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5日 星期一

[Novel] 你好,桌遊社! #15

桌上遊戲社倒閉?

沒有任何新生報名的桌上遊戲社
是否已經窮途末境了?
還有別的方法可以轉變這種情況嗎?

請期待這次的「你好,桌遊社!」

國森把紙袋倒過來,
卻沒有任何的報名表掉出來。
一張都沒有,整個紙袋空蕩蕩的。

「這是什麼意思?」
國森再問了一次。

「好的~就由在下,來為桌遊社的各位講解一下情況。
在下先自我介紹,敝姓林,名家博,家庭的家,博學的博。
目前是動畫研究社和學生會的……」

「這是什麼意思!」
國森沒等林家博唸完,再次大吼同樣的問題。
被吼的副會長則是聳了一下肩,嘆了一口氣,說:
「咳咳,就是你看到的這樣,報名數0。」

「報名數0?」
國森再次唸了家博所說的字眼,
彷彿讀不出話語的意思。

「沒錯,報名數0、沒有招到新生、社員人數未達標準、
確定不夠,慘了、完了,
桌上遊戲社倒閉。」

話語說完,尷尬的氣氛如灰泥般凝重,
籠罩著沉默的桌上遊戲社。

「怎麼會0票……?」
只有一個虛弱的聲音問。

「跟你問一樣的問題呢。」
家博微笑對著一旁的弘寅說,
讓弘寅的臉色更加一沉。

弘寅往前走了一步,說:
「第一,    護統高中升學為主,桌上遊戲社以娛樂為主,反升學導向。」
「第二,    理由同上,既為升學導向,桌上遊戲社的成果無法協助升學。」
「第三,    Token Tea茶館女僕佔據焦點,無法有效推廣桌上遊戲。」
「第四,    補償心態。」

「咳咳咳咳!說得很好!」
「什麼是,補償心態?」
貝兒抬起頭,直盯著弘寅。

「這讓在下幫忙解釋好了,
簡單來說就是桌遊社很好玩,也很有趣,也有漂亮的女僕們。
但是我是來護統高中升學的耶,怎麼能到一個娛樂的社團來混呢?
所以就把最受歡迎社團的票投給他們,
表示他們真的很好玩吧~!
這就是:補償心態。」
副會長一邊咳嗽,一邊唱作俱佳地表演。

「換言之就是沒有要參與社團活動,
就投票給桌上遊戲社作為補償,
因此桌上遊戲社的得票率越高,則表示補償心態越明顯。
解說完畢!」

與副會長略帶興奮的語氣相反,
桌遊社仍瀰漫低迷的氣氛。

「好的!讓在下來指引各位一條生路吧!」
打破沉默,林家博刻意地向前一指!

「在下,林家博,除了是學生會副會長之外,
同時也是護統高中第一大社–動漫社的社長!
所以是否要加入在下的麾下……等等,這位同學……!」

林家博話還沒說完,國森已經站了起來。
他打開門,門外走廊靜悄悄的,空無一人。
然後,國森走了出去,門輕輕掩上。

「國森同學……。」
國森就這樣一去不回,沒再回來桌遊社。

隔天,國森沒來學校。
再隔天、再隔天,都是如此。
即將倒閉的桌遊社,失去了社長。

第4天


國森從夢中醒過來,
房間內靜悄悄的,只有冷氣一開一閤的聲音。

他抬頭看看時鐘,時鐘顯示兩點,
因為窗簾的遮光效果,讓國森有些分不出來是早上,還是下午。
而今天又是星期幾?國森已經搞不太清楚過了幾天。

不過那重要嗎?

打開窗簾,看看外面的景色,是下午了。
太陽正灼眼,打開窗戶,外面車水馬龍的聲音立刻充滿屋子,
國森覺得吵鬧,又把窗戶關起,室內又恢復一片寧靜。

他收拾洗衣籃裡面的衣服,丟進洗衣機裡洗,
再把曬衣架上的衣服拿下,按照類別折好,放到各自的衣櫥中。
洗衣機開始發出轟隆轟隆的聲音。

國森回到房間,打開各科的課本,
他用手機詢問今天上課進度,然後依照進步,逐頁完成習題。

國森內心覺得有點罪惡感,
自己並不是想要蹺課,但就是提不起精神踏入學校。

不過嚴格來說也不是蹺課,
他可是有依照正規方式請假的。
但是這要請假到什麼時候?
總不能一直如此下去吧?

當國森正在思考這件事時,
家裡的門鎖發出轉動的聲音,門打開了。

「我回來了~。」是個年輕的女性聲音。
「咦咦,家萱,妳怎麼回來了?」

被稱為家萱的女生,有著妹妹頭,長髮及腰,
頭髮烏黑如夜,帶著一點古典氣質的大眼女生,
身上穿著有點復古的連身長裙制服,底下則配著黑色絲襪,
襯托出家萱的古典氣質。

「咦,肥宅哥哥你在家阿?這麼早?」
結果一開口就破壞掉了。

「欸……今天有點不舒服,不想去學校?」
「是喔?你以前都不會請假的,哥真的要開始宅了?」
「我沒有在宅好嗎……有在讀書的。」
「你不是身體不舒服?那還這麼辛苦爬起來讀書?」

輕易被妹妹抓住話柄的國森,立刻呆在原地動也不動。
家萱瞇起眼睛,仔細端詳國森:

