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8日 星期一

[Novel] 你好,桌遊社! #14

熱鬧萬分的博覽會終於落幕了,
究竟,桌遊社社員們的努力會有代價嗎?
可以逃離倒閉的危機嗎?

請看本次的「你好,桌遊社!」



正當桌遊社還亮著燈光,裡面還發出收拾的聲音時,
博覽會中的各個社團已經撤離,學生會也協助恢復場地,
將博覽會的空間重新化為原本的用途–禮堂。

現在新生訓練的晚間時間,
這些時間為了不影響到學校教職員的工作時數,
幾乎都是由學生會全權負責。

全部的新生坐在地上,
他們剛吃完飯,也有一段回宿舍休息的時間,
所以正在窸窸窣窣地聊著天,談論今天發生的事情。

突然,台下的新生發現舞台上的事情:

一個端莊的身影上台–是徐水環會長。

雖然經過一整天的忙碌,但水環會長的臉上,
並沒有任何的疲態。她展現親切的微笑,說:

「各位學弟學妹們,晚安。」
只這一句簡單的問候,整個禮堂就安靜下來,
專心盯著眼前這和煦的會長。

「今天下午是否開心?」
「開心!」
「那真好,這真是學生會的榮幸。但只有學生會是無法完成這豐富的博覽會的,
所以我們還要特別感謝校刊社、廣播社和攝影社的協助,
沒有他們的宣傳和支持,博覽會絕對沒有辦法如此成功!」

水環優雅地用手比向也坐在下面的校刊社、廣播社、攝影社的社長,
連燈光聚焦在他們身上,台下響起如雷的掌聲,
只見這三位社長帶著羞澀的表情向台下揮手。

「所以為了感謝這些學長姊所辦的博覽會,
現在請各位拿投票單,
用你的選票來支持這些社團吧!」
身上穿著護統高中制服,
別著「護統學生會」徽章的幹部們,
條理有序地走到各自負責的班級,
將手上厚厚一疊的博覽會投票單,一一傳給坐著的新生們。

「那麼,如果沒拿到投票單的人,請舉手。」
班級中零零落落有人舉手,立刻就有身著制服的學長姊遞上單子。

「若已經拿到投票單的學弟妹們,請你們就用這些選票,
選出你內心最棒的社團吧!
另外,還有一張社團申請書,
如果想要跟這些學長姊一起享受社團活動,
在新生訓練結束前,希望你們都都能填完報名,交給你們班的學長姊,
報名加入社團,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社團!」

說完,下頭的新生窸窸窣窣地開始寫著手上的投票單。

從上頭俯視這面景象的水環會長,
雙手握緊麥克風,帶著一絲微笑看著這個場景。

等到時間差不多,她再次朗聲說道:
「如果已經填寫完畢,就請交給你附近的學長姊。」

「請遞來這邊!」「請交給我謝謝!」
學長姊們像是應和會長的話,立即舉起手,
將已經填寫完畢的投票單收齊,
快走到前方講台,交由前頭的學生會成員收齊。

學生會的行動十分迅速,
沒一會兒投票單就迅速收齊了。

「那麼,在揭曉本次博覽會最佳社團之前,
我們學生會和方才的校刊社、廣播社,以及攝影社,
一起準備了一個小小禮物,歡迎你們加入護統高中的社團大家庭!」

隨著會長說完,講台上燈光熄滅,瞬間一片黑暗!
震耳欲聾的低音中,投影幕也緩緩降下。

然後眼前突然一亮!
配合熱情的音樂,投影幕上出現護統高中的校徽,
接著居然開始播放起今天博覽會的點點滴滴,台下的新生一陣歡呼!

