會減少教學或其他東西,這樣就玩不到最純粹的遊戲了!」

「國森同學,如此將有人沒時間直接玩到桌上遊戲。」
「是沒錯,只是這樣很可惜,遊戲沒玩完。
不過弘寅同學,我們桌遊社不是本來就要走那個,
你說的那個用號召力吸引客人的……飢渴行銷路線?」

「是飢餓行銷。」弘寅平淡的語氣修正了國森所說的話。
「阿!對!是飢餓行銷。唉……當然希望多一點同學來,
但是犧牲了遊戲規則,也就犧牲了一位同學,
而同學可能就一輩子就只玩這一次桌遊,還只玩到一部分耶。」

「我知道了,那就維持原案,請用這種方式進行下去。」
弘寅聽出國森的扼腕,只好如此說。

「喔~~!好喔!」國森帶著有些開心的表情回到他的崗位上。
反倒是弘寅露出有點複雜的表情。

有著場刊的協助,桌上遊戲社的Token Tea的人潮越來越多,
根本就可用門庭若市直接形容。

加上越逼近博覽會結束的時候,學生們也都將博覽會逛得差不多了,
所以更多人就來嘗試這個人山人海的茶館,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

裡面的教學則是馬不停蹄,一直教學一直教學。

「嗨!貝兒!」
「嗨嗨~小柔。」
剛剛來過的小柔再次來到桌遊社,
她身旁又帶了一些不同的女學生。

「遊戲換了?」小柔拉開椅子,看到眼前的遊戲問道。

「欸!這是我的位置!」
一個宏亮的聲音,如雷鳴般在茶館中響起。
是阿豪學長,旁邊不是剛才兩個學弟,
而是剛剛拉走阿豪學長的傑哥。

「你不要來亂。」
傑哥學長立刻拉住要衝過來的阿豪學長。
「不是阿!貝兒學妹邀我來,
結果我來兩次都沒遇到她耶!這樣不是很辜負她嘛!」

「學長,我沒關係的。」貝兒一秒內立刻回答。
「什……什麼!」阿豪學長張大了嘴。
傑哥學長則是立刻拉著阿豪,走向有空位置的童瑋那桌。
雖然阿豪學長精神上受到打擊,
但是目前成為Tea Token茶館吉祥物的童瑋,
加上桌遊的氣氛之下,很快讓他又打起精神。

茶館裡又滿是他的吼聲。

不過阿豪學長玩完桌遊之後,仍然沒有放棄,
跑去跟貝兒照了一張相。童瑋也照了一張。
雖然傑哥一直在旁邊搖頭,但阿豪學長還是興致勃勃的照相。

因為教學組除了教學之外,還要炒熱桌遊的氣氛,
還常有拿著手機的學生,要求一起合照。

合照這件事情,對貝兒來說這件事情還算駕輕就熟,
看她擺出各式各樣的表情,根本樂在其中!

而面無表情的弘寅對於合照的要求,則是沒有改變,
繼續他的面無表情,但這樣對那些學弟妹來說,
就已經足夠了,或許這是弘寅的魅力所在。

不過被要求合照對童瑋來說,就是一大挑戰了,
童瑋不太喜歡照相,還要教學,還要擺出笑容,
這對童瑋壓力很大。所以童瑋頻頻發出怪聲,
然後表情也不太自然。

但童瑋配上女僕裝的氣質,卻讓所有想要合照的學生,
對於童瑋的表現,有著一廂情願的誤認:
a. 清新脫俗,真可愛!
b. 微微緊蹙的眉毛,看似好像在思考什麼?好可愛!
c. 阿……好可愛好可愛。

