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日 星期一

[Novel] 你好,桌遊社! #16

面對桌遊社倒閉,國森就請假在家,
沒在學校或社團出現過。

而在這耍廢社長面前出現的是,
身穿女僕道戰鬥服的–童瑋同學。

究竟,桌遊社的未來要何去何從?
敬請觀賞這一次的「你好,桌遊社!」


國森看到身穿女僕裝的童瑋,
全身的睡意都在瞬間被嚇跑了。

國森一時千頭萬緒:
「是童瑋同學吧?」、
「為什麼他穿著女僕裝?」、
「他為什麼會來我家?」、
「今天不用上學嗎?」

「哥!」家萱大叫一聲叫回正在發愣的哥哥。
「怎麼了?怎麼了?」
「這個人你認識嗎……?」妹妹看著哥哥的眼神中,透露出七成的懷疑和三成的警戒。
回過神的國森,看著眼前螢幕中童瑋嬌小的身影,說:

「那是我同學,請讓他進來。」

「什麼!」
家萱滿臉驚訝,看著自己身旁的哥哥。

「那真的是你同學……!」
「不知道啦,我要去整理儀容一下。」
仍然穿著睡衣的國森,不想多說什麼,又跑回自己的房間裡面。

「叮咚!」
低沉的門鈴聲響起,已經快速換好衣服的國森,
深吸一口氣後,立刻把門打開,門外就是身穿女僕裝的童瑋。
「哈囉~國森同學。」她俏皮地舉起手打招呼,一邊走進來。

「嗨……嗨,童瑋同學,今天不用上課嗎?」
「國森同學果然生病很嚴重嗎?今天是星期六喔~。

「哥……這真的是女僕耶,我不在家管教你的時候,你在學校發生了什麼?」
家萱眼神充滿著「唾棄」兩個字,毫不留情地指責自己的哥哥。

「你到底在說什麼阿,回你的房間啦!回去啦!」
國森用力推自己的妹妹回去房間。家萱一開始還在抵抗,
但是突然想到什麼似地:

「不,這應該告訴媽媽,對!我回房間打電話給媽!」
然後衝回房間。國森忍不住揉按自己的太陽穴,
最好千萬不要被自己的媽媽知道,
不然事情會變得有一點點點點點複雜。

但這一切似乎來不及了,國森看向罪魁禍首–童瑋同學。

「童瑋同學,你為什麼會穿女僕裝阿?」
「國森同學,這是女僕之路的戰鬥服。」
「戰…鬥…服?」
「是的,戰鬥服。」
「戰鬥是說打架那個戰鬥嗎?」

「噫?不然還有什麼戰鬥?
國森同學這幾天在家,都沒讀到書吧?
不然怎麼連『戰鬥』什麼意思都不知道?」

「這我知道啦…。」
「阿!如果弘寅同學在這,就會嚴肅地說明戰鬥了呢!」
「重點不是那個吧……好吧,童瑋同學,你怎麼會來我家?
而且來別人家之前應該打個電話吧?
不對不對,應該先問:童瑋同學怎麼會有我家地址?」

「童瑋有打手機阿!只是國森同學又不接手機。」
童瑋先回答了打電話的問題。

的確……國森這兩天都看著十來通的電話,
童瑋和貝兒大概一半一半,弘寅則是恰好一通,
還有零星幾個同學的電話關心。

「但……但是你還沒有說明:
為什麼你能有我家地址,
而且還闖過來阿?」

「童瑋哪有闖,
童瑋可是按照規定一步一步坐大眾運輸工具的,
不過公車叔叔應該有闖紅燈,不過童瑋可是完全遵守交通規則。
而且還多走了一段路才到這邊的。」

國森嘗試想像童瑋穿著女僕裝在公車上亂晃的情景,覺得這真是超乎想像。

「我的闖不是這個意思啦……我是說你怎麼會有我家地址,可以直接過來。」
「喔~!地址喔,童瑋問學生會的~。」
「什麼?學生會可以隨便給資料嗎?弘寅同學會做這種事情嗎?」