趁影片播放的時候,徐水環走到舞台旁邊,
舞台旁出現一個高瘦的男子,他套著實驗室的白色大衣,
裡面卻是一片漆黑。

在那實驗室大衣上仍扣著學生會的徽章,
不過除此之外,旁邊還有一個用英文組成的徽章。

「林家博,怎麼樣?」水環會長問。
「咳咳,統計超過一半了,在下認為結果滿有意思的。」
林家博一邊咳嗽,一邊露出看好戲的微笑。

「賣什麼關子?」
會長仍帶著溫暖笑容,但語氣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哎呀呀,徐水環,別浪費力氣威脅了,
你明知道對宅男發脾氣,在下也是沒什麼感覺的。」

「我有說我在威脅你嗎,副會長?」
徐水環收起笑容,取而代之是線條姣好又冷靜的側臉。

「那你的社團怎麼樣?」
「阿不就那樣這樣,ㄎㄎ。」
「那樣這樣?你們可是護統高中第一大社團–漫研社。用那樣這樣可以招生到人嗎?」
「宅力是會互相吸引的,所以我們幾乎不用招生~也不用害怕。咳咳!」
「請你不要把宅力傳染給我,太噁心了。」
「放心,徐會長太現充了,對我們這些阿宅太過耀眼了,實在是無法直視阿!」

「那你還不滾出我的視線?」
徐水環冷冷吐出這句,
不過後面突然來了另名學生會的成員,
徐水環立刻就轉換護統高中學生會會長了。

「怎麼了?」笑容可掬的會長。
「報告會長、副會長,投票結果出來了,請過目。」
看到會長的笑容,這名學生會的學生摸著通紅的臉,退到旁邊去了。

副會長拿過博覽會最受歡迎社團的資料,
看了一下數據,有點壞心的笑了:

「果然很有意思,會長。可能跟你預期的不太一樣呢?」
徐水環會長伸手搶過副會長手上的資料,仔細端詳。
而林家博則在旁一邊觀察會長的表情,一邊說:

「桌上遊戲社這次居然在博覽會投票中拿到第二名,
真是跌破大家眼鏡阿!」

不過,徐水環只是淡淡地說:
「這在我的計畫之中。」
「計畫?」
「是阿,雖然知道是迴光返照,但能做到第二名真是讓人欽佩。」
「會長又在動什麼歪腦筋了?」
「沒有阿,怎麼可能呢?我還幫忙他們宣傳,讓更多人來玩桌遊呢!
不過……他們努力掙扎的樣子實在很有趣。」徐水環開心地笑了。

「算了,就算桌遊社倒閉也沒關係,
來問一下要不要納入我的社團好了?」

「哼,你又在搞天下第一丐幫的把戲嗎?我是沒差,
但話要說在前頭,就算桌遊社納入你動漫社,
經費也只能領你動漫社的。」

「咳咳,這還需要你說嗎?錢的事情也不用你擔心,
反正,桌遊社裡面……我有想要收藏的東西。」
副會長說道後來,聲音有點變小。

不過徐水環聽得很清楚,說:
「哼,隨便你吧,影片快撥完,
你想收藏桌遊社,那幫我把這張拿去給桌遊社吧。」
然後會長不耐煩地揮揮手。

「順便幫我跟嚴弘寅說:『做的很好』,如果有遇到的話。」
「需要帶著諷刺的語氣嗎?」
徐會長沒有應答,轉身離開。

副會長一邊走一邊咳嗽。當他走下舞台時,
場內的燈光又再次亮起,台上又是那個和煦溫暖的徐水環會長。

「好的~看完影片之後,我們還需要大家填寫,
接下來這學期報名參加的社團!
要記得,選擇社團的時候,需要考慮到未來,哪個社團對你有益?
哪個社團對你以幫助?你的未來要虛度,還是充實?……」
隨著副會長走出體育館,徐水環那溫暖的聲音,漸漸消失。