只有國森發現了童瑋不太一樣的地方,
默默的不斷添加童瑋杯子中的茶飲,
讓童瑋能在喝下茶飲時,稍稍獲得一點紓解。

阿豪學長和傑哥學長照完相之後就離開了。

一批一批的人群,不斷進來,玩桌遊,然後離開。
時光飛逝,很快地博覽會來到尾聲。

在博覽會結束後緊接的活動就是回宿舍盥洗,
準備用晚餐了。
其他社團都在準備撤退,
只剩下桌遊社外頭還排了二三十人。

因為流程關係,所以學生會只好拿出比較強硬的手段,
強迫這些不甘心的同學,回到自己的寢室休息。

「各位還逗留在博覽會的新生們,請在五分鐘後離開禮堂……。」
伴隨廣播的聲音,國森終於送走最後一批學生,
回頭一看,三位教學組的已經不支倒地了……。

貝兒眼神無力地看著前方,
平常常放在身上的手機,也沒拿出來。

童瑋則是直接滑落地面,
靠著椅子發呆。

弘寅雖然仍是面無表情的收拾東西,
但距離感卻更明顯。

「請用。」國森收集剩下的茶飲,
又裝了三杯,端給教學組們。

剛收完桌遊的弘寅,接下飲料,喝了一口。
貝兒則是面無表情雙手捧住茶飲,然後反問:
「社長大人,那你自己有喝足夠的飲料嗎?」
她的聲音微微沙啞。

國森細想,才發現自己一整天下來,好像沒喝幾次水,
也沒上過幾次廁所。

然後國森看著睡著的童瑋,
把原本要給她的飲料,喝了下去。

雖然茶飲已經沒有剛從冰箱拿出般的沁涼,涼涼的餘溫,
反而更好入口。國森一飲而盡,飲料流進身體裡,
身體裡面好像突然斷了一條線,踩了個空,國森跌坐在地上。

腳好痠,手也是。喉嚨稍稍疼痛。
自己也走了一整天,沒時間坐下休息。

「結束了……。」國森聲音不大,
但清楚傳到每個人耳裡。

「是。」弘寅淡淡回話。

「噫噫噫……童瑋的腦袋變漿糊了……。」
聽到國森坐下的聲音,童瑋醒了過來。

「你確定平常就不是這樣嗎?」
雖然疲憊,但貝兒還是嘲笑了童瑋一下。

「噫……,但還是要收拾東西……。」
童瑋氣弱游絲。

大家手忙腳亂的收拾桌遊,因為大家力氣都已經耗盡了,
所以反應變得很慢,唯一維持速度的是弘寅。

「不知道大家覺得桌遊好不好玩?」國森一邊收一邊問,
他把四散的試飲用的杯子收起,但沒什麼效率,
東收一個西收一個。

另外國森會這樣問的原因,
是他站的位置是招待,
所以不會直接觀察到學生遊玩的一舉一動。

「應該還不錯吧?我那桌有好幾個人都又回來玩。」貝兒說。
「童瑋覺得很好玩。」童瑋則是閉上眼睛思考。
「欸,童瑋,手!」童瑋回想的時候手就停下來了。
「噫!」

「這我也有注意到,
不過沒時間跟他們多問什麼。」
國森露出遺憾的表情。

「嗯,這需檢討。」弘寅突然說話。
「缺失?」
「應準備意見調查表,以供填寫。」

「喔~~這似乎不錯。可是不知道要準備什麼項目呢?」
國森說。

「班級、姓名、基本資料、遊玩滿意度、意見提供……等。下次可製作。」
弘寅回答。

「喔~下次阿,那下次就麻煩你了。」
貝兒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弘寅才發現自己發言中的矛盾。

是阿,還有下次嗎?
坦白說,今天桌遊女僕茶館的效應比弘寅想像中的好,
但桌遊社是否能存留還是一個問題。

弘寅還是相信自己的猜測:桌上遊戲社會倒閉。

那麼,為什麼剛才自己用了『下次』呢?
弘寅搖搖頭,看著眼前的貝兒,決定把這個念頭趕出腦袋。

「現在先收拾。」
弘寅以一貫的語氣,用這句話做結尾。

「這麼急幹嘛?」貝兒仍不放棄,想要繼續追問。

「晚上新生活動:填寫社團資料,會在這邊舉辦。
若我們還在此處,會有麻煩。」
身為學生會一員的弘寅,
很清楚接下來的新生們的行程。

「你不用去幫忙嗎?弘寅?」
「已經跟會長請假,
而且本次我有參與社團活動,理應避嫌。」

「真是公正阿~。」貝兒說。
「不過,那時候他們要填寫入社資料吧?」

「是的,還會揭曉本次博覽會投票最多的社團。」
「喔喔!那個我去年投給長青社,種樹很健康、環保愛地球呢!」
「童小姐……長青根本不是那個意思呢。」貝兒扶著頭。
「噫?」

