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PC Game] Witness–遊戲中設計師和玩家角力的「見證者」

見證者,是由遊戲設計師「Jonathan Blow」所製作的遊戲,
這位喬納森.布洛先生,為人所知的是另一款遊戲:「Braid」(時空幻境)

遊戲設計師Jonathan Blow(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時空幻境是款利用2D人物移動的解謎遊戲,
令人驚嘆的是,時空幻境配合上「操縱時間」這種機制,
變成了獨一無二的獨立遊戲作品!

時空幻境(Braid),大發有了但還沒玩…(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而Witness–見證者,就是布洛先生的第二款作品。
(請注意:本文有此電玩的劇情洩漏,請謹慎點入!)
http://store.steampowered.com/app/210970/The_Witness/















[遊戲架構]


遊戲中,玩家在一個小島上醒來,
在這個島上,玩家獨自一人,還有無數個不同類型的解謎板,
一個接著一個的謎題,都直指這個小島上的核心。

在黑暗中醒來














而這個核心,究竟藏著什麼祕密?

這變化萬千的小島上,究竟有什麼祕密?














在遊戲裡面,玩家只有簡單的移動方式,
而這個小島上有各式各樣的風景,
遊戲中的美術不是光影繽紛絢爛的細緻效果,
而是以簡單但立體行程繪本般的風格,
在行走各個謎題之間,也能當作小島散步般的欣賞風景。

許多景色隨著角度不同,還有不同的風貌













而遊戲謎題的架構,
則是簡單的以解謎版上,一筆劃點對點的移動。
當然,依照島上地區的不同,
點對點移動就有不同的規則,大致分成兩個部份:

A. 邏輯思考題

遊戲中會提供各式各樣的規則,
比如說必須將圖案中不同顏色的方形分開,
或是利用邊界和筆劃的軌跡形成對應的形狀……等等,
當然也會有複合問題。

規則:黃色要跟藍色分開要跟紅色分開然後只能一次畫完(無誤)














B. 觀察應用題

而例外一種,則就是觀察環境中的東西,
來進行遊戲的解答。
可能是樹影、可能是遠處的島嶼,甚至是所聽到的聲音,
都可能成為揭曉謎題版答案的指引。

觀察一下,有找到答案嗎?
















在經過玩家層層解決遊戲中的謎題,
在完成一個地區之後,就會升起一座光束投影,
指向島嶼中心的山頭。

朝向天際的光線















究竟,這個山頭裡面有什麼呢?
這就交給玩家探索解謎了!

究竟隱藏著什麼祕密呢?















[遊戲感想]


誠如標題所說,
Witness–遊戲中設計師和玩家角力的「見證者」,
為什麼大發會下這個標題呢?
這或許牽扯到一個問題:

「究竟我們為了什麼而遊戲?」

遊戲中會提供許多線索,若有似無的提示玩家













身為玩家,我們或許可以很容易的答出:「為了娛樂!」
但是這或許不是見證者設計師布洛先生的想法,
他似乎想藉由這個「解謎」的遊戲過程,傳達自己的想法,
甚至將遊戲跳出「娛樂」的框架,
讓遊戲成為「自我探索」、「教育」、「思維」……的一種方式。
所以他在遊戲中加入了非常多影像和音檔,
賦予見證者超乎一個遊戲的價值。

也有知名文章的錄音檔,傳遞訊息















不過,這樣出來的遊戲好玩嗎?
這大概就是玩家和設計師的角力了,
大發在遊玩本款遊戲的前三分之二的時間,
我樂於遊走於小島中的每個角落,
嘗試、思考、反覆思索謎題板上的各個問題。

混合了環境跟規則的走路謎題,很有趣!















不過,當遊戲進到山頂之後,
本以為會遊戲做結,但接踵而來的依舊是一塊又一塊的「謎題板」,
雖然在遊戲過程中,大發一直想要堅持用自己的方法,
解開遊戲中的各個答案。

然後就是不斷的解謎→卡關→解謎→卡關的輪迴














但是大發最後終究看了幾個解答的方法,
原因不是輸給謎題本身的難解,
而是對於遊戲本身進行方式的厭倦,
想要趕緊結束遊戲的煩躁感,
因為遊戲方法一成不變阿!
所以拋下了細細思索、享受遊戲的過程。

上百個線路謎題,終究會使人感到疲憊…














沒錯,設計者可以在遊戲中寄託自己的想法,
可以擁有自己的期盼,昇華自己創造的遊戲。
但是身為一個玩家,理解設計者的想法,符合設計者的期盼
是我們遊戲時的重點嗎?

接哨設計者的引導,是我們遊戲的目標嗎?













究竟–見證者是可以成為玩家自我提昇的神作,
還是設計者自我滿足的虛夢呢?
就看玩家如何解釋了!

成為解決問題的–見證者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下你對「大發藏樂閣」網誌,或是此篇文章的建議吧!