※  ※  ※

走進社團辦公室,裡頭靜悄悄的,
與早上的喧鬧相較起來,外頭蟬鳴的聲音反而更加明顯。

副會長踏上樓梯,二樓也是安靜無聲,一片漆黑,
走廊上只有其中一間,從門縫底下探出光亮。
他打開走廊的燈光,那間仍有燈光的房間,
上頭就寫著:「桌遊社」。

副會長輕輕敲了一下門,裡頭沒有回應。
門沒鎖,打開後,發現桌遊社的椅子上、桌子上還有地上,
都躺著人。

國森、童瑋、貝兒、弘寅都不知怎地,
睡著了。

副會長壓低了聲音,忍不住咳嗽,
但這點聲音只讓童瑋動了一下,
喃喃自語地說:「現在要介紹的這款桌遊是閃靈快手……。」

只是夢話。
童瑋翻過了身,繼續睡著。

不過,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滿足的表情,
就連睡著的弘寅,臉上都似乎還掛著一絲微笑。


第零日


熱鬧萬分的新生社團博覽會閉幕了。
護統高中學生會為了尊重各個新生的社團意願,
所以只要在新生訓練時交回社團報名表即可。

而在兩天一夜的新生訓練之後,
身為升學高中的護統高中的暑假輔導也立即開始。

「貝兒!我看到你的女僕裝了!」當貝兒到達班上時,
辛班的男同學立刻一擁而上,向她展示手機上的照片。

是貝兒在社團博覽會跟其他人的合照。
因為新生訓練雖然是學校的重要事項,
但除了學生會的幹部需要參與,還有社團博覽會的工作人員之外,
其他學生是可以完全置身事外的。
所以至少有一半的學生會選擇在家放鬆,
暫且逃避一下課業的壓力。

所以當有參與社團博覽會的工作人員,
將博覽會的情況放到網路上,
Tea Token女僕桌遊店那引人注目的女僕們,
立刻就被大家所注目。

「不過貝兒,另外一個是誰……?」這位男同學比了照片上,
另外一名穿著女僕裝,有著典雅外型,
不食人間煙火氣質……,
而現實中正在位置旁邊大口嚼著早餐蛋餅,
蕃茄醬沾到嘴角的童瑋。

「不知道呢~。」
「有點眼熟耶,在哪裡看過呢?」貝兒搖搖頭,無
知真是種美麗,真是美麗。

桌遊社拿到社團博覽會第二名,
稍微在護統高中內造成騷動。
這騷動一部分是在這之前,
沒多少人注意到學校裡面居然有桌遊社,
又有一部分是茶飲好喝、桌遊好玩,
不過更多部份是–女僕裝。

許多認識國森,並且知道他就是桌遊社社長的同學,
都紛紛跑來跟他詢問女僕的事情:
「玩桌遊的時候都會穿女僕裝嗎?」、
「穿女僕裝比較厲害嗎?」、
「那個充滿氣質的女僕是誰阿?很可愛耶!」

而有些辛班的同學認出了那個充滿氣質的女僕,
居然是班上的童瑋時,都震驚於現實與想像的差距,
而不敢貿然詢問她事情,只敢在遠處偷偷觀察。

對於這些觀察,
粗線條的童瑋倒是不太在意,或是根本沒發現。

本來就有距離感的弘寅,則沒什麼影響,
畢竟拿「女僕很漂亮?」這種問題詢問他,本身就難以想像,
另外穿上執事裝的弘寅跟平常也差不多。
不過另外有一群平常就在「特別注目」弘寅的女學生們偷偷地惋惜,
畢竟能跟弘寅單獨照相的機會難得一見阿…!

交友廣闊的貝兒,則受到最大的影響,
今天比平常更熱鬧,許多人也跑來想跟她聊聊,
害貝兒連下課都不像下課,一直被人外找出去,
當學校一放學時,貝兒立刻拎起書包,
連慢吞吞還在收拾的童瑋都拋在腦後,直往社團辦公室跑去。

貝兒除了逃難之外,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桌遊社的慶功宴!

「唷呼!」「乾杯!」
開心的歡呼聲在桌遊社中響起。貝兒、童瑋,
和國森正舉著手中裝滿飲料的杯子,彼此乾杯!