「童瑋同學,長青社是老人服務社,而非植物栽種社。」
弘寅解釋,簡單來說,童瑋完全搞錯社團名稱的意思。

「那個,弘寅同學!」國森大聲問道:
「那社團報名結果什麼時候會知道阿?」

「三天後。」

聽到三天後,
國森陷入沉思,然後大聲地–

「三天後,不管怎樣……今天都辛苦大家了!真的是謝謝大家!」
感謝的話語在茶館裡迴盪,然後深深鞠躬。

「國森同學……。」
「這個太客氣了吧,社長大人。」
「要感謝的話,等收拾完再說。」
弘寅冷靜吐出這句話。

「哎呀哎呀,少爺實在不太會看情形呢。」
「不,弘寅同學說得沒錯,我們趕緊收拾吧。」
國森抬起頭,滿臉通紅。

看到國森這樣的每個人,
除了弘寅之外,都帶著一絲地微笑。

大家把桌遊社的東西整理好,搬回桌遊社,
先一併把裝茶飲的茶桶搬回到社團辦公室外面的洗手台,
交由女生們清洗,而男生回到桌遊社,繼續搬還沒搬完的東西。

然後到桌遊社一併整理拿出去的桌遊,回復場地…不斷地忙碌。

※  ※  ※

正當桌遊社還亮著燈光,
裡面還發出收拾的聲音時,
博覽會中的各個社團已經撤離,
學生會也協助恢復場地,
將博覽會的空間重新化為原本的用途–禮堂。

現在新生訓練的晚間時間,
這些時間為了不影響到學校教職員的工作時數,
幾乎都是由學生會全權負責。那麼全部的新生坐在地上,

他們剛吃完飯,也有一段回宿舍休息的時間,
所以正在窸窸窣窣地聊著天,談論今天發生的事情。

突然,台下的新生發現舞台上的事情:
一個端莊的身影上台–是徐水環會長。

雖然經過一整天的忙碌,但水環會長的臉上,
並沒有任何的疲態。她展現親切的微笑,說:

「各位學弟學妹們,晚安。」
只這一句簡單的問候,
整個禮堂就安靜下來,專心盯著眼前這和煦的會長。

「今天下午是否開心?」
「開心!」

「那真好,這真是學生會的榮幸。
但只有學生會是無法完成這豐富的博覽會的,
所以我們還要特別感謝校刊社、廣播社和攝影社的協助,
沒有他們的宣傳和支持,博覽會絕對沒有辦法如此成功!」

水環優雅地用手比向也坐在下面的校刊社、廣播社的社長,
連燈光聚焦在他們身上,台下響起如雷的掌聲,
只見這兩位社長帶著羞澀的表情向台下揮手。

「所以為了感謝這些學長姊所辦的博覽會,
現在請各位拿投票單,用你的選票來支持這些社團吧!」

身上穿著護統高中制服,
別著「護統學生會」徽章的幹部們,
條理有序地走到各自負責的班級,
將手上厚厚一疊的博覽會投票單,一一傳給坐著的新生們。

「那麼,如果沒拿到投票單的人,請舉手。」
班級中零零落落有人舉手,立刻就有身著制服的學長姊遞上單子。
「若已經拿到投票單的學弟妹們,
請你們就用這些選票,選出你內心最棒的社團吧!
另外,還有一張社團申請書,如果想要跟這些學長姊一起享受社團活動,
在新生訓練結束前,都能填完,交給你的學長姊,
報名加入社團,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社團!」

說完,下頭的新生窸窸窣窣地開始寫著手上的投票單。
從上頭俯視這面景象的水環會長,
雙手握緊麥克風,帶著一絲微笑看著這個場景。

  編後:
現在的存量不到兩千字了吧?
真是太刺激了,大發仍然會努力完成每週的作業……
對了,你的留言,就是大發的鼓勵!

希望大家留言,當作給大發的稿費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下你對「大發 瘋 桌遊」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