學生會在新生訓練時會留下學生的基本資料,基本的姓名、電話都有,當然也有一些比較詳細的資料。據說每年學生出去戶外教學時,學校還會跟學生會收集資料,彙整身分證字號和出生年月日,也省了學校處室一些瑣事。
姑且不論傳言的真假,但從這個傳言中就能知道學生會對於學生資料,有一定的掌握程度。但是最近因為個資法的推行,學生的個人資料應該更加的謹慎吧!不是這樣一問就回答吧?
「哪有,我跟弘寅同學提出這個疑問時,弘寅同學立刻回答不行。」
「喔喔,也是,弘寅同學應該不會給,那這樣……?」
「我請貝兒去問的!很快喔!貝兒傳了幾個line出去,十分鐘內就給我了。」

國森不知該對貝兒的能力不感到意外,還是要擔憂學生會那些人的破口呢…?
「不過,童瑋同學你到底來幹嘛?該不會是來勸說我……?」

童瑋還沒等國森說完話,就拿起手上的袋子,往桌上一擺!
剛剛童瑋手上一直拿著袋子,但因為童瑋的女僕裝更加搶眼,所以完全沒注意到這個有點大的袋子。
「這個是……?」
「上次說要繼續玩的。」
童瑋從袋子中拿出了上次期末考的桌遊–俠鼠魔途,一個關於四隻老鼠的冒險故事。
「這個……。」
「童瑋記得上次玩到……,玩到第三個劇本阿。那要拿哪些道具呢……?」童瑋拿出裡面的圖板,仔細端詳,卻有點分不出不同的圖板差異。
「唉……我看吧。」國森嘆了一口氣,伸手跟童瑋拿說明書,打開仔細按照上面的說明擺放各個圖板、道具。
「現在要選擇角色,要跟上次一樣嗎?」國森從盒子中拿出手寫的資料,上面清楚寫著不同角色上次的情況,這也算個簡陋的存檔機制吧?
「童瑋想用新角色。」
「什麼?」
在俠鼠魔途中,遊戲的角色會隨著玩家劇情的發展而增加,一開始是五個成人被變成老鼠,但在遊戲過程中,「老鼠國」的公主–莉莉,會加入玩家的行列,變成可以選擇的一員。
但是因為是遊戲中途加入的角色,所以技能明顯地比其他玩家少一點。但童瑋仍然選擇了這一位公主。
國森雖然不知道為何童瑋這樣做,但仍然照著童瑋的想法進行,然後童瑋能操控的角色因為超過上限,所以必須捨棄掉一隻。
「那,童瑋要棄掉這隻。」
「什麼!」童瑋棄掉了一隻後方可以協助補血的老鼠,這一下子遊戲變得艱辛,因為無法恢復原本的體力了!
「你確定……?」
「童瑋確定。」

國森露出面有難色的表情,
童瑋棄掉的角色等於棄掉原本遊戲中安排好後方支援的角色,
如此一來遊戲的難度一定會增加,讓整個團隊更加危險。
但如果想要說服童瑋,其實比想像中的困難。
所以國森也只好照著童瑋的意思。

遊戲開始。

如同之前遊玩的情況,俠鼠魔途玩家要扮演小老鼠的角色冒險,
遊戲中是利用骰子進行,決定玩家的行動。

但今天的骰子如同中了邪,屢屢骰不出想要的結果。

「什麼,居然剩一滴也打不死!」
面對骰子完全不聽話的情況,國森不禁砸舌,
但是童瑋無動於衷,努力思考接下來的出路。

但說也奇怪,不聽話的骰子到敵方的時候,
卻又好像如有神助,每次都丟出令人意外的結果,
讓國森和童瑋這邊幾乎是滿目瘡痍。

想要嘗試補血,但又因為擁有補血技能的角色這次沒上,
所以使得戰局更加艱辛。

「童瑋同學,要不要喚回提爾達阿,然後使用他的補血技能阿?」
「不用。」

童瑋堅決地回應。
然後,再骰子完全沒有幫助的情況下,全軍覆沒。

「輸了……。」
童瑋看著倒下的老鼠角色,然後說:

「那再來一局吧。」
「什麼!立刻嗎?」
「是的,再來一局吧。」

童瑋開始將上面分佈的怪物放到原本的位置,
也將老鼠角色放到對應的位置。

「這次要帶會補血的提爾達了吧?」國森說。
「不,還是一樣,童瑋還是要帶莉莉。」
國森有點搞不懂童瑋在想什麼,
但是童瑋的眼中充滿堅定的情緒,
所以國森也不繼續計較,再以剛剛的陣勢出戰。