桌遊社居然獲得了博覽會最佳桌遊的第二名,
這根本是史無前例的事情!極為開心和興奮的他們,
立刻就約了暑假輔導的第一天,作為慶祝的日子。

原本拿來打桌遊的大桌子,上面擺了pizza、
漢堡,還有炸雞…等各式各樣的東西。

一旁的桌子也像軍火展示一樣,放滿各種飲料。
「這些東西吃得完嗎?」
「吃不完再打包就好了!」國森立刻拿出準備好的保鮮袋。
「你這也太老媽子吧……」貝兒手裡拿著pizza。

「嗚嗚嗯嗯嗯!」
嘴巴已經塞滿炸雞的童瑋發出不明的聲音。
「小學生,吃東西不要講話好嗎?」

童瑋拿起一大杯的可樂,一口灌下。
「弘寅同學呢?」
「弘寅同學說要開學生會的會議,
會順便幫我們的新生名單拿過來。」
國森一邊說一邊把一些食物放到一旁的盤子中。
「所以這盤是留給弘寅同學的。」
「瞭解!」
「真貼心呢,媽咪!」
「我不是媽媽啦……。」
國森發出毫無說服力的辯解,然後也拿起食物。

「不過滿好奇的,第一名是哪個社團阿?」國森問。
「籃球社。」貝兒毫不猶豫地回答。
「什麼?」
「嗯,他們用哈林籃球隊的表演方式,演成歌舞劇吧。」
「哈林籃球隊?」

「嗯,好像是花式特技籃球吧?
聽說在天空轉來轉去接著灌籃呢!
然後是小道消息,
學校好像邀請他們在老師尾牙上表演的樣子。」
貝兒不失優雅地吃東西。

「這樣居然還有時間來我們桌遊社玩……?」
國森想起聲音響亮高大的阿豪學長。

「中場休息吧?」
「不過,到底桌遊社得名能做什麼阿?」
童瑋正用牙齒把炸雞的肉扯開。

「增加知名度吧?」
「真的~~今天超級多人來找我!」
「貝兒下課也是滿滿一堆人來找她!
連上廁所時童瑋都懷疑這些男生也要衝進女廁了!」
童瑋一邊說一邊把漢堡打開,把附贈的薯條放到漢堡上。

「我是沒辦法反駁啦,真的太多了。
欸,童瑋,把生菜塞回去!」
「噫!」童瑋正想要把生菜丟到旁邊去。
「嗯!還有……」
「還有獎勵?」
「什麼什麼?什麼獎勵?」
聽到獎勵,兩位女生的眼睛都亮起來了。

國森手上拿出一本小冊子,上頭寫著:
「護統高中社團活動規章」。

「你怎麼會有那本……?」
「前社長給我的,之前弘寅同學也問我有沒有看過,我就拿起來看了。」
「喔~~。」
童瑋正在嘗試把不同pizza的配料合在一起,做出pizza拼盤。

「裡面滿多社團小常識,比如轉社什麼的。啊!找到了!
在社團博覽會獲得名次的社團,可以得到學生會較多預算,作為獎勵耶!」

「也就是說……預算……?」
童瑋歪著頭,想著預算。
「就是桌遊社可以得到比較多錢啦!」
貝兒看不下去,直接回答。
「錢?比較多錢就可以買擴充了!萬歲!噫!」
童瑋高舉雙手,差點把旁邊的飲料打翻!

「立刻就確定要買桌遊了嗎?不確定一下新生情況嗎?」
「也是,要確定有幾個新生,好買配合人數的桌遊。」
國森摸著肉肉的下巴自言自語。

「不要啦,買擴充啦~深入絕地需要新劇情!」
兩個人就開始吵起來關於預算要怎麼花的問題,

「桌遊宅男宅女,我講過了,不要一直只想桌遊而已!」
貝兒大聲說道!