「嗯~~看你比平常還要呆一點,失神落魄的。該不會失戀了吧?」
「失戀……?家萱!怎麼可能!」
國森立刻反駁。

「也是,哥的身材已經是及格的肥宅了。
所以,你這個除了社團之外沒有任何興趣的人,
怎麼可能失戀?阿,該不會是社團怎麼了?」

國森呆住了。

沒想到一問就中,自己的哥哥實在有夠好摸透的–
家萱不禁在心裡這麼想。

不過,目前她沒有想要處理這件事情的慾望,
所以就…
「呃……我覺得有點麻煩,所以先不問了。」
決定立刻脫離戰線。

「欸欸欸欸!你在幹嘛!?」
國森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妹妹,
家萱動手脫掉自己的絲襪。

「天氣很熱,這種天氣還要別人穿絲襪,
根本只是學校的噁心堅持而已。
除此之外……,我的包包裡面有這幾天的衣物,
還有,晚餐我想吃咖哩飯,麻煩親愛的哥哥了。」

說完,家萱腳步輕盈地走回自己的房間。
只留下國森站在原地。

「不懂誰會覺得妹妹可愛……。」
國森回過神來,一直碎念,
但還是乖乖地把妹妹的衣服拿去洗。

然後開始準備今天的晚餐,沒一下子,
就處理好咖哩的部份,便叫妹妹下來一起晚餐。

吃完晚餐後,國森繼續認命地將碗筷洗好,
清理廚房和餐廳。回到客廳發現家萱已經翹著腳,看著節目。

國森並沒有看電視節目的習慣,
所以遙控器是被妹妹操控的,國森也就跟著妹妹看節目,
然後聽著妹妹一邊看連續劇,一邊罵裡面的角色蠢到爆炸。

「你罵這麼嚴重,就不要看吧?」
「我是為了罵而看,而不是為了看而罵。」
家萱說了完全聽不懂的話。

就這樣,一直到了晚上,
家萱看了個過癮,難得地把電視遙控器交給國森。

「二十幾台有卡通頻道。」
只丟下這句話,家萱就回到房間裡面就寢。

「真的把我當宅男嗎……?」
國森則是仍拿著遙控器,轉來轉去,
看著畫面跳動,卻沒有任何想看的節目。

覺得無聊,國森回到房間,整理下午讀的書,
然後想要選一本小說帶到床上看–他不想立刻就寢。

但是其實國森累了。

不過,他想把自己拖到累到不行,
再睡去,免得一直做夢。

終於,他看不太下去小說,
頻頻閉眼打瞌睡,他勉強自己,
把小說往旁邊一放,讓自己沉入睡眠之中。

然後–做夢了。

每次夢中玩的遊戲都不太一樣,
但場景是一樣的:就是那個社團大樓,
面向夕陽的小小社團辦公室,
外面寫著:「桌上遊戲社」。

裡面坐滿了人,
這些人有些國森認識,有些人不認識。

但是,每個人的臉上都相同地掛滿笑容,
但在夢中,聽不到他們的聲音。

國森有時候可以進到他們之中,但是–

進去了以後更可怕,國森走到的部份,
那邊的人就會收斂起笑容,以一種生疏的眼神看著他,
彷彿在說:

「你是誰?」

國森好像被隔絕開來–明明自己是這個社團的一份子阿?
國森想要詢問,想要大吼,想要抗議:
「這是桌遊社吧?我是社長,我不能參與嗎?」

但每次話語到了口邊,
自己就會從夢裡醒來,
有時仍是晚上,有時已經白天,
但唯一不變的就是國森心裡湧起的失落感:

「自己是失去社團的社長。」
國森如此心想:「回不去那個桌遊社了。」

而今晚也是,反反覆覆地醒來,
然後再勉強睡去,又是個夜長夢多的晚上。


一場又一場,好似不會結束的夢。


「哥!哥!」
朦朧中,有人在呼喚自己。

「哥!哥!○○○○!」
國森勉強張開眼睛,
卻看到家萱的臉在自己面前氣急敗壞地大叫。

「哥!有人找你!」
國森終於比較清醒過來。

「誰?是誰找我?你可以自己開阿?」
「這個……這個很難解釋,那個是你朋友嗎?」

國森聽不動自己妹妹在說什麼,
國森家是電梯大廈,如果有訪客來可以直接從管理室打視訊電話上來,
由樓上的房客確認是誰之後,
就可以遠端進行開門,不需要讓管理員麻煩。

如果是認識的人,
都可以用這種方法開門,
為什麼要特別找國森來呢?

不過,當國森看到視訊電話的畫面時,
國森的嘴巴張得大大的,一時說不出話來。
影像裡面,是童瑋

但這不是讓家萱驚慌失措,
國森下巴掉下來的原因。
從螢幕看過去,後面樓上的阿姨帶著他的孫子從後面經過,
那個孫子天真無邪地舉起自己的手,
比著童瑋,但這個動作立刻就被阿姨阻止了。

但阿姨也直盯著童瑋看,
因為童瑋身上穿的衣服是–

女僕裝。


  編後:

這篇篇幅比較短…十分抱歉。
一方面是因為的確沒有存量了,
但另外一方面則是希望好好描寫國森的心情,
加上想要斷在一個比較有梗的地方,
所以就比較短了,希望大家能接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下你對「大發 瘋 桌遊」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