然後,又輸了。

事實上這個遊戲應該不會這麼讓人沮喪,
一切一切都是可怕的骰子,完全沒有配合國森和童瑋的情況。

想要攻擊時沒有出現劍、想要防禦時沒有出現盾、想要遠攻時沒有出現弓箭……。

骰子殘酷到令人想哭的情況。

「那再來一局吧。」
童瑋一看輸了,立刻說出跟幾小時前一樣的話。

「什麼……。」國森嚇到了,一連玩了幾個小時,全部都是令人沮喪的結果,如此一來還要繼續……?
「童瑋同學,要不要今天就……。」
「不要,再來一局吧。」
「可是……童瑋同學,你要不要換個角色,不然這樣真的……。」
「不要,童瑋就是要使用莉莉。」
「童瑋,可是這樣可能會繼續輸……。」

「沒關係,這也是童瑋的戰鬥。」
說完,童瑋直盯著國森看,然後……童瑋落下眼淚。

一滴晶瑩剔透的眼淚,就從童瑋的臉頰旁滑落。


看這個情景,國森瞬時慌了手腳!
「童瑋同學!怎麼了!」

「國森同學的戰鬥,同時也是童瑋的戰鬥!」

國森,瞬間理解了童瑋的想法。

小老鼠們的戰場在圖板上,而國森的戰場則是桌遊社。
但是,國森的戰鬥一直都不是一個人。

桌遊社的興亡,本來就不是國森一個人的戰鬥,至少至少,同時也是童瑋的戰鬥。
畢竟一起在那間辦公室裡一起玩桌遊,
一起煩惱社團沒人,
一起邀了貝兒同學,然後弘寅同學也加入,
又一起去了桌遊餐廳……等等等等。
國森一直都不是一個人,旁邊還有一個童瑋阿!

「但是,我輸了阿。」
國森不斷壓抑想要哭泣的衝動,因為就算體認到童瑋一路陪著自己戰鬥,
但是輸掉桌遊社,桌遊社準備倒閉,這也是事實阿!

雖然就是因為難過,國森才自私地逃開,
而如今雖然知道自己不是一人,
但難過得情緒仍舊沒有消失。而這巨大的難過到底要怎麼辦呢?

「所以,童瑋說了:『再來一場吧』。」
「可是……童瑋……同學,桌遊社倒閉……就是倒閉了,沒辦法……再來一場阿。」
國森這句話說得斷斷續續的,因為一不小心,
國森感覺自己的情緒就會崩潰。看著這樣的國森,童瑋卻笑了。

「怎……怎麼了?」
童瑋的臉頰仍有剛才的淚水,可是卻用最燦爛的笑容說:
「童瑋說得不是桌遊社,而是桌遊阿!」

「阿?什麼?」

「再來一場吧!」
彷彿怕國森聽不清楚,童瑋說得更大聲了。

然後,這次國森聽懂了。
「再來一場吧!」童瑋充滿希望地喊著!

他也跟著笑了出來,一開始是微笑,
然後變成大笑。大笑的同時,
原本忍耐不住的眼淚就潰堤而出,
只是分不出這個眼淚,是傷心難過,還是開心。

是阿,沒錯。
雖然桌上遊戲社倒閉了,
但是遊戲卻能一開再開,
就算沒有桌上遊戲社,
仍然能繼續玩桌遊。

再一場。
然後輸了,就再一場。
再一場!

還有無數場的桌遊,在等著國森、等著童瑋!
國森和童瑋,兩人一邊流淚,一邊開懷大笑。

「哥……腦袋燒壞了嗎?」
在房間嘗試打電話給媽媽,不過沒接。
無法聯絡上媽媽,家萱只好重新整理思緒,又順便睡了場午睡,
因為肚子餓醒了過來,卻看到這幕奇怪的情景,喃喃自語地說。

  編後:

其實這一回合應該可以上一回合
組成一個比較長的章節。

但是想讓國森的感情好好地抒發一下,
所以硬拆成兩篇,
希望大家能看得開心愉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下你對「大發藏樂閣」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