「噫!」「是!」
「好吧,不要想桌遊……那童瑋來想一下要買什麼~買茶葉嗎?」
「茶……茶葉?」
為……為什麼桌遊社需要茶葉?因為要泡茶嗎?

「不用啦,童瑋同學,茶葉我會帶的。」
貝兒感覺到太陽穴疼痛,這兩個人對於社團經營完全沒有概念嗎?
之前的學長姊都沒教嗎?不是應該考慮學弟妹如果進來社團,有什麼需要嗎?

「桌遊宅社長,你們沒有之前的預算表、或記帳嗎?」
「沒有耶,學長姊他們沒有留這種東西給我們。」
「這樣好嗎?」
貝兒嘴裡終於忍不住吐嘈,
一個社團居然沒有任何預算紀錄,難怪會被學生會調查。
想到這邊,貝兒乾脆先來問一下桌遊的來向好了。

「那你們之前的經費都去了哪裡?」
「買一些桌遊,然後買桌遊週邊的東西,比如說這張布。」
國森拿起玩桌遊會鋪在桌面上的單寧布。

「用經費就可以買這麼多桌遊?可是桌遊不是很貴嗎……?」
聽到桌遊很貴,童瑋點頭如搗蒜,嘴巴正塞著不知名的食物。

「對阿對阿,桌遊一款動輒上千塊,不過有些方法可以省錢。」
「比如說……?」
「比如說等別人拋掉二手的,桌遊蠻耐玩的,很多人會拋二手。
還有去店家團購會打折,我們有聯合附近幾間高中一起買,
還有我們有粉絲團,之前學長姊有固定寫文章,甚至可以拿到免費的展示品桌遊耶!」

「免費的?這些全部?」
「沒有啦,還有很多是學長姐……。」

「叩叩。」

國森話講到一半,突然又有了敲門聲。
三個人面面相覷,不知是誰?
「是弘寅同學嗎?」
「弘寅同學來會敲門嗎……?」

「叩叩。」
敲門聲再次響起。

確定不是聽錯,國森起身打開門:
「桌遊社你好……弘寅同學?」
門後是弘寅同學,不過除了弘寅同學,
後面還多站了一個身材偏瘦,穿著實驗衣的男子。

只見弘寅同學緊皺著眉頭,表情嚴肅,比平常更有距離。
而後面站著的實驗衣男子,則是推了弘寅一把,說:
「說吧。」
國森認出那個後面的同學,
好像就是博覽會當天晚上來叫醒他們的男子,好像叫做……。

「桌上遊戲社報名的情況出來了。」
弘寅聲音低沉地說。他手上拿了一個牛皮紙袋,
上面寫著:「桌上遊戲社」。

「嗚嗚!來了!」還塞滿食物的童瑋跳了過來。
「有多少位阿?」貝兒也晃了過來。
國森接過那個牛皮紙袋,有點輕。
國森把紙袋打開,往裡面一看……

「這是什麼意思?」
國森把紙袋倒過來,
卻沒有任何的報名表掉出來。
一張都沒有,整個紙袋空蕩蕩的。

「這是什麼意思?」
國森再問了一次。

「好的~就由在下,來為桌遊社的各位講解一下情況。
在下先自我介紹,敝姓林,名家博,家庭的家,博學的博。目前是動畫研究社和學生會的……」

「這是什麼意思!」
國森沒等林家博唸完,
再次大吼同樣的問題。

被吼的副會長則是聳了一下肩,
嘆了一口氣,說:
「咳咳,就是你看到的這樣,報名數0。」

「報名數0?」國森再次唸了家博所說的字眼,
彷彿讀不出話語的意思。

「沒錯,報名數0、沒有招到新生、社員人數未達標準、
確定不夠,慘了、完了,桌上遊戲社倒閉。


  編後:
好的,終於把所有存量都用完了,
嗯哼嗯哼,下週應該日子會比較悠閒一點,
希望可以每週如期刊出新的文章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下你對「大發藏樂閣」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